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反对盲目“复苏论” 现在防通胀后果可怕

2009年07月21日 12:08 来源: 《英才》 【字体:

  错误的判断将会把经济带入更大的深渊。

  采访|本刊记者 朱雪尘 宋清华/文| 本刊记者 宋清华

  今天的情况更加复杂了。

  如果中国经济已经复苏,政府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刺激经济?宏观调控什么时候应该变向?政府的下一步应该治理通胀吗?

  但是如果中国经济还未复苏,我们的手中还有哪些牌能出?

  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将直接影响政府的调控政策,错误的判断将会把经济带入更大的深渊。这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日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直到2003年才让经济形势有所好转,但基于错误的判断,政府开始加税,复苏戛然而止。

  而中国之所以面临今天的复杂形势,经济学家任若恩认为很大程度是来自去年错误的判断,“如果去年上半年不迷信通胀的说法,现在的经济形势就不至于这么差。”

  最乐观的看法是去年四季度经济就已经触底,待到今年一季度以及4月数据出炉之时,大量经济学家纷纷表示中国经济正在复苏。

  讨论的声音或许传到了决策层的耳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5月15日在“2009陆家嘴论坛”表示,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延续,但具体操作力度需要走一步看一步,会根据实际需要进行动态微调。

  在随后以“复苏”为主题的论坛中,此前的诸多乐观论调却没有延续。即使乐观派王庆(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也只是认为经济会在今年四季度触底;胡祖六(高盛大中华区主席)认为金融市场在往好的方向改善,但也不否认还远没有恢复;而谢国忠(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依然“唱空”,甚至认为现在谈经济恢复为时过早。

  任若恩曾在世界银行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任职,多年来持续关注宏观经济运行,连续出炉的数据没有改变他对经济走势的判断——中国经济还远谈不上复苏。

  不能停止刺激内需

  谈复苏的人甚至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刺激经济了,觉得下一步就是治理通胀,这些说法是盲目乐观。

  《英才》:很多人说经济触底了,或者复苏了,你的判断呢?

  任若恩:最乐观的说法是去年四季度中国经济已经见底,在按照45度线反弹,认为中国经济复苏了。也有人认为会在二季度到底,我认为要等到三季度,而且即使触底也不意味着就会迎来复苏。

  十年前,97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也遇到过这个事情,那次中国经济回到正常用了四年的时间。它的形势跟今天是很相似的,刺激内需用的措施也都是一样的。现在中国经济总量比原来更大,而且这次我们遭受的打击并不小,绝对比十年前厉害。现在出口的数据下跌20%多,十年前没有这么可怕的数据。所以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经济需要一个长的时间来修补。

  《英才》:需要多长时间才可以看到复苏呢?

  任若恩: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它不会是探底然后马上就反弹。我觉得中国的经济走势会是“U”型,只不过是底多长的问题。今年触底,然后到明年下半年开始有所复苏,就已经很不错了。

  与十年前的危机相比,这次我们应对的能力强多了,因为现在政府手里的资源比十年前强得多。

  《英才》:那么,政府还需要继续刺激经济吗?

  任若恩:全世界现在还是一片凄凉,最基本的问题大家都还没有解决,美国的失业率一直很高,中国失业的问题现在肯定也没有解决。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去谈迅速的复苏,是迷惑人的。谈复苏的人甚至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刺激经济了,我觉得这些说法是盲目乐观。

  如果现在停止刺激政策,甚至像有人说的现在要先防止通胀,后果是可怕的。

  《英才》:大家也讨论宏观调控的有效性,你怎么看政府刺激政策的效果?

  任若恩:财政政策的缺点很明显。财政政策是一次性的东西,刺激一次以后如果经济没有起来,下面的作用就衰减了,未来就得用更大的力度来刺激。而且财政本身是靠花政府的钱、花纳税人的钱,钱越花越少,但今年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花钱,减税要花钱,增加内需也要花钱。问题是我们看到财政的收入在下降。

  其实历史上日本在它15年经济衰退过程中多次使用财政政策,每次力度都不小,但是每次效果都不明显,最后就不敢往下做了,因为财政赤字太大了,社会也接受不了。

  货币政策中国还有空间。因为看到现在贷款这么高,政府认为没有必要继续采取措施。但这些数字是不是真实数字,是不是可以以此为政策依据,是值得探讨的。

  这么多货币去哪了?

  现在货币量这么高,物价却在往下走,是要怀疑这个现象,还是要怀疑书本?

  《英才》:一季度贷款量的大幅度增长,你怎么看?

  任若恩:在观察短期经济的时候,我觉得首先要观察一些直接指标,如GDP、物价。其实贷款不是直接观察经济的数据,企业拿到贷款以后有可能过一段时间再做投资项目,项目开始以后,才能变成一种需求,买钢材、买水泥,然后才对经济产生影响,这是一个间接指标。

  间接指标应该放到第二位,但是很多人在拿它说事,因为中国的宏观经济学家信货币主义的太多,都相信货币进来,物价就会起来。书上怎么写这不重要,但我们要拿它跟现实验证。现在货币量这么高,物价却在往下走,是要怀疑这个现象,还是要怀疑书本?当然他们要说会有滞后,六个月以后物价会起来。那就等六个月看,六个月以后物价还没起来,是怀疑书还是怀疑现象?

  《英才》:历史上是否有过这种错误的判断?

  任若恩:2008年上半年不少人说物价会一直往上走,但是它没往上走。是谁错了,是分析的人错了,还是经济错了?那肯定不是经济错了,是人错了。今年又碰到这个情况,这种说法又出来了,你信不信?你如果信,政府能往下做刺激政策吗?

  《英才》:这么大的信贷量,货币去哪里了?

  任若恩:我们知道货币作为一种交易媒介它是无处不在的,买房子用货币,买股票也用货币,但是房价没在CPI里面,也没在PPI里面,股票的价格也没进去。所以可以看出,有很多货币跟商品无关,而CPI、PPI体现的是商品的物价。实际上货币有很多交易的功能是体现在商品之外的经济活动中,这个可能就告诉你,货币在哪儿。

  《英才》:那么需要反思的问题是什么?

  任若恩:现在的经济学体系问题极大,传统西方经济学里面有很多毛病。首先这套经济学是建立在欧美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它在中国是不是应该经过一番调整,这是第一个问题,即使没有这次金融危机,我们也需要考虑。我现在考虑的问题是这套经济学在美国也玩不转,这次美国看走眼的人也非常多,把经济最终搞成今天这样。

  所以我们对教条要慎重对待,过去说马列主义教条,其实西方经济学也是教条。这对中国最大的意义是要反思,不要再弄一个教条来把自己框住。

  在货币经济学里,没有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地位,研究的是基础货币,商业银行产生借贷关系,产生货币乘数效应,最后形成货币总量。所以就回到刚才的问题,钱到哪去了?钱到金融市场上去了,但是在实体经济当中看不见,所以就会出现这么多问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