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经济已非典型复苏 股市可理性分享中期成果

2009年08月11日 03:00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由于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中国经济亦不可避免地遭遇到冲击——这是我们研究和判断中国经济及股市趋势的基本逻辑。如果把中国经济复苏与全球经济复苏看成是一回事,认为全球经济不回升中国经济就不可救药,就可能犯逻辑上的错误。主要理由如下:

  一、中国经济是非典型经济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和转轨经济体,加快经济增长和转型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也是国家战略的唯一选择。中国必须追赶和超越一些经济体,才有出路;中国经济必须是“赶超型”经济。

  基于这样的基本判断,那么,不管中国经济“冷”还是“热”,从主观考虑上,都是要加快发展。中国在中长期执行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是必要的。

  近期,围绕扩张性货币政策出现的争论,其实一个主要根源是:一些人对成熟市场经济体的理论“充满迷恋”,对于中国这个经济体特殊性的认识十分缺失。

  二、中国经济周期是非典型周期

  从全球市场经济体运行的一般情况来看,之所以有经济周期,直接原因是总需求与总供给不一致。经济周期是现代社会经济运行的普遍现象。但是,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在不同的经济体制下,经济周期的形成机制是有不同的。

  简单说,计划经济体制能够自动把经济推向扩张阶段,并最终导致总需求大于总供给,进而出现萧条。市场经济体制则不仅能够可以把经济扩张和需求膨胀,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又会把经济推进到收缩阶段,后一种推动力来自于企业的硬预算约束。

  中国作为转轨过程中的一个经济体,兼具两种经济体制的特点,既存在把经济推向过热的力量和机制,也存在把经济推向过冷的力量和机制。这种双重约束是两种经济体制转换的结果,也是我国经济运行中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其经济运行结果是经济扩张期较长。

  按波谷年计算,始于1999年的新一轮经济周期,直至2007年进入收缩期,其中扩张期长达8年。按波峰年计算,本轮经济周期始于1992年,止于2007年,周期的波长长达15年之久。

  三、政府投资仍需发挥支柱作用,在萧条期更是如此

  既然中国仍然没有完全走出两种经济体制转换的进程,仍然是两种经济体制的特点并存,那么,就造成一种结果:中国政府在调节宏观经济运行时面临着双重任务,既要刺激经济增长,又要抑制经济过热。

  2007年中央银行反复收缩货币政策,其原因就是经济出现过热势头。而宏观政策一收紧,经济又很快冷下来。为此,政府又强调要“有保有压”,通过加大投资来刺激经济。

  在民间投资带动作用仍然薄弱的历史时空里,中国政府投资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政府投资既可以直接投向重大公共建设、基础建设,也可以通过投向国有企业转换为市场化投资。

  一些外国学者不理解中国经济模式,担忧政府投资比重过大,担忧中国银行(601988)超额放贷,其实是他们不了解中国实际情况。算账不能只算账面。如果完全按照收支表来调控中国经济运行,可能中国经济只有死路一条了。成长总要付出代价的。外国当前经济上行的基础仍然不牢固,需要政府投资和银行信贷的大力支持、推动。

  四、上游产品、市场渠道被发达经济体的资本所牵制,这是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挑战

  从石油、铁矿石、煤炭、粮食等的价格走势看,从跨国企业的市场份额看,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上游产品、市场渠道被发达市场的资本所牵制。无论日常交易还是阶段性谈判,中国都难以独立发声,即使发声也是比较微弱的。甚至于,作为煤炭生产大国却不能主导国际煤炭价格。另一方面,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不足,主要体现在价格和品牌方面。

  发达经济体对中国的这种牵制不可能短期内改变。所以,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在针对自身阶段性特征的同时,还要针对国际输入因素。外界既可向中国输入通货膨胀,也可以向中国输入通货紧缩,这导致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有时难以独善其身。

  结合中国经济的“赶超必然性”和“转轨”特征,针对经济运行面临的国际环境,我们惟有继续做好“统筹”,继续做好“有保有压”,继续做好宏观调控“节奏、力度、重点”方面的把握。但有一条,加快发展是硬道理。由于中国经济处于相对低位,为了增长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2009年上半年,在全球经济极为困难的形势下,中国经济快速企稳,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表现最为出色,称“一枝独秀”并不为过。虽然困扰、制约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外因素依然不少,但中国经济“非典型复苏”的趋势大体可以确认。

  如果世界经济不出现更大程度的衰退,我国经济很可能只需经过2008年和2009年两年的时间就会结束调整。当2009年经济完成筑底以后,我国经济会重新进入扩张期,并且扩张期可能会长达七八年之久。结合目前中国经运行数据,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初步的预期。

  就股市而言,始于去年11月的这一轮上涨包含了“恢复性上涨”和“预期性上涨”,是符合股市一般运行规律和中国股市运行规律的。至于其中的投机性因素,大可不必大惊小怪。中国股市过度上涨固然与流动性扩张相关,但规范股市运行、增强股市投资理性却不能单从收缩流动性入手。全面性的货币扩张是为了宏观经济整体,治理股市、楼市偏热需要针对性的“局部政策”。否则,就可能招致“一竿子打死”的结果。

  坚持积极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把握好适度原则,中国经济就可以继续保持较好的运行状态,同时在巩固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体制改革,深化结构调整。从中期来看,中国股市可能还会继续出现大幅度涨落情形,但大体趋势应当是反映中国经济增长和体制改革、机构调整的进程的。

  投机者过度炒作,责任只能自负,这与中国经济运行本身无关。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