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郎咸平鼓吹买洋货算不算是“汉奸”

2009年07月29日 13:49 来源: 人民网 【字体:

  郎咸平对中国人的影响已经渗透到了每一个层面。他对中国企业、经济、股市、房市等“炮轰”般的雷人言语让其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就连街头卖盗版光碟的小贩都把郎咸平的盗版碟摆在第一排出售。

  但是,作为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讲座教授,郎咸平的本分应该是教书育人、给国家、给企业出谋划策,可他的言论都是不停地打压中国经济——2003年前,他对中国政府的一些政策提出批评时,却从未对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进行过认可。此后,他又对中国企业进行了言论打压——2004年,他把言论矛头又指向中国企业,又在企业届激起轩然大波。

  细数中国知名企业,几乎无一幸免地全遭到郎咸平的质疑、炮轰。他提出“中国企业如要做大做强,只会造成悲剧!”的论点来打压中国企业,同时还提出中国企业要学习三星来鼓吹国外企业的种种利好。

  其实,作为一名中国教授,倡导中国企业学习先进做法原本无可厚非,可如果对“洋货”的鼓吹非要建立在对民族企业的打压上,则非常不可取。

  用洋货、鼓吹洋货的人算不算“汉奸”?

  在中国,有不少消费者喜欢购买洋货,包括郎咸平教授。其中郎教授还专门发表“为什么高端人群不用国产手机”的言论,剖析了个中缘由,由此看来,在他的骨子里,根本看不起国货。但不知道郎教授是否想到过:自己购买洋货的行为其实就是一个“汉奸”所做的事情。之所以这么说,是有背景的。

  今年6月,美国跟欧盟双双就中国限制出口稀有金属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诉讼。而起诉的背景是,美国和欧盟没能说服中国削减出口关税并提高锌、锡、钨和黄磷等原材料的出口配额。

  而就在几天前,因为中国政府发文要求在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的招标中“不能歧视国货”,结果招来欧盟商会外带西方媒体一通猛烈的“炮火”。而中国政府发文的背景是,地方官员偏爱洋货,洋货常常享受“超国民”待遇,国货倒是处处受到排挤。

  你看,我们保护自己的自然资源,就要受到美国与欧盟的起诉;而中国政府只是要求“不歧视国货”,则又要招来西方商会与媒体的“炮火”攻击。还有更过犹不及的事情,以稀土为例,看看美国怎么做?美国的稀土储量是世界第二,但美国最大的稀土矿已经封存,却从中国进口稀有金属,如果中国不卖,就起诉中国。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盗行为。

  美国与欧盟这种只希望中国“卖资源、买洋货”的企图,对中国人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在被“洋人”欺负到头上时,国人再义无反顾地买“洋货”,难道不是“汉奸”行为吗?不知道郎教授在炮轰中国企业时是否也进行过自省?

  其实,能够把复杂的金融问题、楼市泡沫、市场经济问题分析的头头是道的郎教授,不会看不出美国与欧盟的那点心思吧!可恨的是,在中国一直处在舆论浪尖的郎教授却对国外的卑劣行径始终保持沉默,反而总是对正在成长的中国政府、企业进行狂轰滥炸。你说,这样的教授与过去吃着中国饭,却在做着出卖国家的“汉奸”有什么区别!!中国在受到欧美欺凌时,那些骨子里带着劣根性的崇洋媚外者却还要购买、鼓吹洋货,就是典型的“狗腿子”。

  对“狼疯子”说“不”

  因为自己不断“放炮”、语出惊人,郎咸平因此被称为“媒体经济学家”,同时其也因此成为中国备受争议的教授,甚至有人暗地里称他是“狼疯子”,还一度被告上法庭。

  同样,郎咸平的“疯狂言语”也遭到专家的抨击。国际著名金融专家、华东政法大学商学院名誉院长汪康懋博士明确表示“学者不能把企业家作为敌人!”汪康懋指出,郎咸平的做法显然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有失偏颇的。而复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军认为:郎咸平的做法已经超出学术研究的范畴,他所做的“案例分析”都是在有限的数据上作出的分析与推测,并没有到企业内部进行深入的论证,然后就急匆匆地提出自己的猜测与假说,这对企业是不负责任的。

  归根到底,专家对郎咸平说“不”的真正原因是提醒郎咸平:要守好自己的搞学术研究的本分,不要轻易对企业以及企业家指指点点。如果郎咸平真的耐不住寂寞,非要跟企业与企业家过不去,那为什么自己不开个企业?既然郎教授对经济、金融、房产、企业等问题与出路都了如指掌,总在指点江山,那郎教授完全可以自己兴办企业,还保不准郎咸平还能成为中国的“韦尔奇”?现在的郎咸平身份略显不伦不类,说他是个教授,他却总在批评企业家,好像自己比企业家还厉害;说他是“企业家”,可他在回应顾雏军的律师函时大呼“学术尊严不容践踏”,又扮演教授。

  由于郎咸平个性的偏执与疯狂,也遭到了一些人士的责骂,而国内的经济学家通常对其的态度是“规避三舍”。 一次,在北京举行的“国有资产流失和国有经济发展研讨会”上,郎咸平对研讨会也有特别的要求:“需要请中国的各个门派的经济学家,特别是骂我的经济学家。”研讨会因此而邀请吴敬琏、张维迎、厉以宁、林毅夫、茅于轼。然而,这些经济界的泰斗无一例外地都缺席。郎咸平对此无不遗憾地说:“该参加的人员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参加!”

  遗憾的是,郎咸平这次没有对“有限的信息”做出肯定的结论,而是用了全世界都知道的“某些原因”尴尬收场。这件事让人们很容易联想到一个故事:从前有个秀才与傻子喋喋不休地争论1+1等于几,秀才说“1+1=2”,傻子就说“1+1=3”。于是,两个人就对簿公堂。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县官大怒,命令衙役将秀才重打50大板,秀才很气愤,便问,1+1就是等于2,为什么还要打我,县官说:“你跟傻子争论,不也变成傻子了。”秀才听罢立刻无语。

  想到这个故事,也就明白为什么经济界的泰斗们会集体缺席有郎咸平参加的研讨会了。因为谁也不想跟一个他去做毫无意义的争论,特别是当国家正遭受欧美的“卖资源、买洋货”的双重盘剥时,那些还在买洋货、鼓吹洋货就是吃里扒外的汉奸行为。

  其实,中国人的民族情结很深厚。记着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遭遇到抢夺等挫折时,每一个中国人都用行动对制造麻烦者进行了对抗。抵制家乐福就是中华民族团结对外的一次爆发。现在,欧美开始对中国进行双重盘剥——一是以强盗式的方式掠夺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二是对中国政府“不歧视国货”的规定进行炮轰,强行推销已经国产的、所谓的“洋货”。对这样的强盗行为,有血性的中国人难道不应该站起来抵制吗!如果不抵制,岂不是也变成了“汉奸”!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