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伯南克的如意梦与无奈现实

2009年09月01日 03:27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对于研究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权威学者、56岁的伯南克教授来说,如果在接下来的美联储主席第二任期内能继续发挥其才智,及时回收极度泛滥的流动性,并有效控制住全球通胀形势,那将足以抵消经济学家对其救市政策的微词,进而彻底摆脱“格林斯潘阴影”。 如果伯南克不能打消民众的忧虑,不能阻止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滞胀形势,后果就很难说了。

  伯南克有个梦想:先将基准利率推低至接近零的水平,并配合“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向金融系统注入数万亿美元的流动性,提振市场信心,推高资产价格,以流动性堆积的虚拟繁荣,提升投资者信心,从而通过财富效应创造出实体经济新的需求,让实体经济重新运转起来。而就在全球通胀预期渐显,资产泡沫堆积速度超出伯南克心理底线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过剩资金从金融系统中抽走,进而既让经济得以复苏,同时又保证了新一轮泡沫的膨胀。

  这个刻在伯南克骨子里的梦,或许是30年前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透彻研究大萧条历史,“激扬文字、指点江山”时就萌生的想法。只是直到23年后被布什任命为美联储理事之前,书斋里的伯南克都更多处于“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状态,2005年正式成为总统经济委员会主席,才使他渐渐从全职经济学家转为不得不务实的政策操盘手,更有了广阔的施展其学问功底的空间,虽然起初伯南克犯了不少错误。但是在追求理想之际,现实的打击是不可避免的。

  面对现实,伯南克的梦想总有着些许的不切实际。老实说,奥巴马留任伯南克,政治考虑大于对伯南克个人魅力的信任。因为奥巴马需要向世界宣称,他有一个正在赢得经济复苏之战的团队。而伯南克的挑战的确太多,不得不面对无奈的现实,在“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之中理出一条应对之道,未雨绸缪决胜于危难之间。

  第一大麻烦在于低利率环境究竟什么时候必须结束,随着三大股指不断上扬,商品市场气势如虹,由资产泡沫传导至实体经济的成本推动型通胀势必出现。而一旦启动升息周期,脆弱的经济复苏又随时面临夭折,因为这一轮复苏的资金堆积特征过于强烈,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并未出现。一旦流动性收紧,美国经济或将再次下滑,甚至出现二次探底的局面。美国目前失业率仍旧高企,消费需求低迷,经济复苏甚是脆弱。在经济复苏和遏制通胀之间,伯南克必须处理得当。

  第二大麻烦在于货币政策是否应该紧盯资产泡沫。在经典经济学之中和格林斯潘的脑海之中,货币政策目标重点在于防止通货膨胀,而无需关注资产价格泡沫,只要控制住了通胀,央行就是称职的。但是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相继经历了互联网泡沫、房地产泡沫、商品市场泡沫以及衍生品泡沫,并在短短十年间对美国经济造成两次致命的打击之后,这种传统观点是否需要应该重新审视了。

  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伯南克下一个四年无视资产泡沫,而继续仅仅盯住CPI,那么“用危机挽救危机”的说法可能不再是魔咒,而是无比残酷的现实。因此,伯南克在下一个四年,在CPI和FPI(或许,金融资产价格指数的编制已很有必要)之间,伯南克也必须合理应对。

  第三大麻烦在于国会议员的挑剔和伯南克梦想的冲突。伯南克虽然深谙博弈论的各种均衡理论,但能在多项两难选择之中如鱼得水处理得当,却并非是他的强项。国会议员总是会更多注意力集中在控制失业率和实体经济复苏的目标上,如果伯南克的政策与这些目标相反,那么届时国会议员必然发难。

  伯南克教授天生在课堂上是个好手,他沉着冷静的说话方式,对理性的经济学家来说,是非常值得推崇的,但却非常不利于大众媒体炒作和提高收视率。所以,如果伯南克无法在在合适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与国会议员无障碍交流,事情恐怕就将更难办。

  不管怎么说,伯南克都将不得不在“向左走,向右走”的十字路口徘徊,如何应对、处置,就看他的造化了。 (作者系中国人保资产研究部客座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