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给农民工提供“廉租房”值得鼓励

2009年08月06日 07:28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南五环出现大量以“公司宿舍”名义建筑的居民楼,使用面积20平米~30平米,每平米2500元,相当于每月租金200元的20年长租房。显然,这么低廉的价格是因为建筑在工业用地上,几乎没有土地成本的缘故。不过,这一消息还是让人看到,为流动工人家庭建造廉租房完全可能。因为工业区大多远离城市,土地价格相当低廉,建造流动农民工承担得起的廉租房并不费难,开发商也未必无利可图。由于厂区远离市区,也未必会冲击到城市房价。

  事实上,位于杭州下沙的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已经有多个专供农民工的“邻里社区”,虽然下沙模式目前是政府运作,但是,适当提高廉租房的租金,市场化运作也应有空间。

  暂时不谈人道主义、居住权利等话题,即使以经济理性而言,为农民工提供廉租房也是有利的。在一国经济的长期发展中,人力资本的积累尤为重要。如果多数劳动者仅仅把当前工作看成是短期的行为,从而忽视自身技能的培养,人力资本的积累就无从谈起。从下一代的成长看,由于身处打工地,他们可以获得比在农村多得多的现代化知识和信息,从而可以更有效地适应社会,创造价值。近20年来,由于户籍制度的限制,相当多的民工在务工一段时间后返回家乡,以及相当多的孩子被迫在家乡独自成长,其实都是我们社会整体人力资本的巨大损失。

  近年来,内需问题一再被提出来,其实,如果能为农民工提供廉租房,必然带动他们对家具、家电和诸多日用品的消费,对刺激内需大有好处。只能是安居乐业而不可能是分居的家庭,团聚的家庭还将带来相当多的服务业需求,这也是对内需的巨大贡献。

  曾经有学者指出,同为城市国家的新加坡和香港,之所以前者至今仍保持着强大的制造业,正是因为新加坡政府为广大工人提供了廉价的租屋,从而有效地降低了工资水平和土地价格,留住了制造业;反之,当年的港英当局控制土地供应以抬高地价,固然为其获得了巨额的土地出让收入,但这样一来也就让附加值较低的制造业不可能在香港生存,只好远走他方。虽然香港背靠大陆的高速发展,通过贸易、金融等服务业而维持了一定程度的繁荣,但失去制造业仍不可避免给香港带来了高失业率。

  众所周知,中国近些年的经济发展主要靠的就是附加值较低的制造业,随着土地价格的攀升,一些企业已经不得不迁移,如富士康远走武汉。可是,无国界的资本可以远走武汉,也就可以远走印度,在这个意义上,为农民工提供廉租房,其实也就是增加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

  在现行户籍制度的约束下,除了少数例外,目前的廉租房基本上只针对户籍居民,被看作是对低收入阶层的福利政策,而针对农民工提供廉租房,更应该被看作是一种投资,可以取得很好的收益,当然,这也是一个社会文明的体现,让数量如此庞大的劳动者家庭失散的发展模式,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健康的。

  □莫之许(北京 学者)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