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美应在多领域内联手“探戈”

2009年07月07日 05:3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随着金融危机以来的时间推移,一些人开始倾向于把中美之间的各种主要事务往来,放入到“G2”框架中进行考量。中国与美国之间所谓的“G2”关系,源起于两国紧密关联的经济共生模式。现有的“G2”关系中,有许多值得乐观的部分,但也有需要努力的方面,因为,那些威胁到其稳定共生关系的因素不会因为那些值得乐观的因素、也不会因为对抗金融危机的短期协作而消解。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前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对笔者说,中国应对金融危机的财政刺激政策实施得比较早,既是为了应对国际经济周期,也是为了应对本国的经济周期。在中国这些财政刺激政策中,她看到更多的是以各地政府扩张基建项目、以投资为主的经济刺激旧模式,这些项目中的一部分对促进就业可能有效。但其中,保障型房屋、医疗和教育等社会公共品项目,并不是财政刺激的主流。谢认为这些项目才是能够促进服务业、促进就业和带动中国本土消费的增长动力。谢淑丽说中国转向以内部消费为主来支持经济发展的模式,对中国和美国、中国和欧洲未来关系的稳定非常重要,当前国际社会看到,中国在进行这样的工作,但并不确定中国的财政刺激中到底有多大的份额和力度来执行这一转型战略。

  对当前的中美关系走向,谢淑丽整体比较乐观,她很赞赏中国政府近年来在对日本、对台海等若干领域所采取的非常务实的立场,这也为中国近年的经济发展赢得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国际环境。谢淑丽估计,亚太区域中过去的一些不稳定因素走向稳定后,其他问题可能会逐渐升温。

  如果从更长期的角度看,中美关系可能会遇到的更大挑战,即两个国家能否携手应对气候变暖问题。谢淑丽对笔者说,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碳排放者,如果中美之间不能够就减排达成某种协议而采取一致行动,其他任何国家都将在气候变暖问题上无能为力。而解决气候变暖问题也与中国利益攸关,气候变化可能导致的经济和环境问题会影响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但是,谢淑丽认为中美两国在减排问题上的合作前景值得观望,比如,中美两国会不会利用彼此为借口而推诿?或者,在讨论到合理分担减排份额责任的时候,是否会发生新的冲突?谢淑丽说,这其实是对中美“G2”关系的真正考验。

  几乎是不谋而合,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詹姆斯·K·加尔布雷斯(James K. Galbrait)也对笔者说,他目前看到的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中美关系,但在合作“减排”方面,仍有很多问题。加尔布雷斯认为,相对于6年前可能存在的台湾海峡冲突(部分由于那时的五角大楼采取的鲁莽轻率的对外政策),或者3年前可能在海湾地区(包括伊朗在内)爆发冲突的危险,现在的中美关系短期内最大的风险是,美国经济不能迅速复苏。如果美国经济不能够快速复苏,则意味着中美之间会加大经济摩擦。不过,中美之间更大的挑战,加尔布雷斯认为是两国能否达成一致意见、共同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拯救我们生存的地球。事实上,中美在这个问题上有彼此辅助的能力,比如利用美国的研究能力和中国政府迅速实施新技术的能力。加尔布雷斯说,中美之间的联合行动,将成为全球减排变革性的一步。

  尽管有困难,但是谢淑丽对于中国政府应对经济难题的能力较有信心。她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不需要过于担心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问题,因为现在的政府完全有能力应付它。的确,在上世纪90年代从国有经济为主转向市场经济为主的中国经济和社会变迁过程中,令一批国有企业工人失业,失业形势的严峻性或甚于现在,但当时由于政府的积极管理,中国社会实现了平稳过渡。因此,当下,在由出口依赖型经济转型到内需支持型经济的过程中,中国公众和政府都不需要低估中国社会承受转型的能力,以至盲目排斥转型,继续以各种方式强化往日的模式。

  将眼光放得更远一点的话,谢淑丽认为,中国的长期发展和中国在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前景,主要取决于中国能否在市民社会培育、适当的信息开放以及完善法治社会这三个层面取得更大发展。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