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央行放手力推资本市场

2009年07月07日 15:24 来源: 投资者报 【字体:

  投资者报(记者 华强)面对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流动性,决策层有意将之引向资本市场。

  为了应对危机,各国都把宽松的货币政策视为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中国也不能例外。2008年12月13日下发的《关于当前金融促进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落实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争取全年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17%左右”。

  其实,我们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已经是连续3个月同比增幅在25%以上了。就连央行日前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09)》(以下简称《稳定报告》)也称,货币大量增发“从中长期看有可能转化为通货膨胀压力”。

  从2005年央行首次发布《稳定报告》至今,以往4年可以说基本上是把金融机构的改革作为金融稳定的重点,但今年的《稳定报告》显然有所不同,即把重点转移到了金融市场的建设上来。

  金融市场既是融通资金的“媒介器”,又是资金供求的“调节器”,它能起到流动性的“蓄水池”作用。“现在流动性泛滥引发通胀的担忧比任何时候都要大,而我们的金融市场成熟度不够、规模不够,金融管理当局的这种思路变化,显然与当前的形势分不开。”有分析人士认为。

  现在,流动性变身为各种各样的存款,都趴在银行体系,加快资本市场建设,既是长远之举,也是引导流动性进场的需要。

  避免盲目惜贷,也防盲目放贷

  M2的高速增长,与银行有莫大的关系。截至2008年底,在中国金融体系资产分布中,保险业3.3万亿元,证券业1.2万亿元,银行业62.4万亿元。非常明显,中国绝对是“银行主导”的金融格局。

  尽管中国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都无法和西方成熟市场相比,但单论银行系金融机构,中国却不遑多让。按核心资本排名,中国前3大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能进到前15名;如果按最新市值定座次,中国银行业的这三巨头,已经位列全球三甲。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释放流动性应对危机的结果,就是把各家银行“绑上”了放贷的高速列车。今年头5个月,各项贷款增加5.84万亿元,同比多增3.72万亿元。而大量信贷又没有流入到实体经济,重新转化成银行存款,因此才导致货币供应量大幅增加。数据显示,1-5月份人民币各项存款增加7.98万亿元,同比多增3.79万亿元。

  正是货币乘数效应,银行体系源源不断地派生出了M2,并且是趴在银行体系内的M2(储蓄存款以及企业定期存款均计入M2),实体经济并没有感受到货币供应的“汪洋大海”,大多数企业一直感觉钱紧。

  银行信贷的高速增长能持续吗?肯定不会。即使是中国宏观经济也还没有完全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2008年,中国非金融部门的融资总量6.1万亿元,其中直接融资1.2万亿元,占比19.6%,较2007年占比下降了6.6个百分点。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风险完全向银行体系集中,决策层绝对不能容忍。

  《稳定报告》认为,在当前经济周期波动的情况下,这一风险更加突出。鉴于此,《稳定报告》提出,当前银行业需要处理好支持经济发展与防范金融风险的关系,“既要避免盲目惜贷,也要防止盲目放贷”。

  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在银行新增信贷昂首阔步之际,央行提“避免盲目惜贷”可能只是幌子,说这番话的要旨在于——提醒银行,防止盲目放贷。

  不让银行放贷,或者说是让银行放贷“悠着点”,那这么多的流动性,把它赶到何处容身呢?出处只有一个,那就是能起到资金“蓄水池”作用的金融市场,特别是决策层一直强调要壮大的资本市场。

  壮大资本市场吸收流动性

  资本市场是最重要的金融市场。加快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以及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对冲风险,成为金融管理当局的共识。在《稳定报告》的一系列专栏文章中,对融资融券、创业板以及金融衍生品的倾向性用语,无不表明决策层对壮大资本市场的态度。

  “发展股市、债市,加快直接融资,将是金融市场建设的重中之重。”央行金融稳定分析小组成员、金融市场司司长穆怀朋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的资本市场,显然和中国经济体发展极不匹配。按IMF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出来的2007年全球GDP份额,中国占10.8%,但中国最能拿得出手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2008年6月的数据是,在全球占比中,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市值占比4.4%,成交量占比2.3%;全球债券市场国内债券余额结构中,中国占比3.3%。

  而美国上述数据是个什么情况呢?央行在今年3月份发布过一个2008年国际金融市场报告,披露的美国数据是,GDP占比21.4%,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市值占比35.7%,成交量则占到全球的61.9%;国内债券占比41.4%。

  在美国金融机构遭受重创的时候,它的实体经济尽管也受到影响,但远远不如金融机构损伤严重,这是为什么?“正是美国金融市场特别发达,市场的自我调节功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分析人士称。

  俗话说,股市是实体经济的晴雨表,可国内投资者总是疑惑:为什么A股市场的表现,却与中国的宏观经济不那么吻合?原因正是在于,中国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量能不够。

  美国股市的总市值是美国银行业总资产的2倍多,股市、债市是企业融通资金的主阵地;而中国正好相反,银行业总资产是股市总市值的2倍多(其中还有半数以上是不流通的),企业融资80%以上寄望于银行放贷。

  从资源配置效率来讲,银行放贷不如市场配置。尽管中国的银行也叫商业银行,经营按照商业模式运作,追求利润最大化,但国有股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决定了,银行的放贷必然要接受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严格来讲,把持资金“调节器”的是行政之手,而不是市场之手。

  既然决策层希望过多流动性“进场”以防通胀,壮大资本市场就是必然之举。

  下一步发展衍生品市场

  发展壮大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当然就离不开具有市场避险功能的金融衍生产品。在这一点上,作为金融管理当局,央行也在未雨绸缪。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起大落,中国不少企业投资的相关衍生品产生巨大损失,比如国航和东航燃油套期保值损失、深南电原油期权合约的损失。

  教训之一,就是中国没有一个规避投资风险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场。《稳定报告》中一篇名为《中国企业投资衍生品发生巨亏的反思和教训》专栏文章称,国内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服务不到位(其实就是金融市场培育不够完善),“企业因合理套期保值需求参与衍生品交易的渠道有限”。

  纵观全球,场内衍生品市场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的延伸和补充,已经成为现代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全球前十大股票交易所,除中国内地外均有相应的场内衍生品。

  据香港交易所近期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自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香港场内衍生品市场不仅交易量逐步放大,投资者利用衍生品规避风险的比例出现大幅上升,场内衍生品成为规避市场风险的有利手段。

  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副总裁黄杰夫表示,没有避险的衍生品交易,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就像武士没戴盔甲就上了战场,只能是进攻而没有防守的能力。

  就像目前的A股市场,没有股票指数的衍生品,投资者进场,就只能期待股市上涨才能获利;而一个基本的常识是,不会有只跌不涨的股市,也不会有只涨不跌的市场。

  壮大资本市场,离不开金融衍生品市场,5月份央行发布的《2008中国金融市场发展报告》指出,2009年应该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推动交易所股权类、标准化衍生产品发展,进一步丰富金融市场套期保值和避险工具。

  股指期货离我们越来越近;下一步,或许就是场内的利率、汇率衍生品了。届时,即便股市下跌,投资者也能赚钱;即便人民币贬值,手握人民币资产照样可以获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