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国际经济危机的真正根源是全球治理缺失

2009年08月11日 07:16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我们已经进入到全球经济一体化、全球联系网络化的“地球村”时代,按理说,与之相适应,应有全球一体的制度安排和治理结构。具体说,应有全球中央政府、全球中央银行和全球中央法院等。但目前我们只有主要由美国控制的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这些组织不能像一国中央政府那样对各成员区域进行公平公正治理,而主要为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利益服务。

  在讨论国际经济危机根源时,人们大多从华尔街的人性贪婪、格林斯潘的货币政策、金融监管与金融自由化不对称、美国高负债的经济发展模式、国际经济失衡和美元霸权等角度进行讨论。笔者认为,这些都不是危机的真正根源,危机的真正根源是全球治理缺失,即全球制度安排不能适应全球化时代的要求导致了危机。下面让笔者通过层层剖析来揭示危机的这一根源。

  第一个层次的原因是格林斯潘的利率政策引爆了危机。

  在2000年前后的“网络泡沫”破灭后,美国没有静下心来对经济结构进行调整,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而是期望通过货币金融政策等宏观政策的调整来刺激新一轮经济增长。于是,美联储于2001—2004年连续13次降息,将联邦基础利率从6.5%降到1%,资金使用成本大幅降低,因此导致了信用扩张、流动性泛滥、资产价格泡沫和全球性通货膨胀。在此情况下,美联储不得不于2004—2006年9月连续17次升息,将联邦基础利率从1%升到5.25%,由此使借贷成本在短期内急剧上升,挤破了房地产泡沫,“次贷危机”爆发。可见,是利率的猛降猛升引爆了这次大危机。

  第二个层次的原因是美国金融过度自由化形成了巨大经济泡沫。

  格林斯潘的宽松货币政策之所以能大行其道,离不开美国经济的高度虚拟化和金融的过度自由化这一经济土壤,因为金融和房地产等虚拟经济形态内部的自我循环,会形成巨大的货币需求。美国实体经济创造GDP的比重从1950年的41.29%下降到2005年的19.64%,其中制造业从27%下降到11.7%,虚拟经济则从8.63%上升到20.62%。与此相适应,住房抵押贷款债券(MBS)、担保债务凭证(CDO)、信贷违约掉期(CDS)等金融衍生产品快速发展,1980年以来,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已发展到600多万亿美元,几乎是全球GDP的10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披露的数据,2007年全球外汇资金和金融衍生品全年交易量合计达到3259万亿美元,相当于2006年全球GDP总和的67倍。

  与此不相适应的是,在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下,美国国会从上世纪80年代初解除对金融机构的管制后,1999年又废除了大萧条后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允许商业银行涉足证券市场等,金融风险在新的混业经营模式中不断孕育。平均超过30倍的金融机构杠杆比例更是为信用扩张、负债经营创造了条件。同时,评级机构等中介机构不负责任、不受监管地随意评级,股权激励机制等导致金融企业高管片面追求高薪、短期赢利和高股价。所有这些都导致了经济的泡沫化发展。

  第三个层次的原因是美国过度负债的发展模式造成了全球经济失衡。

  美国经济的高度虚拟化和金融的过度自由化又与其过度负债的发展模式有关。金融的过度发展一方面为负债发展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也是负债发展的结果。作为全球经济的龙头,美国过度负债发展必定造成全球经济的失衡。美国的过度负债发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美国居民过度负债。美国居民长期崇尚低储蓄、高消费、超前消费和负债消费。美国媒体形容消费者:“只要太阳一升起,消费者就开始购物”。美国家庭负债率飞涨到可支配个人收入的133%,比10年前时兴的债务负担率90%上升了40多个百分点。

  二是政府财政过度赤字化和负债化。小布什执政期间,财政赤字急剧膨胀,自2000年2362亿美元的财政盈余转变为2008年455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美国联邦政府2009财年赤字预计将达1.8万亿美元。为了弥补赤字,政府大规模发行国债。在奥巴马准备签署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之时,联邦政府的债务总额已累计高达65.5万亿美元,为美国国内总产值的4倍多,形成了巨大的“债务泡沫”。

  三是美国国际贸易过度逆差化。从1982年起,美国经常项目连续26年逆差,从55亿美元到2007年的8193.73亿美元。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从1995年占GDP的1.5%猛然升至2006年的6%。美国居民和政府的高负债是与中国等其他国家的高债权相对应的,而其他国家的高债权又与其在国际贸易中的高顺差相对应,这就形成了长期以来美国境外美元(他国外汇储备)、国际债券的膨胀和国际经济的失衡。

  第四个层次的原因是美国的霸权地位决定了美国的发展模式。

  为什么美国政府和居民敢违背经济发展的规律高消费、高赤字、高负债和高逆差?这是由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决定的。其他国家没有霸权地位,想这样做也不可能。美国的霸权地位首先表现为美元霸权,美元霸权又集中表现在美国可以利用美元的全球结算货币地位,通过大印美元给其带来“五重利益”:印出的美元可直接形成商品购买力或获取铸币税、减轻外债负担、弥补财政赤字、提高出口竞争力、刺激金融创新获得暴利。而其他国家则不得不承担美元铸币税、美元贬值带来的全球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本国产品国际市场竞争力下降等损失。美元霸权又是由美国的军事外交霸权等来保障的,美国之所以热衷于“星球大战”、“人权外交”、“颜色革命”和“先发制人”等,目的就是为了维护美国的经济霸权。

  第五个层次的原因是全球治理缺失导致国际不公平竞争。

  为什么美国的霸权能够存在?其原因是全球治理的缺失,这就使我们对国际经济危机的根源探讨深入到全球治理结构和全球制度安排这一最深层面。我们已经进入到全球经济一体化、全球联系网络化的“地球村”时代,按理说,与之相适应,应有全球一体的制度安排和治理结构。具体说,应有全球中央政府、全球中央银行和全球中央法院等。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所建议,为了应对这次危机,从经济方面看,需要有一个新的全球信贷机构、全球经济协调委员会和全球储备机构。但目前我们只有主要由美国控制的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这些组织不能像一国中央政府那样对各成员区域进行公平公正治理,而主要为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利益服务。

  因此,国际经济危机表面看是“华尔街风暴”、“次贷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等,而往深看则是“国际政治经济危机”,导致这一危机的真正根源绝不能仅从金融或经济层面寻找,而必须从全球治理和全球制度安排层面去寻找。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国际经济危机的真正根源是全球治理缺失。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