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如何看待促进中国消费应先均贫富

2009年07月06日 11:44 来源: 中国网 【字体:

  余丰慧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周六(7月4日)在此间全球智库峰会上透露,2008年中国的储蓄率为百分之五十一点三。当年,美国的储蓄率为百分之十二。如何才能让中国的高储蓄率降下来?智库们各有高见,但“均贫富”似乎是共识。马建堂认为,最关键的是要增加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让愿意多花钱的人有钱可花。他说,要发挥税收的调节作用,把富人的税收通过财政杠杆转给低收入群体(7月4日 中国新闻网)。

  在金融危机下,由于外需急剧下降,使得中国经济受到巨大影响。在这个时期调整经济发展方式和结构显得异常重要。最优选择是把经济增长迅速转变到国内消费拉动上。然而,中国的消费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已经呼吁了许多年了,但到今天仍然效果有限。原因是多方面的:中国百姓历史沿袭下来的勤俭节约、喜欢储蓄、量入为出的习俗,使得百姓消费谨慎;中国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百姓为养老、看病、一时失业失去生活来源而储备资金;中国关系民生的商品价格畸高,使得百姓不得不拼一生积蓄购买,例如:住房问题,一套住房需要普通百姓一生积蓄,百姓如何敢于其他消费。

  从整个收入格局看,收入差距拉大也是造成中国消费率走低,储蓄率走高的重要原因。富人和穷人边际消费倾向不同,马建堂说,低收入者拿到一百元花掉八十八元,高收入者同样拿到一百元只花掉六十四元。而目前,中国收入分配的“二八效应”日益明显,越来越多的钱集中到了百分之二十的富人手中。

  以上这些原因是中国消费启动不起来的直接和宏观因素,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急需启动消费而却不理想的真正原因。同时,中国几千年以来的喜欢储蓄、量入为出、消费过度谨慎的习俗恰恰说明中国贫富悬殊之大,说明中国百姓的社会保障一直没有解决好。只有改变这种现象,消费才能真正启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最优选择才能实现。

  最关键的是要增加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让愿意多花钱的人有钱可花。手段就是税收,通过大幅度征收高收入者的税收,把其转移给低收入者,提高消费倾向高的阶层的消费能力。这里面有可供操作的具体方案:再次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同时,提高高收入者(比如年收入在50万以上)的个税税率。一些国家比如北欧国家高收入者的个税率都在70%以上,可供我们借鉴。必须下决心打击偷税漏税行为,富人是偷漏税的重点。这个漏洞非常大,如果下决心清理,把这部分税收转移给低收入者,对消费的拉动作用是巨大的。也许有人担心,对富人征税过重,会否影响到整个社会的效率。笔者认为不会,通过税收使得20%的群体做出“贡献”,调动的是80%群体的消费积极性,对经济发展效果要大得多、好得多。当然,加大全社会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一刻也不能松懈。

  再者,必须把诸如住房的畸形高房价彻底降下来。高房价已经成为百姓不敢花钱消费的重要因素,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良性发展的一大杀手。它对启动消费的制约和影响不亚于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收入差距大等因素。

  正是因为扩大消费的最优选择无法实行甚至失灵,中国不得已才进行次优选择即扩大投资率。大幅度投资往往造成经济过热和结构失衡的教训是深刻的。当前,大幅投资中出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投资资金流向问题。由于大量投资造成的流动性过剩的流向很难把握,使得这些流动性瞄准了投机性很强的股市、楼市,不但造成资产价格泡沫,埋下金融风险隐患,而且股市、楼市的财富效应又使得更多资金进来,影响到了实体经济的发展,进而影响到整个经济的复苏。对此,必须高度重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