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陶冬:世界只需G2

2009年07月06日 08:36 来源: 理财周报 【字体:

  陶冬 瑞信董事总经理

  中国经济是不是已经触底反弹?全球经济会不会出现第二轮金融海啸?我们今后的投资何去何从?在回答这些问题以前,我想先告诉大家,这轮危机是一个三头怪兽。

  三头怪兽的全球经济

  第一个头是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几乎把全世界的金融体制推到悬崖边缘。但目前全世界的银行和对冲基金的去杠杆已做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认为,这轮金融海啸的最坏时间已过去,这个世界不会有第二轮金融海啸。

  第二个头是战后最严峻的全球性衰退。全世界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春芽”爆发出来了。股市大涨,商品价格大涨,似乎全球进入了V型反弹。但我可告诉你,全球出现V型反弹的概率非常少。这轮金融资产价格反弹有它的道理,因为今天全球资金流动性太大了,资金成本太低了,但实体经济会不会出现V型反弹呢?答案是否定的。实体经济复苏会相当缓慢,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第三个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最严重的一场通货膨胀。从来没有过全世界的利率这么低,从来没有过全世界的流动性这么足,也从来没有过全世界的政府合在一起抛出天文数字的救济方案。

  更重要的是,没人知道怎么收流动性。伯南克的外号叫直升机,因为他曾宣称为了救经济,不惜站在直升机上撒钱。他做到了,下一个问题是要站在直升机上把撒出的钱捞回来,没人知道他怎么做,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全球经济的三个怪头,我们如果要投资,必须要想清楚这三个头。

  中国经济一季度已见底

  这轮金融危机意味着美国生活方式和中国增长方式的破产。目前,全世界的政府都在救市,欧美政府放出去了几万亿美元的资金,扔进一个叫做“金融”的黑洞。这个钱扔进去打了水漂,你再也不会见到它。但中国政府以产业振兴的名义放进了几个万亿,我可以说,危机结束的某一天,人们会意识到,中国的造船业、钢铁业、制造业的创新能力上了一个新台阶。

  这轮危机实际上是各国经济实力此消彼长的机会。

  中国好比一个20岁的青年,摔了一个跟头,爬起来拍拍屁股就没事了;美国是40岁的中年人,一个跟头摔下去腰扭了,但不会有致命问题,美国的创新能力和求变能力还是世界一流的;欧洲是60岁的老年人,他自己没有摔跟头,是美国人推的,但摔下去骨头就断了,欧洲的求变能力决定了欧洲在复苏中间缺少灵活性。欧洲27个国家必须要共同做出决定,欧洲27个央行政府连天空是什么颜色都要争论半天,决策很慢,也很误事;而日本是80岁的老人,80岁老人摔一跤是什么情况我就不形容了。

  这场危机后,全世界不再需要G20,只需要G2,一个姓美,一个姓中。这轮经济复苏我认为大局已定。与世界其他国家比起来,中国主要有两个不同。一个是全世界银行不借钱的时候,我们的银行借出去了很多钱。第二个是全世界领袖在讨论财政刺激方案时,中国的方案已变成订单下来了。为什么能那么快?因为地方政府过去几年准备了很多基建项目,这些项目早就做好了可行性报告,碰到这轮经济危机,从地铁到桥梁的许多项目就一下子启动了,订单也开始上去。

  中国股市暴涨,商品价格、石油价格微型反弹,这到底合不合理?我觉得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今天的资金成本太低,放在银行里没钱,过去大家不敢认同,因为有震撼下的现金为王,今天变成了现金恐慌。过去40年来第一次人们手头拥有现金的数量超过人们手头拥有的证券数量,一大把的现金放在那里没办法走,当风险意识改善时,这些钱就往股市走了。鉴于中国采取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我认为中国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见底。

  中期通货膨胀是最大担忧

  现在我们要问的是,中国什么时候该缩紧银根?

  我们必须先对中国经济的情况做一个评估。想象一下冷冻食品刚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放到微波炉里,用最大的火力热三分钟,一部分东西熟了,汽车、房地产上去了,但冷冻食品的核心部分还是冻的,出口形势依然严峻、就业市场还在恶化,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的核心部分还是冻的。另一方面,冷冻食品的表皮已经焦了,那就是金融资产价格。股价涨得太猛了,房价也开始猛涨。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理由很简单,流动性太多,资金成本很低,不出事才怪。中国的银行在今年前5个月借出5.8万亿元,而去年全年借出不到5万亿,这5万亿是中国历史上最多的,而现在5个月就出去了。这就好像一个茶杯的口这么宽,茶壶的口也这么宽,这么倒水不是泼出来了吗?

  我们估计有7亿的热钱创造了全国A股的上涨,接着资金往房地产市场流动,一场新的金融资产价格上涨,已经开始有过热的迹象。但中央政府会对它怎么处理呢?我们又得回到刚才的情况,这一个冷冻食品一半已经熟了,一半是冻着的,而表皮已经焦了。

  由于核心部分的出口是冻的,就业问题是冻的,中央政府收银根可能会较迟,温和收紧的可能性远远超过急刹车。今天所谓的收,与其说把信贷收回来,与其说把利率加上去,倒不如说象温总理说的有保有压。

  如果今年流动性大增,通胀的主导因素是资产价格的通胀,且再重新加杠杆,那么一两年以后也许会非常危险。

  今天的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年轻人普遍接受一个观点,就是有通胀买楼保值。如果你的杠杆率不高,没问题,你应买。但你必须想清楚,今天的利率水平是不正常的,当利率回到正常水平,再加上通胀后,你的承受能力能否跟得上。

  因此,短期我对中国经济看好,而中期的通货膨胀是我最大的担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