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马光远:不要误读央行六天三表态

2009年07月31日 09:46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马光远

  7月29日,沪深两市双双天量暴跌,沪指收盘跌5%,出现了近8个月来的最大单日调整。而其中的诱因不乏对未来货币政策收紧的担忧。当日晚上,央行通过官方网站再度表态,将继续执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而这是央行在6天之内第三次做出此番表态。

  对于央行的这种密集型的表态,究竟是在安抚谁,出于什么样的权衡与考量释放如此明确而密集的信号,如何解读央行下半年对“适当宽松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在当下股市、楼市火爆,实体经济的走势并不明朗的下半年,的确值得玩味。

  其实,外界之所以担心下半年货币政策会调整,有大量的事实和数据支撑。其一,今年上半年,新增信贷已达7.37万亿,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完全演化成了“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其二,春节以来,股市、楼市逆宏观经济的基本面,走出了一轮牛气十足的行情。而股市、楼市背后的推手,各界普遍认为是信贷资金违规进入所导致;其三,信贷的大量派放,使得货币政策亦可能从防通缩转为对通胀的关注。

  在这种情况下,结束货币政策“过度宽松”的狂热表现,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让其回归理性,给资本市场和楼市降温,既符合逻辑,也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健康和复苏。而且我们看到,无论是监管部门、专家学者还是政府一些高层官员,都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表示了期待和预判。

  首先我们看到,早在3月份,很多学者就指出,大量的信贷资金可能违规进入了楼市、股市,而在上半年结束之后,这种担忧基本变成了现实;其次,银监会多次重申要严防信贷资金违规进入楼市、股市,在6月份要求商业银行不能把信贷发放作为业绩考核指标。7月27日,银监会更是发布《固定资产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确保固定资产贷款资金真正用于实体经济的需要,防止贷款被挪作他用,以及防范贷款快速增长形势下的银行风险;其三,在经过前一阶段“救急式”的政策猛药之后,宏观经济虽仍然具有不确定因素,但基本已经企稳,进入调养阶段,在政策上不必继续下猛药救治。

  基于以上几点逻辑,根据宏观经济基本面的情况,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防范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对中国经济真正走上复苏之后大有裨益。然而,央行的这种表态,无论是时机,还是密集程度,却又给人们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笔者认为,央行之所以如此作为,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第一,正如央行副行长苏宁所表示的,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处在企稳回升的关键时期,为了避免政策的调整对经济复苏的影响,需要继续执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其二,因为有关方面将楼市的复苏视为目前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明知如此,也不得不继续为之,以求得房地产的复苏拉动经济;其三,前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尽管执行效果有偏差,但就下半年而言,大量的民间投资和中小企业的复苏仍然离不开信贷资金的支持,如果收紧,受影响最大的将是这些前半年并没有分享到政策盛宴的“弱势群体”。

  在这种情况下,很显然,央行的这种表态就多少有“被迫”的成分。但笔者认为,在前半年货币政策本来已经过火的情况下,央行的这种表态事实上有失市场理性,容易引发市场误读,导致货币政策的失控。比如,央行最后一次表态的时机是在7月29日股市大跌之后,给人以人为托市的感觉。这种时机的选择很容易影响货币政策的公信力。

  很显然,无论从实体经济的复苏需要,还是从防止信贷风险而言,货币政策在下半年已经面临“拐点”,虽然政府重申坚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动摇,但这只是政策的策略,货币政策下半年收紧将成为必然。下半年货币政策不能再追求“放量”,而应该追求政策的执行效果和集约程度。货币政策可以不动用准备金比率、加息等猛药,但一定要控制量。如果在货币供应量上不给予明确的控制信号,担心打草惊蛇,祈求面面俱到,恐怕不仅无助于实体经济的复苏,而且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弗里德曼在《美国货币史》中认为1929年的大萧条是货币政策失败的结果,令人深思。如果不对此引起足够的重视,弗里德曼所言“货币的祸害”的恶果必将出现。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