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樊纲:不能持续增长中国就完蛋

2009年08月03日 15:52 来源: 《英才》 【字体:

  对中国经济来讲,如果我们陷入一个几年衰退,我们经济还有没有下一轮都成问题。

  文|本刊记者 宋清华/ 图|松涛 出处|《英才》杂志8月刊

  樊纲本是一个喜欢争论的人。

  不喜欢武侠故事、星球大战,因为它们没有逻辑;喜欢悬念、推理、警匪故事,因为它们是有逻辑的。

  具有抽象思维能力的人大都喜欢推理、辩论,樊纲说自己喜欢争论的感觉。

  因此,由樊纲引发的争论很多:1993年,樊纲在《求解命运的方程》关于人生观的论述,引发了关于“经济学家的道德”的大讨论;在“新经济”一说最热的时候,樊纲明确指出没有什么“新经济”,泡沫总会破掉(《新经济批判》,2001),他因此背上扼杀“新经济”的恶名……

  指点关系国计民生的宏观经济,更容易引火烧身。就业问题,财政补贴问题,紧缩货币政策问题,你会发现很多对其针锋相对的批判,甚至有人撰文《樊纲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悲哀》,攻击其曾经主张的紧缩货币政策,不顾企业的生死。于是,有人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是官方的代言。

  对于以上,樊纲希望从本源来回应质疑——经济学家应该起的作用是什么?“经济学家实际上做一个仲裁者的作用,它要告诉各个利益方,如果不妥协,如果不采取均衡,双方都会吃亏。”

  因此樊纲会当着企业骂企业,告诉企业错在什么地方;当着政府的时候,樊纲会告诉政府错在什么地方。“有些人当着企业骂政府,可是政府听不到,只起到取悦听众的目的。而我当着企业会说你们企业错在什么地方,你们应该怎么理解政府的政策,这样就会给人留下替政府说话的印象。而他们不知道我会当着政府骂政府。”樊纲认为这是经济学家的职责。

  20余年,喜欢争论感觉的樊纲争议不断。但现在,樊纲止于提出问题。

  “骂人很容易,需要骂人的地方也很多,但这不能解决问题,”樊纲看到,难的是怎么提出建设性的方案,应该做的是怎么推动改革。

  有人已经在讨论危机问题和长期发展问题的矛盾,有人开始思考即使渡过危机又如何。樊纲关注宏观经济,也研究体制和发展的问题。但身处百年大危机,他无意争论,只谈宏观调控,“我们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还有几亿人没有就业,如果不能持续增长,如果危机使我们停止增长,我们就没有‘长期’了,我们完蛋了。”

  政府要逆风调节

  在经济往上升的时候,政府要采取压的政策,经济下滑的时候要采取托的政策,就是“和市场对着干”。

  《英才》:如果可以和上次危机相比,你认为后面会再有十年大萧条吗?

  樊纲:这次危机是几十年金融泡沫的一次大破裂,确实是百年不遇。不论从金融危机的深度还是广度讲,它都大于1929年的危机。

  1929年危机之后,伴随而来的是十年大萧条,全世界的GDP减少了50%,企业倒闭、破产,工人失业、饥荒,最后打了一次世界大战、死了2000万人口,直到1954年才恢复到1929年的水平。

  但是现在可以肯定的说,不会像1929年的危机那样,引起十年的深度大萧条。

   《英才》:为什么可以避免十年大萧条?

  樊纲:应该说,各国“联手救市”的宏观经济政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29年的时候没有宏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政策。

  大家可以看到基本的现象是,这次危机爆发以后各国政府没有什么争议,赶快采取救市政策。经济学家对政府要做事情也没有争议,要做事情的方向和基本的思路也没有什么争议,争议在于用什么方法更有效。

  《英才》:老百姓似乎不太满意,华尔街犯了错,要纳税人买单。

  樊纲:的确是这样的,在美元体系下,风险都被别人分担了,他们看不到风险,所以疏于监管。包括房地产任其发展,任其五六年的时间拱出这么大一个房地产泡沫,没有采取压的措施。所以美国的纳税人、美国的政治家都在骂,你们“热”的时候不做事情,经济泡沫起来的时候不做事情,喂肥了华尔街“肥猪”,现在又让我们纳税人出钱救华尔街的这些“肥猪”,所以他们很气愤。真正应该做的就是在热的时候采取措施。

  《英才》:就是在经济过“热”的时候需要宏观政策来降温?

  樊纲: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由于人们的贪婪,容易去抓各种投机机会,挣的越多越想挣,就不顾风险,所以市场会出现波动。

  波动怎么解决?历史上人们进行了各种实验,最后大家的结论不是放弃市场经济,而是在市场经济中要加一个政府的公共服务,这个公共服务就是提供宏观调控政策。调控政策的本质是不假定政府比市场更聪明,只是规定政府在同样的信息、同样的条件下做一件事情——在鼓泡沫的时候,经济往上升的时候,政府要采取压的政策,经济下滑的时候要采取托的政策,也就是逆风调节,就是和市场对着干、和企业对着干。

  《英才》:我们也看到,其实很多企业家对上一轮的“降温”政策言辞颇多。

  樊纲:经济过热的时候,宏观调控政策是得罪人的,是谁都反对的,尤其企业界。但这是宏观经济学的一个基本道理,不是只在危机的时候做事情,而是在没有发生危机之前、在引起危机的因素发生的时候、也就是经济过热的时候,大家挣钱高兴的时候,就要采取措施,监控市场,防范风险,同时采取宏观经济政策对总需求进行调控,防止泡沫出现。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