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怎么收治燃油税改革留下的“烂尾”

2009年07月22日 11:05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燃油税改革后,养路费和部分公路收费被取消,但重庆却仍然统一按车辆收取路桥费,每车每年至少收取2300元。这些费用凭什么而收?又流向何处?在机动车保有量大幅增加的情况下,已经征收近7年的重庆路桥费,近来日益受到社会各界质疑。(《北京青年报》7月21日)

  城市路桥费属于“地方特色”。有的城市收,有的城市不收;有的城市叫路桥费,有的城市叫通行费;收费标准不一,一般按年收取。城市路桥费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燃油税改革之前,一些城市就长期在养路费之外向车主另收路桥费,既收养路费又收路桥费,涉嫌重复收费;燃油税改革之时,只说取消养路费等收费,没说城市路桥费取消与否,有些城市自然照收不误,既收税又收费,仍涉嫌重复收费。于是,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成了燃油税改革没有解决的一个“烂尾”。

  这个“烂尾”对于本地车主叫“城市路桥费”,对于外地车主则叫“进城费”,但凡向本地车辆收取路费桥的城市,一般都会向外地车辆收取进城费——这大概是为了公平起见:既然本地车辆占用城市道路、桥梁要交费,外地车辆焉能不交?于是,上海的进城费30元一次,200公里外杭州的进城费25元一次,你收我的钱,我收你的钱,两地车辆频繁进入对方地盘,哗哗地留下买路钱,两地车主抱怨不断。但无论如何,“进城费”与长三角“交通一体化”建设显得格格不入。

  客观而言,燃油税改革留下“烂尾”并不奇怪,这项改革阻力重重,各方利益难以协调,最后只好拿车主的利益来填平分歧。当然,笔者所言“烂尾”还有另一层更重要的意思:燃油税改革之前,车主所缴养路费归地方政府所有和支配,燃油税改革取消养路费,地方政府自是很不情愿,转而希望燃油税从下游零售环节征收,成为中央与地方共享税种。不少专家学者也予以赞同,并希望燃油税税收地方拿大头,中央拿小头,以鼓励地方尽快、尽可能地减少路桥收费。但这个希望最终落空,由于燃油税属于消费税(而非资源税),所以全部划归中央。可以想见,丢掉了养路费这块肥肉之后,一些城市怎肯再舍弃路桥费?其修路、修桥的积极性焉能不受影响?

  燃油税改革早已结束,“烂尾”业已留下,基于现实,笔者认为,一方面,中央应加大燃油税收的转移支付力度,加强对转移支付资金的监管,防止跑冒滴漏,尽可能做到专款专用,取之于车主最终用之于交通;另一方面,对各地的城市路桥费予以清理,该取消的取消(尤其是那个具有浓厚排外色彩的“进城费”首先应被取消),同时对路桥费的流向予以审计清查,以信息公开的诚意取信于车主。“烂尾”问题确实不好解决,但“烂尾”里掩埋着广大车主的利益,总不能任其一直“烂”下去。

  上海 晏庆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