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被中产”的拾荒老汉与尴尬的中产阶层

2009年08月30日 11:24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据沪上多家媒体报道,8月27日,上海警方在集中整治时发现一名74岁的拾荒老汉。经查实,老汉为原上海圆珠笔芯厂退休职工,有十几万工资未领,在宁波还有套动迁房。天下掉下的意外惊喜,让老人高兴得合不拢嘴,也让媒体记者来了灵感,8月29日,有报纸以《74岁拾荒汉忽然“中产”》为题,对此事作详细报道,一同为老人欣喜。

  拾荒汉生存不易,年老拾荒更是年景凄凉,现在不但有了钱,还有了房,真是天底下不能再有的好事。然而,回头一想,拾荒者有了钱有了房,就从此变成“中产阶级”的一员了?如果老汉赶得上潮流,谁去这么一问,他肯定会回答:“我那完全是‘被中产’了!”

  说拾荒老汉“中产”,虽然只是一个形容,背后却是我们对“中产”概念的简单化理解甚至误解。“中产”看似讲的是经济概念,好像任何人只要达到多少年收入,就可以进入这一阶层,其实不那么简单,“中产”更多地是一个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概念。

  即使单以经济水平而言,只有收入也是不够的。同样的收入,有不同的负担。比如,一个人年收入10万,不算少,够中产了。但要是已婚,但妻子不工作、没收入,还有个孩子,患有重病,家乡还有老父母甚至祖父母需要照顾,一年下来,刚刚对付。这样的人士花起钱来,同业已习惯一分钱掰两半用的老人一样,抖抖索索,物质生活上完全称不上“体面”。同他说,已到“中产”,会不会也给你一个“被中产”的回答?

  如果老汉有了钱,有了房子,仍然认为自己是“被中产”的,这绝对会让一些城市白领,更有理由觉得自己“被中产”。年收入还是10万,不过那是夫妻加在一起所得,有孩子、没病,各自家里也不需要汇款,那该算中产了吧。可是,一买房,按揭了,每月扣掉工资的一半甚至更多,小日子照样过得紧巴巴,看着好东西心痒痒的就是不敢买,这样的“中产”当不当有什么区别?

  像那个老汉一样,有钱有房,年薪10万,现金买房,六亲全无,没有负担,总该“中产”了吧。可是冷不丁一场大病,奖金津贴全部没有了,工资也只剩下一小部分,医疗账单却如雪片似的飞来,没几天,积蓄全用光。这样的日子不用说没法过,光担心这样的日子来临,就让人再“中产”也不会有真正“中产”的心情。

  实际上,“中产”不仅是一个经济上的数量概念,更是鲜活的生活质量乃至生命质量的概念。收入水平的意义不在于其本身,也不在于确保各项基本生活需要的满足,还要确保在付款时对价格的“不敏感”,确保今天的付款不因为对未来的担忧而打折扣。

  在发达国家,相比较高的阶层,“中产”该有的都有了,差距在于档次,而不在有无。同样的住房,较高阶层住的是两个或三个室内车位的近郊别墅,“中产”可能住的更远些,车位只有一个室内的,另一个在室外,但也是别墅。开的车可能牌子不一样,新潮程度不一样,排量不一样。一样可以去旅游,但国家远近不同,季节旺淡不同,飞机舱位不同。如此等等。

  因为需要基本都得到满足,体面也全都有了,所以,才有“中产”对社会秩序的认同,才有“橄榄型社会的稳定性”之类同“中产”相联系的社会效应。中国古人说过“有恒产者有恒心”,用在“中产”身上,先要保证,他们拥有的确实是“恒产”:按揭可以,但不能太高;家乡老人有低保、医保和灾荒救济,不用他们倾囊而出;即使大病降临,也有各种保障支撑他们不失基本体面。

  体面的物质生活有了,内心安稳,不用焦虑自己的未来,自然没有了改变自己处境的冲动,也没了改变现存秩序的动机,“中产”因此变得保守,变得倾向于维持现状,变得愿意为维持现状和改善现状而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在西方国家的阶层分析框架内,“中产”这个阶层通常被视为主流道德的倡导和践行者,时尚审美的消费者,社会潮流的参与者,以及大选投票的主体人群。所有这一切既需要经济收入作前提,更需要在经济收入基础上的社会、文化和政治条件的配套。像拾荒老汉那样的经济状况忽然改变,改变不了一个人的阶层属性,好心而且不无调侃的老汉“中产”的说法,因此成为某种尴尬。

  当然,老汉不会尴尬,因为他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因为别人把他“中产”了而欣喜,有钱有房足矣,管他“中产”不“中产”。真正尴尬的是一些白领,一向以“中产”自诩,到头来却发现只是“被中产”了一把。到底是被人忽悠了,还是被自己忽悠了,这种忽悠到底是有意的自我安慰,还是因为简单套用西方概念,没有搞清楚概念的幼稚,只有自己反思了。如果说,出一群暴发户,30年已证明足够了,出一个贵族,三代还不够,那么,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产”阶层,又需要多长时间?等着瞧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