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不叫“农民工”能否叫“市民工”

2009年07月07日 11:0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体:

  深圳市代市长王荣表示,“农民工”的概念已发生变化,这批农民工的下一代再来到深圳,穿的是T恤、牛仔裤,留的是很时尚的发型,他们不能再被称为“农民工”,深圳“农民工”这个概念将会消失。(《广州日报》7月6日)

  一个最简单、最难以回答的问题是,“农民工”概念消失,那这个群体应该叫什么?能叫“市民”吗?即便不是市民,能叫“市民工”吗?

  可事实上,他们依然离“市民待遇”相隔十万八千里。在城市,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固定的住所,依然是“暂住”;他们的子女依然不能同市民子女享受同等的教育,依然需要“借读”;他们依然时不时遭受城里人的白眼,依然会为找不到活儿、讨不到工钱而提心吊胆;他们依然没有医疗和养老保障,没有基本的“市民”待遇。

  穿上T恤、牛仔裤的农民工第二代,虽然形象已大为改观,与市民所差无几,可这并不说明他们已是“市民”。不然,当40名外来工人员获批落户上海时,他们也不会激动得泪如雨下。一个户口意味着什么,个中的滋味,只有“农民工”自己心知肚明。改变一个称谓不难,消灭一个概念也容易,但是,难以改变的是“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的生存处境、国民待遇和社会福利。

  “农民工”这个称呼或者说概念,是“历史地”形成的,它何时消失,并不依赖于个人意愿。在城乡二元结构的藩篱前,在如铜墙铁壁的户口壁垒面前,在不断加大的贫富差距面前,无论穿上多么漂亮的马甲,无论公共管理部门能“恩赐”几十张户口待遇,“农民工”还是不折不扣的“农民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