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铁矿石采购:兼顾各方利益才能走出博弈困境

2009年08月05日 13:25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字体:

  一段时间以来,有关铁矿石进口问题一直受到各大媒体的极大关注。我国企业如何通过集中采购节省成本,获取更大利益成为中国钢铁行业未来要做的功课。

  北京物资学院中国采购与供应链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宋玉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联合采购无疑是一个能够增加我国企业铁矿石国际定价能力的有效途径。在我国目前产业集中度不高的现实下,要取得与日、欧同等的谈判力,并与国际铁矿石巨头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从而实现“双赢”,中国必须进一步加强相关行业协调,规范铁矿石贸易秩序管理,并以行业联盟或钢铁巨头为首组成采购统一战线。这就要求理顺现有的铁矿石进口价格体系,覆盖更多的利益体,包括钢铁行业大钢厂、中小钢厂以及贸易商的利益。

  中国钢铁行业议价能力较弱

  中钢协7月31日提出,将统一全国铁矿石价格、推行进口代理制,以逐步结束我国进口铁矿石的混乱局面。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就此称,一旦确定2009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所有大小钢铁企业都将执行这一统一的价格,无资质企业可以找贸易商代理,贸易商收取3%至5%的代理费。

  与此同时,中钢协与矿业巨头谈判仍在继续。代表中国参加铁矿石谈判的中钢协希望将一盘散沙的中国钢铁行业变成一个谈判实体,利用中国巨大购买力争取更多的定价权:一是不认同日韩与力拓达成铁矿石价格下调33%的谈判结果,要求矿业巨头价格下调40%;二是提出铁矿石进口全国一个价格,扭转过去进口价格混乱的局面。

  目前世界铁矿石供应被高度垄断,三大矿石巨头淡水河谷公司、必和必拓公司、力拓公司垄断了世界铁矿石产量的70%。虽然中国的铁矿石储量也居世界前列,但是铁矿石的质量却不高,况且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对铁矿石需求巨大。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已高达54%以上,单个企业如宝钢约有90%靠进口。

  现行的全球铁矿石贸易主要以这样的形式实现:每年的交易从4月1日开始,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由淡水河谷等三大主要供应商和铁矿石的进口大户———代表日本钢铁企业的日本新日铁、代表欧洲钢铁企业的法国阿塞勒分别进行若干轮谈判,确定当年的交易价格。国际铁矿石供需各方都必须接受新的年度价格。

  从2004年开始,在中钢协组织下,14家国内钢铁企业推举宝钢加入全球铁矿石贸易谈判。但由于中国钢铁业的集中程度不够,加之企业态度不一,难以形成有效的联盟。近年来铁矿石价格逐年飙升使得钢铁企业采购成本不断加大。

  总体来说,中国钢铁行业原料采购体系相当分散,致使整个铁矿石进口与谈判都处于无序的被动状态,国内铁矿石需求弹性较小,再加上铁矿石供应商所处的垄断优势地位,使得中国钢铁企业的谈判议价能力非常弱,在谈判博弈中处于弱势地位。

  价格双轨制是问题源头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08年发布的《中国采购发展报告》分析指出,我国铁矿石进口价格混乱问题由来已久,具有计划经济色彩的铁矿石进口代理制以及衍生出的价格双轨制是问题产生的源头。

  报告称,我国钢铁企业铁矿石交易一般有长期合同矿和现货交易两种方式,前者需要年度谈判,后者则现金买卖实现,价格较高且极不稳定。近几年来,为了淘汰能耗高的中小型钢企,我国采取了矿石进口资质的限制政策。在1200家钢铁企业中,只有112家拥有长协矿进口资质,这其中主要是大型钢企和贸易商,中小型钢企只能从具有资质的大型钢企购买铁矿石。

  长协价与现货价并存是我国铁矿石市场的一个独有现象。长期以来,铁矿石进口长协矿价格一直低于现货矿价格,其间存有巨大套利空间。一些具有进口资质的大型钢企和贸易商在进口了便宜的长协矿以后,在现货市场转手倒卖给不具进口资质的中小钢企,牟取巨额利差。一些大型钢企的利润甚至主要源于倒卖长协矿。

  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国际铁矿石价格暴跌,国内许多大型钢企和贸易商趁机囤积居奇,于是铁矿石现货矿大行其道,进口铁矿石量月月创下新高。特别是2008年下半年,现货矿价格低于长协矿价格,饱受大型企业倒卖长协矿之苦的中小钢企私下大量进口铁矿石。

  地位的不平等以及随之产生的利益的分化造成了钢铁企业各自为战、多头进口、争资源、抢采购的现象。铁矿石谈判也随之陷入了困境,很容易被海外矿山各个击破。

  联合采购覆盖更多利益体才能实现多赢

  虽然存在上述问题,但从铁矿石生产国来讲,我国钢铁企业巨大的需求缺口也为企业提供了机会,可以充分发挥需求因素的决定作用,争取在国际定价中把握主动权。

  “中国钢铁企业铁矿石采购目前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是要兼顾各方利益。”宋玉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进一步扩大长期合同的贸易比例,积极推进铁矿石进口代理制的实施,使中间商在工序之间充分发挥代理商的作用。这意味着代理商今后只能收取固定的佣金,执行统一的价格也将避免大钢企通过“倒矿”牟利。他说,维持现有的价格双轨制对大钢厂无疑是有利的,但是不能因此而牺牲全行业的长期利益。国家利益、行业利益的分化对我国钢铁行业长期发展和避免风险并没有什么好处。

  我国铁矿石进口价格之所以在与国外博弈的过程中处于不利地位,行业集中度不够是一个重要原因,由此而引发的钢铁行业的产业重组整合也牵动着企业及各地方政府的利益。据悉,《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条例》目前已经成稿并进入最后的修改阶段,条例根据国务院《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精神,积极推进钢铁业进行联合重组,同时在整合过程中将凸显国家经济布局的战略调整意图,也将理顺各地方政府的利益关系。

  宋玉卿还提出,中国铁矿石进口中,有近两成来自于中国钢铁企业海外参股的矿山,然而力度还不够,无法对铁矿石供应商产生足够的影响力。只有加大力度开发国外铁矿石资源,与海外铁矿石供应商形成既竞争又联盟的关系,中国才能在今后的铁矿石进口贸易中拥有更大的定价权。

  此外,从长远来看,建立和发展铁矿石期货市场也有利于我国争夺铁矿石的国际定价权。我国可以借此取得市场交易和交割规则等方面的制定权,加快亚太地区铁矿石定价中心向中国转移,钢铁企业也可以借助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功能,规避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给钢铁企业带来的经营风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