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易宪容:避免危机须完善和调整国际金融市场

2009年07月30日 10:58 来源: 上海商报 【字体:

  在对话期间,讨论的议题很多,但讨论的主要议题基本上放在共同关心的战略性、全局性、长期性问题展开深入探讨,以加深了解、增进互信、促进合作。不过,金融议题仍然是这次双方对话的重心。

  因为,面对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来看,最为重要的仍然是如何让各自国家从当前的金融危机中走出。可以说,当前金融危机的主要根源,是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是美国金融体系的崩溃、是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发展落后。对于这些问题,各国面对的处境不同,需求改进的状况也不一样,因此,采取改进与应对的方式也会不一样。不过,先要达成一定的共识,并在共识的基础上,各国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

  可以说,当前国际金融市场最重要的话题就是重建国际货币体系的问题。因为,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在当前的金融危机面前,其内在缺陷已暴露无遗。因为,一个良好的国际货币体系能够使国际贸易、投资及金融交易活动顺利进行,促进各国经济快速的发展,并使各国都能够分享到贸易成果。但是,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不仅无法促进各国的经济成长,反之成了金融危机的根源。因此,如果不重建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及改进其体系的缺陷,那么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也就不可避免。不过,在1973年史密松宁协定完全崩溃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基本上都开始实施管理浮动汇率制度。也就是说,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并非是人为的结果而是市场选择的过程。之所以会出现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与美国的经济实力、国家竞争力等多重因素有关,它是一种市场选择的结果。因此,对于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我们并非要寻求一种替代机制或制度,而是在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上如何来完善与调整,而不是不合实际取代。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上,通过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来重建国际金融市场秩序。比如说,为了提高国际金融机构的有效性和合法性,就得加强国际金融机构的治理,确保其全面反映世界经济的变化。而在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上,中国等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应享有更大的发言权和代表性。也就是说,在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上,中国不仅要更多地参与国际金融机构各种事务中,而且要全面参与国际金融市场秩序确立的各种对话、谈判、游戏规则的制定中。这样才能够充分表达中国的意见,争取与保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其次是美国金融体系重建的问题。可以说,这次美国金融危机的根源就在于现有金融机构通过一系列的所谓金融创新从而形成了一个完全与传统金融体系不同的影子银行体系。这种影子银行的核心就是通过一系列的金融产品、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创新来突破既有金融监管体系,以便在这种无监管的过度金融交易过程中利润最大化。因此,要保证美国和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及减少其风险,美国就得在保护金融创新的同时,增强金融市场的透明度、减少金融监管的周期性及恢复金融市场稳定,以此来重建美国的金融体系。

  对于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最大的问题是金融市场发展落后。就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状态而言,它仍然是一个市场不成熟、开放度较低、基本上由政府严格管制下的市场。由于基本上是由政府管制,这就使得中国金融体系市场准入严格、价格机制扭曲、企业融资不畅、居民的投资机会缺乏。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无法满足各种金融资产投资要求,大量外汇储备流向美国。因此,如何为深化中国的金融体系改革,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进一步加快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也是中国金融市场得以发展的题中之议。

  对于中国增持美国国债的安全性问题,我认为财政部的朱光耀讲得比较在理,即“中国对外汇资产投资的指导原则是非常明确的,即安全性、流动性和适度盈利性的原则,中方是根据经济发展和资产配置的需要来做出外汇资产的投资决策的”。也就是说,这已经给国内外有了一个明确的态度。即是,对于中国的外汇储备持有美国国债,在经济意义上说,它是中国政府在安全性、流动性和适度盈利性的均衡选择的结果。中国政府有能力来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它作为一个政治问题,就得如何来与美国政府协商,要求美国政府如何保证美国经济走出困境,如何走出美元贬值的困境等,因为这是两国共同利益使然。可以说,只有在这种有理有节的基础上,才能够找到两国共同利益的基点,实现两国利益的双赢。

  总之,通过中美双方的对话、沟通与协调,它是能够找到两国共同利益的基点,找到两国利益双赢之路。可以说,这就是这次中美对话的核心所在。金融市场方面的合作更是如此。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