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能源市场话语权:愿望与现实的距离

2009年07月28日 10:30 来源: 解放日报 【字体:

  ●鼓励产业资本买资源要比买不动产好,因为后者有可能让整个经济陷入新的巨大风险,而买大宗商品就安全多了。

  ●作为拥有最大市场、最大需求的买家,我们要争取与此地位相匹配的议价能力、话语权,但资源商品市场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市场。

  ●要真正解决资源的瓶颈和约束,以比较低的价格在世界范围内获取资源,关键之一是允许并鼓励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走出去。

  ●主持人:本报记者 支玲琳本报实习生 王华俊

  ●嘉 宾:华 民(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

  主持人:最近,国内资产价格呈上扬态势,国际商品市场同样也是“不甘寂寞”。以油价为例,从去年12月份的低点32.4美元/桶开始,短短半年间暴涨126.5%。但进入7月,油价在一周的时间,又戏剧性地跌去了16%。在油价急跌的带动下,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也纷纷回落。大宗商品左右着世界经济的神经,无论是暴涨还是暴跌,对经济的企稳和增长都将带来严峻挑战。您怎么看后危机时代的这种波动?

  华民:从最近公布的国内外各种统计数据来看,现在基本面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大宗商品的暴涨暴跌主要是基于美元的波动。只要美元一贬值走弱,人们就会形成通货膨胀的预期,于是纷纷购买资源和不动产以规避通胀风险。但是只要美元稍有上涨,人们又会重新调头转入货币市场。

  其实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在危机发生前也是上上下下的,从来没有单边过,关键是美元政策和走势。自6月以来,美元一路呈现震荡盘整格局,因此大宗商品涨势结束也就不意外了。说到基本面,除了经济增长会对大宗商品的价格产生影响之外,另外一个主要的因素就是库存。要看那些前期高价购入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生产国家,库存是否已经出清。如果出清,或许会增加一点需求,推动价格上涨。但如果经济增长没有恢复,新的投资没有增加,那么对大宗商品和原材料的需求就不会有很大的变化,也就无法对价格形成影响。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今年前5个月,中国大量进口原材料。而铁矿石、铜、铝、煤等等的进口量,更是创下了新的历史纪录。但随之而来的声音是:中国需求推高了商品价格,中国“买什么,涨什么”再一次得到了验证。对此您怎么评价?

  华民:中国的确在价格低的时候买入了不少。毕竟中国的流动性还是过剩的。与其搞泡沫经济,推高楼价,还不如踏踏实实逢低吸纳能源与中国高度短缺的原材料。对于中国的长期增长来说,鼓励产业资本买资源要比买不动产好,因为后者有可能让整个经济陷入新的巨大风险,而买大宗商品就安全多了。不仅如此,购买海外资源还可以降低外汇储备持续增长所带来的压力。

  主持人: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如何保值、投资,一直是一个难题。除了购入美国国债,似乎没有更好的投资渠道。但是现在,大宗商品或许是一个更好的投资方向。您同意这样的观点吗?

  华民:我不持这个观点。如果要做大宗商品的金融期货,那肯定要栽跟头。几大航空公司套期保值导致集体浮亏,这个教训已经够深刻了。我们不是不可以买,但一定要买现货,而且在各个点位都可以买一些,因为从长期来看,其实购入的还是一个平均价格。之所以不建议买期货,是因为这个市场的庄家不是我们,是美国。只要你做多,他就必然做空。而在现阶段,我们要成为美国的对冲对手,这个风险可想而知。买商品现货,这是在现行国际能源体系下一个现实的选择。

  作为拥有最大市场、最大需求的买家,我们要争取与此地位相匹配的议价能力、话语权,这个愿望是美好的。但或许我们还要多一点现实的考虑,资源商品市场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市场。这是一个不对称的市场,一个由卖方垄断的市场,一个非竞争性的市场。价格的决定权,牢牢掌握在中东产油国,以及力拓之类的公司手中。这不像家用电器,只要消费者不掏钱,商家就卖不出去。

  在能源的问题上,被动的往往是买家。你没有资源,你必须靠进口。你的设备都投下去了,“嗷嗷待哺”就等着铁矿石。如果不买,设备闲置一日,就要亏损一日。当然, 我还听过这样的说法,建议通过加快人民币升值来增强购买力。但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间,人民币升值了20%,但像石油这样的大宗商品价格涨幅甚至超过了200%。所以,利用人民币升值来抗衡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不是一个好办法。认清现实,并作出现实理智的选择,或许比什么都重要。

  主持人:争取在国际能源市场的话语权,难道是一个伪命题?

  华民:这样的表述不够确切。但我们确实是一无对冲能力,二是能源得靠进口。我们是单边的需求方,不能做空,只能做多。所以,既然不能对冲,何来定价权?所以,与其空喊口号,不如想想怎样从根子上改变经济结构。就像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高度依赖石油,石油一涨,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就非常大。后来美国经济就开始积极转型,搞IT、金融,于是对能源等基础性材料的需求大大减少。结果在结构调整之后它就主动了。

  中国怎么办?我们当然不能空喊口号,我们有大量的待就业人口和农民工,如果调整结构,会不会以他们的失业为代价,会不会变成由他们来承担改革的成本?客观上,有很多客观限制都在约束着我们,但是一定要尽早考虑、谋篇布局。

  主持人:与海外铁矿石供应商的谈判一再陷入僵局,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市场地位和话语权的争取之难。所以近年来,我国的石油企业大胆走出去,进行兼并收购,以期从供应链上争取一席之地。就在上月,中石油、中石化先后宣布收购了国外石油公司的部分股份。您对这种海外并购的努力,到底怎么看?

  华民:我们要鼓励走出去,鼓励对外投资,步子也完全可以迈得再大一些。中国要在能源上有所突破,还是得靠市场,靠民营经济。比如日本,为什么它能成功对外进行股权投资?因为它是私人企业出面。而我们呢?走出去的如果大都是国有企业,受政府控制,别人就可能不愿意让你来接手,这样在进入时就会有一个制度壁垒。

  因此,要真正解决资源的瓶颈和约束,以比较低的价格在世界范围内获取资源,还得改革体制,关键之一是允许并鼓励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走出去。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应该成为努力的方向。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