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经济泄密和商业贿赂有因果关系”

2009年08月11日 02:4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专访“中国保密在线”文章《力拓案件折射出什么?》作者蒋汝勤

  本报记者 王 洁 上海报道

  沉寂多日的“力拓间谍门”事件,因一篇由保密系统人士撰写的文章再起波澜。

  8月10日,一篇署名为“蒋汝勤”,标题为《力拓案件折射出什么?》的文章红遍网络,被四处转载。

  由于文章最早出现在“中国保密在线”,不少媒体在转载时认为此文为官方声音,包括“经济间谍过去6年里,迫使中国钢企在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7000多亿元人民币的代价”这一结论。

  10日当天,该文作者蒋汝勤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特别强调:“文章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和一切机构都无关。”此前,他曾担任过江苏淮安市保密局局长一职,目前供职于江苏省保密局。

  “由于泄密,对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的损害非常巨大,最后都由国家财政和消费者承担,而社会上却有许多重大民生问题亟待解决,这使人非常不安。”他告诉本报记者。

  至于7000亿的说法从何而来,他向记者表示,7000亿这个数据是引用了此前部分媒体的公开报道。并非他个人研究或者从其他渠道得知。

  记者注意到,7000亿这个数字最早出现于7月中旬某地方媒体的一篇报道。文中引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一位学者的话:“2005年度铁矿石涨价幅度为71%,2006年度为19%,2007年度则是9.5%,2008年度更是高达96%。据此计算,6年间中国钢企仅因价格上涨就多支出约7000多亿元,相当于同期中国钢铁企业利润总和的2倍多。”

  “我们不仅在法律和制度层面对保密监管严重缺失,在商界,作为我们企业本身而言,对于战略保密意识,甚至可谓极差,很多时候毫无意识地把一些情况和盘托出。”一位大型钢企的高层人士表示,“可是相比而言,那些跨国公司对于任何的销售或战略细节,都不会轻易谈论。”

  他认为,由于中国所真正经历的市场经济不足15年时间,对于国际商战的残酷性认识严重不足,“力拓事件,给很多企业上了一课”。

  在蒋汝勤的文章中,他援引早在1997年就印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形势下保密工作的决定》中所言,“新形势下的保密工作直接关系到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关系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进行。如果对此缺乏认识,就会在综合国力的激烈竞争中误大事,吃大亏。”

  对于保密监管这一宏观战略和操作层面的建言和反思,蒋汝勤提出了如下三点建议:经济保密已成“短板”,亟需加快构建完整高效的保密安全法规体系;国企自身“内鬼”频出,亟需严格对大型国企高层的保密监管;政府部门各自为阵,亟需加强沟通协调形成保障经济安全的国家意志和强制力量。

  至记者截稿时,最早刊登此文的“中国保密在线”出现了暂时无法访问的情况,原因未知。

  《21世纪》:请你介绍一下这篇文章写作的背景?

  蒋汝勤:文章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和一切机构都无关。

  我个人对保密监管(包括法规依据、权威机构、和监管力量)缺失这一问题非常关注,发生力拓事件后,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显得越加重大和迫切,我希望能够呼吁,使得这一问题得到正视。

  这种缺失非常不应该,尤其是在经济领域。由于泄密,对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的损害非常巨大,最后都由国家财政和消费者承担,而社会上却有许多重大民生问题亟待解决,这使人非常不安。而这种监管的建立和完善,又牵涉到众多部门和层面,似乎赶不上经济发展的节奏,经常滞后。

  对于这一事件的描述,即力拓案件本身以及数据的引用,都来源于权威媒体的公开报道和资料。比如“7000亿损失”这一数字,在央视经济半小时、中青报、凤凰网财经评论等都有。

  《21世纪》:你提到,目前“亟需严格对大型国企高层的保密监管”,能否介绍一下目前的相关规定是怎样的?

  蒋汝勤:这正是亟需建立和完善的,否则就不需要写这篇文章了。需要引起重视的一个现实是:目前保密系统人手严重不足,其实除了政治、军事、外交等重大领域之外,对于钢铁这样关乎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也必须得有相应的机构作出到位的监督。经济保密工作现在特别需要。

  《21世纪》:但钢铁企业及其高管们似乎也有困惑,今后该怎么在对外合作、交流的过程中,把握信息交流的尺度?或者行业的人并不知道,他们与外方交流的信息会涉及到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

  蒋汝勤:一方面,国家的相关法规制度建设亟需完善,这不仅仅指保密法,还包括外商投资法规,以及外商代理机构的监管、注册、审查等等;另一方面,主管部门要到位尽责,也就是我文中提到的三方面的“改进之处”。

  每个企业的情况都不尽相同,如果仅仅是一家企业信息,那可能只是企业商业秘密或情报,但如果覆盖到全行业重大信息,那就可能关系到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而这二者之间,需要有法律法规作出明确的界定,需要有机构和具备专业知识与技能的人手去具体定密,以便企业在对外交流合作中准确把握。

  《21世纪》:在你建言的“保密监管的制度建设”和实际操作层面,有没有其它国家的经验可以借鉴?

  蒋汝勤:可借鉴的太多了。

  欧美等国都保持高度的保密反谍警惕性,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格执法,课以重罚,并公开曝光。中国也应该对侵害国家安全利益的行为有足够的重视和动作。

  《21世纪》:你在文中提到,涉案的经济间谍“拉拢收买、刺探情报、各个击破、巧取豪夺”,是不是说,“经济泄密”和“商业贿赂”之间往往有直接联系?

  蒋汝勤:(两者)肯定有因果关系。但具体情节,现在司法机关正在审理,不好多加猜测和评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