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邓妍:证监会别让券商杂耍IPO

2009年08月03日 15:55 来源: 投资者报 【字体:

  投资者报(评论员 邓妍)7月29日,A股市场一度暴跌近8%,让不少人士将矛头指向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重启带来的扩容压力及发行节奏过快等,虽然这不是主因。

  影响市场涨跌的因素必然来自多方面,但从最近一周四川成渝、中国建筑接连上市后的表现看,刚刚完成的新股发行制度背后,证监会确实有太多需检讨之处。

  我们曾呼吁,监管部门应多关注市场反应,及时作出制度改革的进一步调整。

  此后,我们看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下一步要落实新股发行体制的改革措施、择机推出后续改革措施。这种姿态让人欣喜,也意味着监管层同样意识到改革还要在实践中不断改进。

  但对A股市场研究较深的人士都知道,中国股市20多年的IPO史是一部充满着传奇的野史,在这部历史中,始终充满着游资与监管层的博弈,充满着社会财富的大转移,也充满着惊险和狡诈。

  未来,要平稳地继续推进IPO,除了要将IPO龙头慢开、缓开,还应将向中小投资者倾斜的申购政策落到实处。此外,应重点监管券商,防止各种变戏法的违规手段卷土重来。

  规则弊端仍然太多

  从表面上看,目前的新股发行机制有些问题直接出在《关于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新股发行体制的指导意见》的具体规则上。

  比如,在“将网下网上申购参与对象分开”,且“对网上单个申购账户设定上限”之后,相对于桂林三金这样的中小盘股而言,拥有巨资的机构投资者参与网上申购已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参与网下配售是唯一的选择。而要获取网下配售的资格,就必须提供有效报价,且报价越高越“安全”。在此背景下,机构竞相报高价也就不足为奇,这是危险的信号。

  当时共有649家询价机构参与桂林三金的报价,但有效报价者仅为278家,这意味着更多的询价对象失去了配售资格。有了此次前车之鉴,机构再次参与询价时,报高价显然是种无奈的“明智”选择,这无形中必然推高新股发行的定价。此点弊端需要监管层重点关注。

  同时,当前网上中签率高于网下配售比例,这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带来的新气象,也是新股发行向中小投资者倾斜的重要体现。但令人遗憾的是,后续的一些处理方式却有违“提高中小投资者申购中签率”的宗旨。

  中国建筑发行期间首次尝试“向网下回拨”的做法,即将网上发行份额的六分之一共计12亿股回拨至网下配售,使网上中签率从3.39%降至2.83%,网下配售比例从2.08%提至2.61%。

  “向网下回拨”是新股发行回拨机制的组成部分之一,目的是为了平衡网上、网下发行的利益关系。但好不容易网上中签率提高了,回拨机制一启动,中签率又下去了。

  不仅如此,据中国建筑发布的公告安排,在满足向网上回拨条件时,从网下向网上发行回拨的股份不超过6亿股,而当时从网上向网下回拨的股份数却达12亿股,两者之间显然不平等。

  20年来的难题

  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虽然新的新股发行方式提高了散户的中签率,但相应的结果是导致上市公司股权比较分散。

  一般而言,上市首日只要涨幅不低,投资人通常会选择抛售。这为有充裕资金的大量私募基金充分收集筹码,及随后的炒作打下伏笔。四川成渝的首日表现,就可以解释为市场以合法方式攻击了这一发行制度的缺陷。

  四川成渝7月20日上市后,遭到狂炒盘中两度临时停盘,盘中最大涨幅逾三倍,收盘仍上涨202%,换手率高达88%。其后两日,该股又连续跌停。

  据上交所统计,四川成渝上市当日有7.39万个人账户参与买入,而基金、券商、保险等专业机构投资者,并未参与。

  如此疯狂的参与热情,凸显投资者教育依然任重道远。当然,这并非是今天才遇到的难题,近20年来,如何将股票安全、平稳地发出去,始终是个大问题。

  最近与一位前辈聊天时,他回想起1992年8月9日深圳发行股票认购抽签表时的壮观场面。当时,为了能够拿到更多的认购券,生龙活虎的深圳人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身份证大收购。新股发行前,来自全国各地的身份证大邮包汇向深圳。在发认购券的那天,为了防止队伍被冲散,100万人不管男女老少,连续10小时,后人抱着前人的腰,不管炎热的夏天,也不管排几天队的疲惫,这场景构成了中国股市至今最令人震惊的一幕。

  后来认购券发完了仍然不能驱散人流,经国务院连夜同意增加额度,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当时的深交所总经理看了这样的场面,感慨地说:“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股票暴涨暴跌吗?!”

  此后,新股发行方式历经需支付成本的认购证、股票发行权由地方决定、再被全部集中到沪深两地交易所的平台上进行、用现金申购股票、用市值申购股票等过程。

  其中故事不断,精彩纷呈。比如,网上申购开始实行的方法是凭股票账户认购新股,每个账户申购1000股,于是开账户大战打响,有个大户花40万元竟可以开出1万个股票账户。

  其操作手法是:左手一本《百家姓》,右手一本《唐诗三百首》,从《百家姓》中取姓,从《唐诗三百首》中取名,不断进行排列组合,杜撰了1万个名字。

  由于当时的交易所电脑系统无法识别身份证号的真伪,任何15个字母输入,电脑系统照单全收。至于40万元的申购费,只需一次申购就可全部收回。

  循序渐进的解法

  这些点点滴滴的趣事,彰显民间智慧的同时,也给监管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制造出了巨大的麻烦。

  在制定各种新股发行方法时,监管层的脑袋就这么几个,但面对市场中无数个脑袋的博弈,前者考虑的是社会公平的大众利益,后者考虑的则是自己兜里的利益。而为了追逐利益,逐利者可以说是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爆发出来的“聪明才智”超乎人们的想像。所以,这位前辈说:新股发行无论采取什么方式,永远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目前,IPO重启已经一个月了,从市场的长远利益看,这不是件坏事,一个停滞的股市是没有生命力的。只有不断地吐故纳新,才能使市场不断地发展。

  在我们看来,要平稳地继续推进IPO,除了要将IPO龙头慢开、缓开,注意与二级市场动态平衡,还应将向中小投资者倾斜的申购政策要落到实处。比如,减少网下申购,甚至不实施网下申购,以增加中小投资者的申购额度等。

  此外,要公平、公开、公正地将股票发出去,应重点监管券商。IPO的申购平台在券商,从过往的新股发行看,“拖拉机”账户、“拣垃圾”业务等等,几乎全是券商的杰作,因此,要防止各种变戏法的违规手段卷土重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