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意义非凡

2009年07月30日 09:26 来源: 中华工商时报 【字体:

  之所以说中国代表团底气十足、信心满满,是因为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衰退形势下,中国尽管面临国内外经济困难,但依然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今年第二季度为7.6%,预计今年将实现保8%的增长目标),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中美两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世界的和平发展,21世纪的时代发展,都要求并赋予中美两国必须就政治安全、经济贸易和气候环境等领域的战略性、全局性、长期性问题,进行战略与经济对话

  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于本月27-28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不仅中美两国,而且国际社会都极大关注,甚或寄予希望和期待。笔者认为,此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举行及成果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不仅对中美关系的新发展而言,对于全球经济走出危机困境及危机后的世界格局而言,也是如此。

  中美战略对话(SD)和战略经济对话(SED),是中美两国在布什政府时期,由两国元首主导、两国政府共同努力形成的一种战略对话平台和协商机制。也可以说是布什前总统及其政府留给奥巴马总统及其政府的重要政治遗产。布什时期的中美战略对话(SD)层级不高,仅为副部长级的政治对话,成效甚微。保尔森出任美财政部长后积极推动,并最终由布什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商定各自派出特别代表进行高层次的战略经济对话(SED)。这期间,由保尔森财长作为布什总统的特别代表,副总理吴仪后为王岐山作为胡锦涛主席的特别代表,共同主持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一共举行了五届,对中美关系和经济的发展,对促进中美相互的了解、互信和合作,作出了不懈努力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头三届,美方都表现出趾高气扬、咄咄逼人的态度,利用人民币汇率问题向中方施压,并试图指导中国经济如何改革金融、如何开放市场。当然,由于保尔森的理性和务实,发挥了对布什总统的影响力,顶住国会压力,并平息其欲通过认定中国为货币操纵国及经济制裁法案的企图,坚持认定中国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第四、五届,随着华尔街金融海啸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美方意识到自身金融危机的严重性和经济衰退的困境,自然风向发生了变化,出现了攻防逆转,轮到中国就美金融危机、改革金融体系、稳定美元等问题,向美方发起攻势的格局已然出现。

  而此次奥巴马政府同中方进行的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中方更会增加讨论美方切实保护中国在美国的美元资产安全、促进国际货币多元化等问题,如此格局定将更加确立形成。

  奥巴马总统及其政府上任前和上任初还试图以人民币汇率问题向中国施压,很快就意识到此路不通且易引火烧身,迅即作出务实的调整。身陷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中苦苦挣扎的美国,离开中国或与中国对立是难以恢复经济的,而且在全球性问题上没有中国的参与和合作也是无法协调和解决的。因此,奥巴马总统亲自主动与胡锦涛主席通话,并与之在G20伦敦峰会时会晤,共同决定把既往的中美战略对话(SD)、战略经济对话(SED)升级合并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奥巴马还公开宣称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并且先后派出其重量级高官国务卿克林顿、财政部长盖特纳、能源部长朱棣文、商务部长骆家辉隆重访华。可以说,奥巴马如此这般密集派出知华派高官访华,显然是为了进一步改善、密切、提升中美关系,稳定中国对持有和继续购买美国国债资产的信心,探索在新能源、气候环保等领域的合作。这也是为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作铺路准备。而且,奥巴马总统宣布出席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并致辞,战略对话闭幕后还将会见中国代表团。美国总统出席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尚属首次。由此可见,美方对中美关系、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是多么重视。这本身也预示着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具有承前启后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由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特别代表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和国务委员戴秉国,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特别代表国务卿克林顿和财政部长盖特纳共同主持。中国代表团经过充分准备,可谓底气十足、信心满满,将会目的明确、态度谦和地参与战略对话,并将为促进中美相互了解、战略互信、长久合作、共赢共荣、造福人类作出积极的不懈努力。

  之所以说中国代表团底气十足、信心满满,是因为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衰退形势下,中国尽管面临国内外经济困难,但依然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今年第二季度为7.6%,预计今年将实现保8%的增长目标),可谓“风景这边独好”。预计今年中国将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商品出口国,明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2012年中国进出口总额或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商品进出口国。截至今年6月,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已高达2.13万亿美元,持有美国国债8000多亿美元,中国持有的美国美元资产包括国债在内约1.5万亿美元。显然,在涉及到全球贸易、经济、政治、安全、气候、环保和地区热点等问题上,中国目前的影响力也是全球性的,美国和西方国家必须寻求同中国合作方能缓解和化解全球性问题。这一切,想必美国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得不收敛其唯我独霸的霸气,以平等的立场和态度,以建设性战略伙伴眼界和实务,同中国进行对等的战略对话,这就必将为中国和国际社会,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所希望看到的多极世界格局的形成带来建设性基础。

  中美两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世界的和平发展,21世纪的时代发展,都要求并赋予中美两国必须就政治安全、经济贸易和气候环境等领域的战略性、全局性、长期性问题,进行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之间建立制度性、长效性的战略对话机制,有助于相互了解和重视彼此的战略利益和核心关切,共同的战略利益和挑战,存在的分歧和矛盾,缩小分歧、化解矛盾的途径,增强战略互信和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平衡和可持续发展,共同应对经济危机和全球性、区域性问题,既造福中美两国人民,也造福世界人民。相信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会以合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为主线,就促进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的政策措施、金融体系改革、贸易投资合作、反对保护主义等重大课题交流、沟通和协调立场,向全世界传递中美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积极信号,以引领全球经济恢复增长。

  总而言之,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共同主导的、奥巴马总统亲自参与的首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正是检验或者验证胡锦涛主席的和平发展、和谐世界的科学发展观,以及奥巴马总统告别布什单边主义和转向倾听、对话、合作的多边主义的一次重大洗礼而载入史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