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国金融机构的唯一出路是盈利

2009年07月09日 00:25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如果监管改革计划能够推动金融机构盈利,那么金融机构的反对可能就立即消弭于无形

  美国公布金融监管改革计划之后,各界舆论哗然。一些美国金融机构及其游说团体,纷纷指责美国金融监管改革扼杀了金融机构的创新能力,严重削弱了金融机构盈利能力,更进一步则损及金融部门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实际上,在危机至目前的形势下,美国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剥削已是众所周知,很大程度上不存在所谓的“支持实体经济”的问题了,而且当局针对实体经济也未有普遍的行动,金融机构在实体经济领域的盈利也乏善可陈,更不用说金融创新了。目前,美国金融机构最重要的就是盈利,如果监管改革计划能够推动金融机构盈利,那么金融机构的反对可能就立即消弭于无形了。

  资本强势需要盈利来兑现

  美国财政部公布,10家银行已偿还了680亿美元救助资金,甚至一些小型银行更早就偿还了救助资金,一些银行股价也恢复至高位,像高盛股价目前仍然高达120多美元,这种逐渐扩散的资本强势说明许多金融机构已初步走出困境。花旗CEO不久前也表示,花旗完成向政府配股之后将成为世界上资本能力最充足的银行。但是,这些金融机构,无论是银行,还是其他金融企业,资本强势并非问题的关键,兑现盈利才是最核心的问题,换句话说,在强势的资本状态之下如果不能产生相应的利润流,那么这种资本强势本身就是蕴藏风险的。最近,标普、穆迪等评级机构针对银行归还救助资金,发布了不利的评级报告,并大举调降银行机构的评级,这更充分说明,资本强势是需要兑现盈利来反映的。

  退一步讲,虽然大摩、高盛等众多金融企业的资本水平都非常具有优势,但是如果不能产生相应的利润并兑现出来,那么在目前市场高度萎缩的情况下,只会对资本产生刚性的消耗,并拖累资本水平下降,形成不断积累的风险。也就是说,资本水平仅仅是金融机构的动态指标,金融机构要生存、发展下去、要渡过危机,唯一出路只有盈利,可靠的盈利是维护资本水平的重要条件,也是强势资本的核心实质,在可靠赢利的条件下,资本水平反而退居其次。这也可以证明,巴塞尔II协议并非只是错误,在金融机构盈利大幅增长、前景乐观的条件下,资本水平的下降是相对有条件的,或者是可以允许的,但是,如果像目前这样,资本水平高速上升而盈利水平相对萎缩,就是另一个极端了。

  金融机构适应改革会赢利

  目前,欧美信贷萎缩严重,市场利率居高不下,金融机构业务活动也大幅萎缩,要产生稳定可靠的利润确实困难,资产泡沫条件下的资本运作利润也不复存在,甚至实体经济中的收益也萎缩至低点,金融机构虽在强势资本之下却难以保证利润,这是客观的现实。从宏观角度分析,金融部门产生的大量不良资产仍未剥离,对经济增长构成沉重压力,或者说经济增长的成果会被巨额不良资产消耗,形成了金融经济和实体经济相互分裂、相互抑制的局面,这种局面如果长期持续,不仅实体经济可能进一步萎缩塌陷,金融经济也可能令资本强势局面逆转,并再次积聚普遍风险。所以问题的关键是,金融机构怎样才能盈利,盈利前景会是什么样的,能够对于消化不良资产起到多大作用?

  这些问题恐怕要由监管改革来回答。美国监管改革计划向市场各界所展示的,是其监管体系、机构的变化调整,这是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增长至2万亿美元以上为条件的,而这些资产多数都是优质资产,美联储既不可能永远持有这些资产,金融机构也需要尽快赎回这些优质资产以实现盈利增长,这样就使剥离不良资产的问题更加突出。在宏观形势不具备不良资产复苏回升的条件下,美联储又不可能无偿地令金融机构赎回优质抵押品,那么启动公私基金计划尽快地在优质资产管理的刺激下,推动不良资产清理交易,才是完善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现实出路,实际上,美国金融部门现在处于资产整顿的进退维谷局面,没有清理资产的条件,所谓的创新就带有不良色彩,金融机构也不会实现可靠的盈利,因此,将优质资产与不良资产综合起来整顿清理,互为条件、互相促进是唯一路径。

  金融机构会依赖境外市场

  从美国国内来看,资产清理整顿的进退维谷局面一时难以打破,这需要监管改革计划、公私基金计划的启动实施来开辟新的空间,金融机构在这种局面下所表现出来的资本强势、盈利弱势也是必然的,但金融机构仍可以选择境外市场来缓冲,或开辟新的盈利空间。美国已与瑞士就双重课税达成协议,这是在央行货币互换之后的一个重要信号,意味着美国资本在瑞士的金融业务活动周期重新开始,此后应可以预期美国金融机构会陆续在欧洲和新兴市场等地展开新的业务周期,换句话说,美元资本回流是双向的,在目前美国本土沉重压力下,美元资本回流更多是美国资本周期调整的序幕,美元仍在流向世界各地,以寻找可靠的盈利增长空间,只是现在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有一定的不利因素。

  更进一步看,美国金融机构的创新活动在本土受到监管改革的约束,就会伴随美元资本的调整重新在世界各地展开,总之,美国金融机构绝不会坐守困境,令强势资本水平成为危机演变深化的负担。至于美国金融机构在境外市场的创新拓展,其首选目标应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国际金融中心,AIG的亚洲保险子公司AIA计划实现上市,这也是一个信号,当然在目前的形势下,AIA能否打包募集资本是对全球金融市场的整体反映,在美元流动规模足够高、市场足够宽松,美国金融机构的动向都是重要的反映,这首先是其强势资本条件下试图恢复可靠盈利的努力表现,更是其全球资本调整的连续步骤,只不过,美国金融机构依赖境外市场是以本土市场复苏为条件的,其创新业务也是如此。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