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喧宾不夺主

2009年07月08日 09:07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最近,只要重要国家领导人聚会,市场就免不了重提美元地位问题。在八国集团召开意大利峰会之前,法国、俄罗斯和印度又一次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提出质疑。这一讨论涉及经济危机之后国际金融体系的路线图,却被当作平衡立场,转移注意力的安慰剂在使用。

  其实,包括首先提出国际储备货币问题的中国在内,各经济体政府的领导人并非真想一举把美元拉下马。但不明真相的人们把攻击美元视为对美国泄愤和安抚经济民族主义情绪的重要手段。

  夸大美元危机也使市场误读了人民币近期的一些改革举措。比如正式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在周一进行的贸易结算中,中国银行为上海电气旗下子公司结算了一笔款项;交通银行为上海丝绸集团及另外一家无法立即获知英文名称的上海贸易商行进行了结算。

  第一次,北京允许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是中国推进人民币成为区域货币并减少中国对美元依赖度的重要一步。其目的主要是为缓解金融危机导致的美元流动性不足。人民币跨境结算允许中国国有银行利用充裕的本币流动性充裕提供融资,提振中国出口行业。汇率稳定也有利于扩大对外贸易。

  北京跨出这一步相当谨慎。据交通银行一份公告显示,目前能够进行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的只有上海的100家企业、深圳的100家企业以及广州、东莞和珠海合计200家企业。中国央行的一位副行长也表示,政府希望将人民币结算业务严格控制在贸易结算。

  尽管此举客观上必然增加人民币在中国境外的流动,但这还远远谈不上是人民币取美元而为储备货币的前奏。比这重要得多,资本项目开放程度、国际间贸易平衡、银行体系健康水平、央行独立性、债券市场流动性等都决定了人民币的远大前程何时成真。而跨境贸易结算充其量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改革进程的一小步。

  何况,局内人都明白,即使美元终有一日会失去在全球金融和贸易中的统治地位,也没有一个国家希望它在结束任期前猝死。金融体系的权力结构不允许一场政变式的“暴力革命”。有序“禅让”才是惟一可能保持平稳过渡的权力更迭程序。

  不错,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呼吁建立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提议引发了巨大反响并导致了之后一系列对美元地位的抨击。一名中国学者提出新增人民币为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第五种组成货币也引起市场强烈关注。但讫令为止,严格地讲,以上种种意见还只是一种学术性质的讨论,不是任何一国政府的正式立场。

  无论是IMF特别提款权组成货币还是其他形式的储备货币,都必须是可以自由使用的货币。货币自由使用,指其可广泛应用于国际交易支付,并在主要汇市普遍交易。目前北京实行的外汇管制政策限制了人民币的自由度。在明年年底IMF对特别提款权进行下一次审核前,我不认为人民币有可能实现加入特别提款权组成货币必要的自由度。

  从任何角度看,人民币都需要至少10年才能成为全球货币体系中真正重要的货币,实现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更得花20到30年时间。在此之前,美元的主导地位不会被削弱。相反,想到北京所持有的庞大美元资产,中国应该是除美国之外最担心美元安危的经济体。所以,喧宾不为夺主,中国对美元的批评更大程度上是为提醒华盛顿切实维护美元的稳定。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电邮:chenxuchenxu@msn.cn,本专栏每周一至周五刊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