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黄湘源:“微调”非微 “不变”怕变

2009年08月11日 05:29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微调”二字,按照央行的权威解释,应当非指货币政策的调整,何以却屡屡在股市引发轩然大波?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中央已经明确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不变,但是,自从美联储公开宣布开始考虑退出策略的相关问题,暂不扩大资产负债表规模,并暂停或不再延续部分数量型宽松工具后,围绕我国货币政策变化的一些敏感动向,就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先是在5月份参加陆家嘴金融论坛时,央行行长周小川首次表态,货币政策需要微调。7月19日至20日,央行召开年中会议。据报道,会议提出继续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既要保经济增长,又要防通货膨胀。会后央行通过公开渠道发布的信息则表明,此次会议仍未将防通胀列为下半年的工作重点。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差不多的同一时间,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张晓慧在《财经》杂志以个人名义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货币政策与资产价格》的文章,提出:“中央银行需要重新思考货币政策如何应对资产价格。”虽然文章本身并未具体说明央行的政策意图,但是,配发的有关文章和评论,却有意使人相信,货币当局应该平衡经济增长与价格波动之间的关系,更需警惕通货膨胀损伤长期增长的基础。在货币政策执行层面,则应该从事实上的“极度宽松”回归到真正的“适度宽松”。

  尽管一些经济学家总是爱拿通胀预期说事,动不动就主张收紧政策,但是,现实的通胀和预期的通胀毕竟不是一回事。根据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分析预测处专家的预测分析,三季度居民消费价格降幅仍将在1.0%以上,尽管四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有可能由降转升,但幅度将十分有限。如果不出意外,今年价格运行的主要特征是下降,不会出现通货膨胀。

  央行的《货币政策报告》对于物价的走势则仍有所忧虑。《报告》称:“从价格走势看,未来我国价格走势虽然存在不确定因素,但上行风险大于下行风险,通货膨胀压力有所加大。”联系到张晓慧的上述文章,不难看出,央行所忧虑的价格走势同发改委专家并不完全是同一概念。按照张文所说,消费物价指数(CPI)和核心CPI(通常指剔除了能源及食品价格因素的CPI)不能及时反映经济的周期变化。在经济全球化和金融投机的推动下,初级产品和资产价格更容易出现大幅上涨。

  把资产价格当作通货膨胀的主要考察对象是一个新的发现。尽管发生在美国并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告诉我们,资产价格泡沫的破裂有时甚至比通货膨胀还危险,但是,在一般性物价和初级产品以及资产价格的走向常常并不那么一致的情况下,资产价格未必是作为衡量通胀水平的合适标志。

  对于何谓资产价格泡沫,如何界定或评价资产价格泡沫化的程度,几乎已到了千人百面、众说纷纭的地步。如果谁有发言权就可以随口乱说谁谁“泡沫”了,谁谁“不泡沫”,岂不乱了套?更何况,在经济全球化而资本市场缺乏统一的市场货币政策、也缺乏统一的国际协调机制的条件下,任何一国不仅难以仅仅依据本国或某一国的资产价格变化作出资产价格泡沫化的判断,而且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有可能成为被指责为牺牲本国人民群众的利益为他人作嫁衣的口实。

  由于资产价格纳入货币政策目标,无疑会增加货币政策的波动性和实施难度,所以,连任了几届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从不赞成把资产价格作为货币政策目标,就连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认为,在通货膨胀目标理论框架下,货币政策并不直接关注资产价格;恰当的做法是,“货币政策对资产价格关注的程度,仅限于应对资产价格对通货膨胀预期的影响”。

  在无法解决如何把资产价格的变化纳入物价指数统计的难题前,特别是在影响资产价格变化究竟是外部因素还是内部因素,究竟是政治因素还是经济因素,究竟是资金因素还是心理因素也都不容易一一分辨清楚的情况下,我们的货币政策的注意力一旦被资产价格的变化所吸引而发生变化,哪怕只是轻轻的“技术性微调”,显然也是不能不让人担心的事情。需要担心的又何止是楼市、股市的调整?怕只怕货币政策“微调”一小步,牵动的是宏观政策由“不变”而生变的一大步。那么,不仅刚刚恢复了融资功能的我国资本市场,将有可能重新因失血而再度止步不前,而且,经济复苏工程更将有可能因资金的断链而前功尽弃。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