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浏阳镉污染:群体性事件不是一天酿成的

2009年08月03日 07:43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梦洲(学者)

  在这5年间,对村民反映的问题,当地有关部门是如何处理的?为什么非要等发生了群体性事件,造成了更恶劣的社会影响,才查处相关责任人?除了环保局,还应该有哪些部门需要为此担责?毕竟,此次群体性事件不是一天酿成的。

  日前,湖南浏阳市上千名村民因工厂污染问题,围堵镇政府和派出所。对此事件负有直接责任的湘和化工厂法人代表已被刑事拘留,浏阳市环保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被停职,相关责任人在接受调查。(新华社8月1日电)

  明知可能会出现环保事故,为何还有大量高污染的产业在各地投资兴建,而且建成后又在环保执法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原因是急功近利的经济发展方式,不少地方政府并没根本改变“GDP优先”的政策模式。这使得各地对容易创造GDP的重化工业格外垂青,不仅在招商引资上给予政策优惠,还在项目审批和生产监督上法外开恩。这次触犯众怒的湘和化工厂,就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而来,并曾在2004年4月未经审批建设一条炼铟生产线。

  不把绿色GDP和民众意见真正当回事,根本原因则是相关处罚与监督不到位。随着群体性事件的增多,近年来国家也在逐步建立和完善官员问责制度,但从执行效果看,官员事后究责在一些时候还是“雷声大、雨点小”,使得官员失责被罚的成本很低。这种制度环境的缺陷,与公众越来越强的权利意识正在形成反差。

  因化工污染、强行拆迁、地铁噪音等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这些年来不断增多,所反映的问题是,如果执政方式不与时俱进,不充分考虑民心民意要求,不对民众意见及时做出合理答复,群体性事件就会很容易酿成,维护社会稳定就会付出极大的社会成本。

  以湘和化工厂为例,2004年4月,那条未经审批建设的炼铟生产线建成后不久,当地村民就开始反映问题,一部分出现症状的村民检查发现体内镉超标。2009年4月,湘和化工厂被迫停产,相关责任人已被停职接受调查。那么,在这5年间,对村民反映的问题,当地有关部门是如何处理的?为什么非要等发生了群体性事件,造成了更恶劣的社会影响,才查处相关责任人?除了环保局,还应该有哪些部门需要为此担责?毕竟,此次群体性事件不是一天酿成的。

  执政方式的现代化,是保障民众权利、防止官民冲突、减少群体性事件的必要条件,也是加强政府公信力的不二法门。其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强有力的事后责任追究。官员权力是用来为公众服务的,权力没尽到服务的责任,就会对民众的权利造成伤害,对其处罚以谢其责乃国际通例。只有严格问责,在“乌纱帽”上把该做的文章做好,才能真正抑制唯经济增长主义,才能防止各类事故发生,也才能减少由这些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应该说,随着公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及群体性事件的增多,国家日益重视更新执政方式、优化官场文化,官员因失责而引发群体性事件或对有关事态应对失当而因此受罚,其力度已有所加大。纵容环保违法、工程违章等行为而带来严重环境和社会后果,对官员个人仕途来说,也日益得不偿失。这次浏阳镉污染事件发生后,该市环保局长和分管副局长就已遭免职。该承担的责任要让其承担,严格处罚制度和措施,公众才不会以怀疑的眼光打量政府。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