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不叫“农民工”,那他们叫什么?

2009年07月07日 10:37 来源: 公益时报 【字体:

  ■ 江德斌

  深圳市代市长王荣在全市就业工作会议上说“农民工”的概念已发生变化,深圳“农民工”这个概念将会消失。“农民工”的第二代现已成年,他们在就业时会选择留在深圳。(7月6日广州日报)

  不叫“农民工”,那他们叫什么?仅从外表和生活习惯的改变,来判断“农民工”的概念会消失,未免太过简单。

  不错,与第一代“农民工”相比较,第二代确实有很大变化。有的人是陪同打工的父母在城市里长大,有的是辍学后离开家乡进城淘金,有的是工厂成批从学校招工而来。不管他们进入城市的途径是哪种,这一代人的成长经历,完全不同于他们的父辈。他们与城市的孩子一样,看着同样的影视剧,追逐最新潮的时尚,听着最流行的歌曲,在网络上交流最新的资讯。单单从外表上看,他们中的很多人,与城市人没有多大区别。

  就连他们的思想和生活习惯,也与第一代“农民工”不同。几年前出现“民工荒”时,就有许多工厂老板抱怨,现在第二代“农民工”没有第一代人吃苦耐劳,薪水低了不干,脏活累活不干,维权意识强,不好管理等等。大多数第二代人已经不会种地,也不屑于种地的微薄收入。他们的自我意识更强,更懂得用法律武器维护权益。他们追求城市富足的生活,有着更多的创业梦想,不愿意只埋头苦干。

  或许,他们不会再回到原来的土地,并且会待在城市里,不会每年回去过年。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被城市所接纳。许多城市,包括深圳,还是视他们为“外来人口”、“流动人口”、“暂住人口”、“外来务工人员”等等。在城市管理者的眼里,他们依然是城市里的候鸟,随时会飞走。于是,城市的所有规划项目,都没有考虑他们的因素,即使他们在某些城市已经占据大多数,即使他们每天为城市奉献着青春与热情。

  一个没有将“农民工”纳入城市户籍制度、教育、医疗、养老等等社会资源规划里面的城市,就不可能真正接纳他们——不管是第一代还是第二代。虽然不只是他们在变化,整个社会都在改变。但在本质上,他们目前就是夹心层,是另一种“香蕉人”。

  深圳是最早出现“农民工”的城市,也是最早感受到第二代人变化的城市。意识到这种变化是好事,但如果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那消失的只会是“农民工”这个词汇,或是被其它词所替代。

  其实,真正让“农民工消失”的,是制度层面上的东西,也就是说,在户籍制度、农民工权益保障、城乡社会资源分配不公等方面无法得到根本性的解决的前提下,农民工就会永远被划入另册。即使他们有最时尚的发型、住在城里一辈子,也不会让他们在制度层面上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消失”二字又从何谈起呢?因此,农民工融入城市之中,首先是在权利上得到平等的对待,也就是说,“农民工”三字不仅仅指涉的是一个人群,更是一种政治上的、社会学意义上的利益集团,要想让这一利益集团消失,恐怕我们的政府要在很多制度上取得突破才能够实现。这一点,王市长不知认识到没有。

  深圳真的做好了这样的制度铺垫么?恐怕未必。不是没有过一些农民工融入到城市之中的事,可是“农民工”这一身份却总是不断地更新换代。说实话,真正要让“农民工消失”,深圳一个城市未必能够做到,这是一个全国性的课题。不过王市长的这番话,确实有鼓舞人心的作用,至少说明在深圳会采取一些措施,保证农民工的权益,维护农民工的利益,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进步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