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海外收购:企业要有自知之明

2009年07月06日 15:01 来源: 《新财经》 【字体:

  文/本刊见习记者 李绍仪

  一个企业能否很好运作一个品牌,不是取决于某个因素,更多的时候,体现的是一个企业的综合能力

  四川民企腾中重工收购通用悍马的消息尚未尘埃落定,又相继传出吉利、奇瑞和兵装集团均有意收购沃尔沃的消息,甚至有传言说某企业已在筹集收购资金。最新消息是,北汽集团也加入到这场热闹沸腾的跨国收购派对来中来。据《华尔街日报》6月10日报道,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公司已表示,有意收购福特汽车旗下的沃尔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汽车产业在“引进来”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许多中国自主品牌汽车批量出口到国外,奇瑞、长城、吉利、长安等自主品牌汽车企业,更是在国外设立了总装厂和研发中心。但中国汽车企业的海外并购之路,从上汽收购英国罗孚和韩国双龙开始,就如同跨上了一条坎坷之路。

  事实上,发展中国家的汽车企业收购发达国家亏损的汽车品牌,风险极大。尽管有专家早已指出,当务之急是做好国内企业间的兼并重组,毕竟,中国仍是对全球汽车产业最具吸引力的市场之一。然而,这并不能阻挡中国车企要“走出去”的强烈欲望,四川民企牵手悍马,更将这股收购热情推向了高潮。

  通用汽车较早前宣布:未来只保留别克、雪佛兰、凯迪拉克和GMC四个品牌,而悍马、萨博、欧宝、庞蒂亚克等品牌都在卖出之列。这仿佛为跃跃一试的中国车企,送来了一次跨国收购大派对的盛宴。

  然而,无论是已经实施的,还是正在行动的,中国车企的海外收购热情仍在高涨。到海外收购那些问题重重的汽车品牌,对中国汽车产业和汽车制造商到底意味着什么?《新财经》记者专访了资深汽车评论员、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

  沃尔沃值不值得中国企业收购

  《新财经》:近期,有关中国车企收购沃尔沃的传闻不绝于耳。在您看来,中国汽车企业到海外收购,什么最值得中国车企“拿”过来?

  贾新光:沃尔沃是欧洲小名牌之一,该公司强调安全性是营销策略,在品牌、设计风格、质量等方面,沃尔沃也是优秀的。但是这个品牌的生产规模一直比较小,在欧洲以外的营销主要依赖福特,所以缺乏独立运作的能力。沃尔沃的价值主要是品牌和研发。

  到目前为止,究竟会是哪个企业收购沃尔沃,还没有得到证实。假设有一个中国企业买了沃尔沃之后,只是把它的生产线拆下运到国内,那等于是买椟还珠。

  《新财经》:沃尔沃最近在中国市场接连有大动作,推出S80L加长版豪华车,企图与奥迪A6L宝马5系列等抢夺市场。沃尔沃比欧洲其他几大豪华车品牌进入中国市场要晚几年,在高端市场的竞争中一直处于劣势。在您看来,中国车企收购沃尔沃后,是否能使其在高端市场中获得一定的市场份额?为什么?

  贾新光:沃尔沃是一个优秀的品牌,但经营能力比较弱。假设中国企业要购买沃尔沃,作为自己的高端品牌来发展,一定要有比沃尔沃更高明的经营能力。

  经营能力是一个企业综合能力的体现。也就是说,一个企业能否很好运作一个品牌,不是取决于某个因素,更多的时候,体现的是一个企业的综合能力。作为汽车企业,首先是产品要好,这需要开发能力,这方面沃尔沃是比较强的;其次是成本控制能力,这需要规模、管理、采购体系、产品平台、资金运作等等。沃尔沃作为一个较小规模的公司,在福特集团体制下,产品平台由福特集团规划,与福特集团共同采购。如果我们的企业单独购买,无法为其提供新的平台体系,沃尔沃自身的规模又太小。

  企业的另一个生存能力是融资。我们由于体制原因,企业融资非常困难,沃尔沃目前也存在融资困难。

  收购沃尔沃有哪些风险

  《新财经》:有不少人认为,中国车企即使能成功收购沃尔沃,也不能很好使之运营起来,因为在文化融合上存在很大难度。您对中国企业海外收购后的运营和管理,尤其是高层之间的融合有何见解?

  贾新光:不同文化的融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中国企业来说,还有体制上的鸿沟。也就是说,中国的国有企业与西方的私有企业之间在管理、理念和运作上如何实现对接。买一个企业,难度并不大,只要有资金就能做到。如果买家是想通过收购沃尔沃进入欧洲市场,那就不但要维持沃尔沃目前的正常运作,还要扩大市场,这样做难度很大。

  海外收购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中国在西方眼中是一个什么形象?产品质量问题、诚信问题,还有其他问题,要想让西方接受中国人去接管它的企业,需要做太多的工作。

  《新财经》:近年来,欧洲的汽车品牌不断被别国收购,对此您有何看法?这些卖出去的品牌,后来的经营状况都不大理想,重生乏术,造成这种困局的原因是什么?

  贾新光:欧洲是世界汽车工业发源地,欧洲有几十个国家,汽车工业都是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发展的,市场非常细碎,品牌规模很小。所以,一旦遭遇激烈的竞争,就难以生存,如同中国的老字号。就目前来看,欧洲大部分汽车品牌命运堪忧,有的被倒卖过多次,就是因为规模小,国际化程度低。欧洲比较成功的品牌如大众、奔驰、宝马、菲亚特,都是国际化程度比较高的公司。

  小品牌被大品牌兼并之后,处于被动地位,缺乏独立运作能力,一旦独立,也命运难测。

  海外收购要了解对方,更要了解自己

  《新财经》:中国车企先后收购了两个外国汽车品牌,上汽至今还陷在双龙品牌里难以自拔。对此,您有什么看法?面对企业越来越多的“走出去”冲动,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贾新光:当前,全球金融危机还在发展中,并没有结束。国际汽车工业会因这次危机的影响,发生巨大变化,后果现在还难以预料。所以,目前进行并购并不是最好时机。现在,国外许多汽车企业陷于困境,但除了向政府求援,投资界并不愿意出手,说明汽车工业已经不是好的投资项目了,并且有极高风险。中国人从来不认真考虑投资风险,因为不是花自己的钱,特别是花国家的钱来成就自己的事业,是最爽的事。

  至于中国企业能在跨国收购中学到什么,我想,最重要的是总结经验教训。

  最近,管理学界有一种说法:过去的竞争靠成本,谁成本低谁就有竞争力;现在的竞争靠技术,创新成为核心竞争力;将来的企业竞争,靠的是风险管理,“险中求胜”。国内汽车企业实施跨国收购,客观上肯定存在很大风险,这些风险来自政治、文化、法律、环境、运营、资金等方面,但最大的风险是战略风险。

  前几年,上汽副总裁肖国普说得非常清楚: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第一,要明确企业的战略,跨国并购要以企业的发展战略为基础;第二,要重视文化问题;第三,要了解自己;第四,取得政府的支持;第五,借助专业咨询。

  上汽是中国汽车工业国际化历程中第一个吃螃蟹的,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风险。关键是没有经验,也就无从预见,更不可能有处置的预案。

  2003年3月,上汽开始与双龙讨论技术合作的可能,主要目的是“利用双龙的研发能力,帮助上汽开发产品。”后来,上汽与双龙从平等合作,转变为收购与被收购。但不论是收购还是合作,上汽的意图都是利用其研发技术与团队,为上汽打造自主品牌服务。“上汽要借双龙这只鸡,下上汽的蛋。”借鸡下蛋走的是“短平快”捷径,是个省劲的好主意,但是很难保证形成自主开发能力。

  至于文化问题,不仅仅是两个民族、两个企业之间的文化差异,还有社会性质、政治和法律环境、工会组织、宗教、种族,等等,都是收购过程中绕不开的问题。有人说韩国的工会太厉害,不要再去了。但工会问题在其他国家也存在,我们的企业要走国际化道路,就避不开工会问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了,至今国内舆论还在谈论汽车工业“以市场换技术的”路线的失败,还在谈论外资带来的汽车产业安全问题。现在,上汽心里是怎么想的,在中国的外资也就曾经怎么想过。对于进入中国的外资,我们希望分享他们的技术、管理和其他资源,那么,我们到韩国去,人家能分享我们的什么资源?我们一没技术,二没有管理国外企业的经验,三缺乏国际型人才,也就无怪乎人家有疑问了。

  中国企业走向海外,是大势所趋。在进行海外收购时,我们的企业第一要更多地了解收购对象,第二是要清楚地了解自己。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