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放开铁矿石进口资质有利于钢铁行业发展

2009年07月28日 14:10 来源: 《钢铁经济》 【字体:

  6月30号铁矿石谈判的最后期限已经到了,但中国钢铁企业与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三大铁矿石生产商的的谈判仍在僵持中,今年代表中方谈判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一再声明“我们已经做好了谈判破裂的准备”,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年的谈判在最后时刻没能出现奇迹。

  但另一方面,由于日本新日铁、韩国浦项以及欧洲阿赛洛米塔尔陆续与铁矿石供应方签定协议,中方的谈判陷入了被动局面。 5月26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宣布,已与日本新日铁达成2009年度全球铁矿石谈判首发价,其中粉矿降价32.95%,块矿降44.47%。不久,韩国浦项制铁宣布跟随此价格。6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宣布,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阿赛洛米塔尔接受了其降价28.2%的结果。

  由于买方阵营已经被力拓为首的铁矿石生产商撕开裂口,虽然中方仍坚持立场耐心谈判,但怎样争取更低的降幅呢?我们认为,中国要应对谈判的不利局面,协调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与民营中小型钢铁企业的关系、保持内部团结是中方谈判的最大筹码,但这需要放开铁矿石进口资质,让中小钢企分享长协矿的优惠。

  艰难的铁矿石谈判

  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打击,钢铁形势一片低迷,国外矿石生产企业迎来了六年以来第一次降价压力。然而在矿石较为低迷的去年底和今年初,中钢协没能和矿商谈定长协价格。时隔不久,国内钢铁生产形势开始好转,铁矿石进口量连续个三个月保持在5000万吨以上,大量的进口削弱了中钢协在谈判中的地位,双方谈判也因分歧太大而僵持下来。

  历年的谈判都是一次艰难的博弈。由于国内钢铁行业集中度低,而全球三大矿石生产商却处于垄断地位,国内钢铁企业对铁矿石快速上涨十分无奈。资料显示,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三大矿业巨头垄断了铁矿石市场70%以上的交易,而中国每年要进口近4亿吨铁矿石,国内庞大的进口量并非中小矿石生产企业可以满足,除了与三大矿业巨头购买外,别无选择。

  然而比铁矿石供应方高度垄断更为严重的是国内钢铁企业已经高度依赖进口铁矿石。2008年以前,国内铁矿石市场生产较为红火,外矿占国内矿石用量的50%左右,国内矿石并不完全依赖外矿。金融危机以来,钢铁业陷入低迷,外矿低价倾销国内市场,内矿生存空间被压缩,业内预期今年外矿占国内矿石用量的比重将进一步提高。国内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商中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透露,前五个月,中钢股份已代理进口铁矿石近千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近三倍;今年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将达70%。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国内钢铁企业已经离不开进口铁矿石。

  中钢协也有自己的考虑,中国是铁矿石消费的第一大市场,也是三大矿石巨头的大客户,中国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地位取得更优惠的价格。

  然而事实正相反,历年谈判中方都处于弱势。此前铁矿石价格已经连续六年上涨。每年中钢协都态度坚决地反对铁矿石价格的过快上涨,国内钢企也都要抵制铁矿石价格高涨幅,然而谈判的最后都不得不咽下上涨的苦果。

  钢铁企业能否形成统一战线

  其实作为铁矿石进口第一大国,占据铁矿石进口半壁江山的中国完全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但由于国内钢铁行业集中度较低,最后都被处于垄断地位的矿山企业个个击破了。谈判中要彻底改变自己的地位,首先要使国内钢铁企业统一起来,改变以往各自为战的做法。

  虽然这个简单的道理大家都明白,但要协调国内大中小型钢铁企业,统一它们的立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08年之前,长协矿价格一般每吨要低于现货矿价格四、五百元,但由于铁矿石进口资质问题,多数中小企业没有得到廉价的矿石,反而是国有大中型企业超量进口,然后倒卖给国内中小钢铁生产企业,在进口矿石上,中小企业从来没有和拥有长协进口资质的大企业站在一条起跑线上。

  长期以来,大钢企从长协矿谈判中获利丰厚,而小钢企由于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却从未从中分一杯羹,它们对铁矿石谈判并不热心。

  由于利益立场不同,更多的中小钢铁企业对铁矿石谈判态度较为冷淡,这与拥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大型钢铁企业坚决支持中钢协,强烈要求长协矿更低降幅的立场明显不同。此前也有媒体报道,38家中小型钢铁企业欲借金融危机之时,打入铁矿石长协机制,取得与大钢企相同的竞争地位。事实证明,中小钢铁并没有站在钢协立场上。

  要让国内钢铁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团结一致,听从中钢协的号召,合理照顾中小型钢铁企业利益,解决好利益分配才是问题的关键。

  铁矿石进口代理制存在着缺陷

  针对铁矿石进口中的问题,中钢协也有自己的解决方案,钢协主张禁止倒卖铁矿石,严格执行铁矿石进口代理制。

  我国铁矿石进口代理制实施方案的规定,为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代理进口的,转卖企业只能收取3%至5%的代理费,不允许随意赚取差价。目前我国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共有112家,其中钢铁生产企业70家,铁矿石贸易商42家。只有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才有可能享受到进口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格。

  然而,中钢协强烈呼吁的铁矿石代理制执行的并不好。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多数具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大型企业在超额进口铁矿石以后,都将“长协矿”转手倒卖于现货市场赚取高额差价。

  由于具有进口资质的大型钢铁生产和贸易型企业,受利润驱使很少严格执行代理制,现货市场上充斥着倒卖的进口矿石。而中小钢企都是从现货市场上买矿石,它们几乎分享不到长协谈判的利益,自然不关注长协谈判的过程和结果。

  事实上,大型钢铁生产企业倒卖进口铁矿石已经引发了行业的重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和五矿进出口商会曾多次呼吁禁止倒卖铁矿石。

  中钢协今年也曾多次发出禁止铁矿石倒卖的倡议,并且提出了国内铁矿石进口方面的具体措施,甚至在今年的《钢铁产业调整振兴规划》也增加了“行业协(商)会通过行业协调,加强自律,规范进口铁矿石市场秩序。探索、推行代理制。抓住当前市场全面疲软时机,协调国内用户与铁矿石供应商,建立互惠互利的进口矿定价机制和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的条款。

  此外,负责协调国内贸易商的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也多次提及要规范铁矿石进口市场,打击倒卖铁矿石的行为。然而这些倡议目前仅停留在表面,由于行业协会缺乏真正的行政权力,而倒卖铁矿石多为国有大型企业所为,显然在执行层面难度很大。同时,这项规定出台的时机也很值得怀疑,倒卖铁矿石由来以久,为什么在“长协价高于现货价的钢铁行业低迷期”才提出打击铁矿石倒卖,行业协会以前难道没有发现,为什么现在才去制止,显然这很难让人信服。

  削减进口资质或许事得其反

  面对一盘散沙似的国内钢铁企业,中钢协将如何协调3000多家钢铁企业呢,此前市场预期,中钢协可能出重拳,削减铁矿石进口资质。

  此前中钢协副秘书长单尚华表示,对那些私自与国外签约、囤积铁矿石的贸易商和厂商要坚决取缔进口资质。媒体也曾透露,中钢协欲消减30%具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贸易商。照此推算,大概有30多家贸易商丧失铁矿石进口资质,中钢协希望此举能规范铁矿石进口资质,打击铁矿石炒买行为。

  显然,中钢协此举意在通过惩罚措施来遏制国内违规进口铁矿石。中钢协查处的第一家企业是刚刚成立不久的“日照国际铁矿石交易中心”,为此,中钢协与相关部委领导组成铁矿石贸易调查组实地查访了这家企业,并于6月26日公布了相关整改措施。

  事实上,国家层面一直在策划削减矿石进口资质来规范进口铁矿石违规行为,此前有消息称,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已经开会研究削减进出口企业资质,具体措施可能不久就会出台。

  但值得怀疑的是,取消铁矿石进口资质真的可以协调国内钢铁企业的立场吗?中小钢铁企业与大型钢铁企业立场不一致的根本原因是中小钢铁企业从来就没有享受到铁矿石谈判的利益,取消钢铁企业铁矿石进口资质恐怕收效甚微。取消部分企业的进出口资质只能影响处于中间环节的铁矿石贸易企业,未能遏制处于源头的中小民营钢铁企业,显然,此举不能从根本上治理铁矿石进口违规。

  虽然中钢协认为,限制贸易商进口资质的数量,可以有效制止某些贸易商的囤积行为,遏制私自签订矿石进口协议。但是业内担忧效果会相反,如果进口铁矿石业务由少数钢厂和贸易商垄断,倒卖铁矿石等违规行为会更加普遍。

  放开铁矿石进口资质或是最佳选择

  “我认为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是由钢协统一的铁矿石购买渠道,集中采购。”荣程钢铁董事长张祥青表示,这也将增强钢铁企业的集中度,增加谈判的话语权。

  在铁矿谈判最关键的时候,部分企业提议中钢协集中采购,让中小钢企分享长协谈判的成果,中小钢铁企业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事实也是如此,中小企业并不是不想采购价格更低的铁矿石,只是无缘分享铁矿石谈判的利益。

  一方面是中小企业迫切需要加入长协机制,另一方面是五矿进出口商会、中钢协等行业协会正在通过取消进铁矿石进口资质,规范铁矿石进口代理制,打击铁矿石进口中的违规行为。然而在现有制度下,削减进口资质,将使进口资质垄断于大中型钢铁企业,从而导致倒卖铁矿石等违规行为不断,增加拥有进口资质的大中型钢铁企业、大贸易商与中小民营钢铁企业的利益对立,无助于统一国内钢铁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的立场。

  代理制很难避免铁矿石倒卖行为发生,但中钢协集中采购在实践上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我国拥有众多的钢铁生产企业,其生产规模不同,利益差别很大,如果集中采购,那么利益分配便成为一项费时、费力、费心的工作,如何分配铁矿石指标,是分给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利益分配很难妥善解决。

  “长协价应该是所有钢铁企业的,不应该成为少数大企业或贸易商牟利的特权。”犀利的言语道破了谈判背后的玄机,在铁矿石谈判上中小企业真正反对的是少数大企业或贸易商利用“铁矿石进口资质”这个特权,将“长协矿”倒卖成“现货矿”为自己赚取超额收益的行为。

  回顾大型倒卖铁矿石的行为,垄断铁矿石进口资质,人为的行政干预是问题发生的根源所在,要规范进出口企业的结构,也许取消部分企业的铁矿石进口资质并不能解决问题。放开铁矿石进口资质,让所有钢铁企业都拥有平等的铁矿石进口资质,这样倒卖铁矿石的行为无利可图,自然也就无法生存。长久看,这有利于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

  结束语:铁矿石谈判关系到国内钢铁企业的集体利益,是中华民族的利益所在,在此问题上任何狭隘的个体利益都要服从于矿石谈判的大局。但由于国内钢铁企业利益主体复杂,统一国内钢铁企业在谈判中的不同立场,只讲大道理不行,行政命令也行不通,只有在错综复杂矛盾中仔细梳理,耐心协调,方能达到目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