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时评:为什么出现危机才提出扩大内需?

2009年08月11日 16:10 来源: 中国财经报 【字体:

  日前,胡锦涛总书记在昆明市和楚雄彝族自治州考察时进一步强调,为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我们必须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

  扩内需没有从认识上真正解决

  应对金融危机以来,扩大内需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共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接受采访时说,“骤然看起来这已经解决了,不再是一个问题。理由十分简单,那就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但实际上,我觉得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从深层次解决。”他认为,扩大内需有两个层次的问题,一是究竟为什么要扩大内需,二是,怎么扩大内需。

  刘尚希分析说,从历史上看,扩大内需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10年前就已经就提出来了。1997年出现东南亚金融危机,外需受到冲击,1998年政府明确提出扩大内需,并上升为一种战略。可是,后来却不了了之,这是为什么呢?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我们提出一个假设性问题:如果过了一阵子以后,外需再次起来了,扩大内需还要不要坚持呢?内需还重要不重要呢?显然,这都与我们对内需到底怎么来认识密切相关。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扩大内需的决策就会左右摇摆。

  如果外部环境好转,外需起来了,扩大内需很可能就会被放弃。1998年到现在10个年头,要不是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很可能我们再也想不起要扩大内需。为什么总是在危机的时候我们才认识到内需的重要呢?如果没有这次危机,我们不会再次提出扩大内需。由此看来,扩大内需的问题并没有从认识上真正解决。

  要深化对内需的认识,刘尚希认为要回答两个问题。首先,内需和外需不是一码事,性质截然不同。扩大内需可以实现共享式增长,而扩大外需却做不到。其次,内需和外需的关系是什么?现在一方面讲扩大内需,同时也在强调稳定外需。实际上,扩大外需就是扩大顺差。只有存在顺差,才可能形成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如果进出口的差额等于零,外需等于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等于零。如果是逆差,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则是负的。过分强调扩大出口,就会形成顺差,人为地形成的顺差会抑制内需。把出口理解为就是外需,这是不对的。净出口是一个差额,形成外需对经济增长拉动力。追求外需来拉动经济增长,也就是进一步扩大顺差。我国外汇储备是世界第一,现在是不是还要进一步再追求这个顺差来拉动我们的经济增长?刘尚希强调,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比较模糊的。出口不是外需,这是两个东西。若是过分地强调出口,最终的结果就是顺差进一步扩大,顺差扩大的结果,也就意味着内需进一步萎缩。这个问题在理论上至今也没解决好。

  扩内需应做两方面风险权衡

  扩大内需,到底是当成一个经济增长的手段来看待还是当成一个目的来看待,刘尚希指出,应该更多地从目的角度来看,内需,关键是消费,消费就是目的,是生产的目的。马克思讲的劳动力的生产、扩大再生产,就是要靠消费。对于长期性问题,不能用短期的经济学分析方法。从短期来看,当前扩大内需就是扩大投资、扩大消费,靠政府力量扩大眼前投资。但是,从长期看,其背后的支撑力量还很薄弱。当前的形势判断是一种短期分析,解决不了长期问题。到底何去何从,取决于如何进行风险权衡。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刘尚希提出,现在应做两个方面的风险权衡。一方面是经济社会领域的公共风险与政府财政风险的权衡。积极的财政政策就是通过扩大政府财政风险化解经济社会运行中的公共风险,使经济稳定、社会稳定。要明确政府财政承担风险的能力,今年财政压力极大,估计预算赤字难以打住,今年扩大,按照惯性,明年可能更大。

  另一方面是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的权衡。现在化解了短期风险,很可能造成长期风险的积聚和积累。刘尚希表示,我们不能只顾眼前,还得看以后。我们忽略了能力建设,尤其是农民能力。中国改革开放30年最大的成就,就是积累了大量的物质财富,物质资本的积累远远快于人力资本积累。我们发展的指导思想已经转变为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但是还没有内化到政策和体制中去,没有内化到各级政府的决策中去。人的能力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这绝不是科学发展。人的能力问题,尤其是农民能力的问题,这将会制约整个中国前进的步伐,会导致国家发展的不可持续。中国农民是大多数,他们的能力不足,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农民收入增加不了,农民这个占人口多数的消费起不来,我们整个居民消费也上不来。2007年居民消费率35.6%,低于1978年的48.8%,居民私人消费率下降了13百分点。而其中农村居民的消费率降到历史的最低点,仅仅9.1%。农村居民消费在整个居民消费中的比重只有25.6%,城市居民占74.4%。占人口多数的农村居民消费只有城市居民消费的三分之一,由此不难看出,消费不足的主要矛盾在于农民。但如果农民能力不提高,收入难以增加,消费力提高也都是天方夜谭。

  刘尚希将当前形势归结为,应急阶段过去,全面进入经济调理阶段。眼下,应当有一个清晰的人力资本积累的规划,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利用当前机会,大力加强人力资本的积累,加强农民能力建设。这既是解决工业化中高素质劳动力供应不足的问题,也给农民市民化提供了前提条件。农民的能力不提高、素质不提高,仅仅搬到城里去住,那不叫城市化。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根本问题,依然是农民问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