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垂直统计”难以遏制“被增长”

2009年08月24日 08:29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今年以来国家统计局一直被社会舆论置于风口浪尖上,国内外各类与统计相关的或沾点边儿的机构,纷纷拿放大镜挑剔中国统计数据的真实性,而现实的难堪是,许多统计数字偏偏经不起外界的较真。

  为释放压力,也为了能从一波接一波的质疑声中解脱出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8月22日公开接受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专访,一方面就数据失真的若干问题作了有选择却也比较坦诚的说明,再一方面则有分寸地倾吐他本人、统计部门乃至县以上10万政府统计工作者的苦恼与无奈,心声与期待。

  按惯例,政府高官很少就敏感话题接受媒体专访,若非进行不可,通常也会选择“央字号”媒体进行。选择凤凰卫视,本身就是一道值得有心人“寻味”的思考题。早报评论员以为,选择凤凰卫视,至少与试图提升专访的可信度——受众认同程度有关。

  有兴趣的读者若能阅读“问答”全文会立即发现,其中最能体现整个国家统计团队心声的,是马建堂“防基层统计作假,国家统计局望进行垂直管理,国家局直接管理10万人”的期待。

  所谓垂直管理即“条条管理”,国家统计若能“被垂直”,意味着国家统计局对各省统计局(省以下层层类推)同时拥有人事任免权、业务监察权和工作指导权。若能做此制度调整,现有各级地方政府充当同级统计机构婆婆的权力被剥离,外加上级统计机构对下级机构实施“三权合一”的监管体制,作理论假设,类似今年上半年广大低收入劳动者工资“被增长”、各省GDP半年统计数据之和大于国家统计1.4万亿元的“统计笑话”,不敢说能得到根本性遏制,至少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遏制。这也是早在马建堂之前,不少网友呼呈实施垂直统计的良好愿望所倚。

  然,现实早已残酷地向社会昭示,垂直绝对不是纠正国内行政失序、失范、失真乃至下级糊弄上级的灵丹妙药。早前,因国税流失、食品药品谋财害命、“中国制造”以次充好十分突出直至发展到不可收拾之地步,上述行政机构已相继“被垂直”了多年或数年,可时至今日,国税流失等社会病之病情并未有显著好转,有的甚至更加触目惊心。譬如上月17日,审计署抽查11个省116户享受高新技术税收优惠企业,其中85户(占比73%)不符合税收优惠条件,致使国税流失36.31亿元。谁与地方政府“合谋”的?当然是垂直的地方国税机构。

  讲社会生态,垂直固然解决了上对下的人事任免权(三权之重头),但掌控乌纱帽只能限定于对地方机构的主官层面(否则人事成本实在太高),甚至为避免主官与当地政府“同流合污”,对地方机构的主官实行异地任职(譬如质监系统的普遍做法),但实际效果乏善可陈,异地主官多半因不服水土而被本机构的本土工作人员频频“轰走”。这其中的无奈在于,主官可异地任职,工作人员却只能土生土长,一本正经监管,主官往往成为光杆司令。

  讲政治生态,就算地方统计机构如愿以偿“被垂直”,且假定不被地方所同化,在GDP事实上就是发展图腾,就是政绩考核主要评价指标的现状未能改变前(现阶段压根没有变的可能),统计的源头数据仍有赖于地方各行各业及相关职能部门作基础性采集,源头就掺了假,仅靠机构由“块块”变“条条”而不改变早已变味的政治生态,统计数据依然不可能真实。

  马建堂曾任青海省常务副省长主管经济,对地方统计造假猫儿腻远比“科班高官”要清醒,对垂直体制能否根除统计失真乃至铲除统计腐败的效用不会不清楚,有道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管不管用——有无可能是一码事,说不说是另一码事,说出期待,无形中已消解掉一部分国家统计面临的舆论压力及他本人的压力。

  最后作点补充是为常识:无论经济好坏,统计造假从来不是一味掺水,缩水也大量存在。形势好时有的地方图好上加好掺水,有的则为避免鞭打快牛而刻意缩水;形势严峻时,有的为体现复苏快而掺水,有的则信奉“会哭的孩子多吃奶”······“被增长”的遏制有赖于民间统计“不被增长”的制衡。而问题是,这个“不被增长”的制衡正好被“统计数据不一致不得公布”的规定遏制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