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宏观政策并未进入需要大调整时期

2009年08月20日 02:2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当前的国内经济不是周期性的恢复,而是政策性的恢复,复苏的基础既不够健康,也不够坚固,因此要坚决避免政策回调,而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及时的微调是为了防止出现回调,但微调一定不能搞成回调。可以通过增加供应,尤其是保障房供应来平抑房价,同时,限制过度投机。说到底,发展仍是中国的硬道理,更何况我们对付通胀远比对付通缩有办法。

  中国经济今年以来的反弹或者说复苏之强劲,超出多数人意料。在此情况下,通胀预期也越来越明显,许多人开始担心泡沫再现,由此对扩张性的“双松政策”的质疑之声频起,有不少人进而主张调整货币政策,特别是利率应在三季度上升云云。

  如果利率上调,我不会认为这还是“动态微调”,而认为这是政策回调。但是,事情真到了这一步了吗?这需要对当前的形势有个较为精准的判断。可以说,究竟怎样看当前的经济形势,检讨当前的宏观政策,以及怎样完善宏观政策,再次成为去年下半年扩大内需战略决策以来的重要课题。

  总体上,应该冷静地看到,冬天并未过去,当前的国内经济不是周期性的恢复,而是政策性的恢复,复苏的基础既不够健康,也不够坚固,因此要坚决避免政策回调,上调利率大可不必。我们不必过于担心大冬天人会热死。

  当前出口严重下滑,消费增长平平。今年前7个月全社会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为95392亿元,同比增长32.9%,比上年同期加快了5.6个百分点。但投资的高速增长明显是政府主导与资金推动的结果,而非市场推动和周期推动。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完成投资41192亿元,增长40.1%,绝大多数是“铁公鸡(基)”项目;从项目隶属关系看,1至7月,中央项目投资8370亿元,同比增长25.3%;地方项目投资87562亿元,增长33.7%。相比之下,民间投资并未积极跟进。即便是被认为已产生所谓过热的房地产领域,开发完成投资17720亿元,增长11.6%,比去年同期回落19.3个百分点。另外,上半年,全国实际使用外资430.1亿美元,同比下降17.9%,其中6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89.6亿美元,同比下降6.8%,已连续9个月下降。这说明民间投资以及国外投资都远远没有跟上,目前的投资仍是政府和国企在唱独角戏。

  强劲投资的背后,是贷款天量发放所带来的资金推动。1至7月,房地产开发企业本年资金来源28639亿元,同比增长28.7%。其中,国内贷款6524亿元,增长42.7%;利用外资273亿元,下降33.1%;企业自筹资金9557亿元,增长9.9%;其他资金12285亿元,增长43.2%。在其他资金中,定金及预收款7179亿元,增长35.7%;个人按揭贷款3628亿元,增长78.9%。这些数据显示,当前开发商资金压力减少并且销售回暖,主要是因为宽松的信贷环境,其自筹资金增长并不高,利用外资增长更是为负,只有消费贷款与开发贷款的增长迅速。

  如此贷款的支撑力量,当然不可能持续。按正常情况,下半年就会放慢。因为银行出于利息最大化的考虑都倾向于上半年更多放出贷款。同时,票据融资拉动贷款的情形也已发生改变。再加上政府的“窗口指导”,近期频频吹出冷风,可以预料,贷款进而投资以及整个开发商的资金链的情况会发生变化。这意味着,即使没有任何政策调整,市场下半年也会因贷款的放慢而自动降温。

  不仅如此,如果没有政府强力主导,没有资金大力驱动,投资增长一定会放慢,当前经济复苏实际上难以为继,相反,全球经济衰退的压力马上会彰显出来。须知,2007年亚洲金融危机只让世界经济下滑了2个百分点。但今年,世界经济将从鼎盛时期的5%增长变为大约3%的负增长,为二战以来最低,世界经济实际上下滑了足足8个百分点。受世界经济的拖累,我国外贸早已进入寒冬季节,这个多年来中国经济超高速增长的主要动力,短期内将雄风难再。

  经济复苏,仅仅用增长来衡量是不够的。其实,市场层面的复苏远远没有反映出来。恰恰相反,从7月CPI负增长1.8%及PPI负增长8.2%来看,当前市场情况还在恶化,供大于求仍是主要矛盾。受国际市场影响,国内市场的复苏要远慢于经济增长复苏。

  而从反映经济复苏更为关键的就业率来看,情况更不容乐观。我们手头拿不到失业率的准确数据,但众所周知,中小民营企业是社会就业的主要载体,承担了70%以上的就业。由于中小企业的状况没有改观,并且目前扩大内需的政府4万亿投资90%都是投向国有大企业,由此可以推论,社会就业状况很难有明显改观。

  在今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上,笔者曾提出,中国经济的复苏不能光看增长,增长易由“政府制造”,然而更要紧的是中小企业的复苏,中小企业的复苏连结着就业的复苏,是“市场制造”的复苏。而从种种迹象看,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就业都谈不上复苏。

  除上述因素外,还必须提醒许多论者注意到,当前所有复苏指标都不免带有经济快速下滑后的技术性反弹的特征,因此不能简单根据过去几个月的环比来推测未来的持续变化。用环比推测未来在正常情况下是一个好方法,但在大起大落的经济波动中要大打扣。

  放眼全球,经济冬天远未过去。鉴于中国经济高度的外向性,中国用货币烧出来的温暖小气候能否持续值得怀疑。

  基于上述分析,今年中国经济运行只能说挺过来了,而不能说真正走过了危机。当然,我相信中国经济有足够的底气抗击金融海啸,在全球继续保持复苏态势。因为中国发展的空间还足够大,并且正处于从城市化率45%到60%的快速转换过程中,而且中国有足够的资金量。简言之,只要政策对头,则无论世界经济风狂雨骤,中国仍有极大的几率走出危机。但前提是,决策者一定要明白,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仍不够发达的国家,发展才是硬道理,控制物价虽然重要,但不如发展重要,只要持续发展,即便是泡沫,也能在很大程度上被发展冲抵。而轻视“发展论”转而陷于“物价论”,就像前一轮那样,一会打压股价,一会打压房价,一会全力对付CPI,其方向是错误的,其代价是得不偿失的。

  在这种情况下,当前政策并未进入到一个需要大调整的时期,而是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微调和完善都是可以的,比如,房地产市场当前可以通过增加供应,尤其是保障房供应来平抑房价,同时,限制过度投机,及时的微调是为了防止出现回调,但微调一定不能搞成回调。

  说到底,发展仍是中国的硬道理,更何况我们对付通胀远比对付通缩有办法。

  (作者系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