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今年防通缩,明年防通胀”

2009年08月05日 07:23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1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庄健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庄健认为,目前存在一定的输入型通胀因素,但全年出现通胀的几率很小

  虽然食品价格等消费品还未听到“涨声”,但火爆的楼市、股市却点燃了人们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对通货膨胀的担忧是杞人忧天吗?货币政策的变化与通货膨胀有何关联?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庄健。

  年内受输入型通胀因素影响较小

  新京报:CPI、PPI已连续下降,但与此同时,房地产、股票等出现大涨,被一些人视为通胀来临的信号。通胀还是通缩已经让人眼花缭乱了?

  庄健:今年大部分时间经济都处于通货紧缩状态,宏观调控的重点是防通缩;而今年年底至明年年初将出现通缩到通胀的明显转换,宏观调控重点是防通胀。即“今年防通缩,明年防通胀”。

  只要今年GDP增长尚未回升到长期平均水平,明年的CPI就不会明显上涨。今年一季度GDP增长率为6.1%,可以判断今年第四季度CPI到达底部并由负转正的概率最大。

  新京报:判断依据呢?

  庄健:影响CPI走势的包括需求拉动、成本推动以及结构性因素。

  首先来看需求拉动情况。只要上一年GDP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本年度CPI就会呈现下降。或者说只要今年GDP增长尚未回升到长期平均水平,明年的CPI就不会明显上涨。

  其次看成本推动因素。我们选取纽约交易所原油期货价、世界粮食组织公布的国际粮食价格指数和海关公布的进口商品指数作为输入型通胀因素与月度CPI进行相关分析,结果发现中国的CPI与国际石油和粮食价格高度相关。说明中国的通胀走势已和世界通胀走势关系密切,但具体影响尚无法判断。此外,根据目前走势判断,今年下半年食品价格将呈现稳定甚至略有下行的总体格局。

  由此可见,今年年内宏观调控的重点是防通缩而非通胀。尽管国际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攀升可能造成一定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因素,但国内低于潜在水平的经济增长以及充分的农产品供应表明,全年出现通货膨胀的几率很小。

  信贷影响会在四季度显现

  新京报:上半年货币信贷的天量投放已经引发了各界的担忧,近期以楼市、股市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持续飙升,被认为是通胀的前奏。货币信贷增长和通货膨胀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传导链条?

  庄健:由于资金在不同市场上的回报率存在差异,货币和信贷并不会均衡地同时流向所有行业,而是先流向那些收益快、收益率高的资产市场,然后再流向由政府“隐形担保”的基础设施领域以及部分制造业行业,最后才会通过消费贷款等途径流向消费品市场。

  房价上涨必然带动与房地产相关几十个行业的产品价格、工资及服务价格上涨,从而传导至消费价格上涨。资金流向基础设施和制造业领域,将会通过对能源、原材料和工业品的需求,拉动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的上升,最终会通过物流、批发、零售等环节传导至最终消费物价。

  在这一传导链中,通货膨胀最早出现在资产市场,股价和房价率先上涨,给出新一轮通货膨胀的信号。

  新京报:你认为年初货币信贷的大量投放对CPI的影响何时可能显现?

  庄健:我选取的近10年来的广义货币量(M2)、贷款余额和CPI增长率进行了相关分析,结果显示:M2滞后11个月、贷款余额滞后9个月与CPI的相关系数最大。所以大致可以说年初货币信贷的大量投放,会对三季度以后或今年年底的CPI上涨产生明显影响。

  沪指和房地产价格指数都是CPI的“先行指标”。股市和房价回暖,说明不断注入的流动性已开始推动资产市场泡沫的形成。

  政府拉动的投资须转换到中小企业

  新京报:6月份当月零售额增速为15.0%,低于5月份的15.2%,是否表明当前国内的内需仍未启动?

  庄健:这里面没有考虑价格因素,考虑价格因素6月份可能比5月份高一些,价格低的时期对增强居民购买力还是有好处的。国内的内需包括投资和消费已经启动得很好,很大程序上抵消了外需疲软的增长。

  内需应该看两块,不能单纯看消费,不能忽略投资。上半年投资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下半年也会有更大贡献。尽管消费方面还有增长潜力,但是不能指望其贡献率能够超过投资。但是消费不能低、不能下滑,还要保持稳定加快的势头。

  但政府拉动的投资一定要转换到中小企业上来,如果没有转换的话,其持续性会有限制。

  新京报:近期央行多次表示将继续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将对未来中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庄健:因为目前实体经济企稳回升的基础不扎实,有逆转的可能,如果政府投资不能很好的转到民间投资和居民消费,如果外需还很差的话,通缩持续的时间还会更长,如果目前回升的走势确定而且持续,那么就要做些微调。

  如果GDP增长达到8%、9%甚至以上,资产价格会传导到钢材、水泥等上游产品然后再传导到衣食住行等消费品,那个时候真正的通货膨胀就来了。因为信贷投放和通货膨胀之间的时滞,如果看到价格上涨再采取措施的话就来不及了。

  目前正处于交替阶段。4季度可能是CPI由负转正的转折点,这个时候是最能迷惑人的,因为有些方面的因素是压低CPI的,但是也有很多力量会拉升。两种力量的对比和发展最终决定通货膨胀的走势。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