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没收小产权房购房款”须有个说法

2009年09月07日 04:36 来源: 新快报 【字体:

  9月2日中新社记者莫非报道,广州市国土房管局称将“没收小产权房购房款”。

  法律人士沈彬在9月4日《新快报》撰文追溯了这个“雷人”新闻的源头,称“这个缺乏法律依据的规定并不是政府机关的行政命令,而是官员的个人表态”。沈彬所采用的依据是7月22日《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报道,其实真正的源头应该是6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当时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房地产中介管理所副书记周运升对《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称,若发现市民依然“顶风”购买,相关部门有权没收其房款。他同时也表示,广州现在的情况还不允许这么做,只能一步一步来。

  沈彬在文章中最后呼吁,广州国土房管局应该出来澄清这则引发舆论恐慌的“误传”。

  当然,有人可能会觉得疑惑,《中国国土资源报》一个多月前就已经报道了此事,如果想澄清的话早就澄清了,怎么会等到现在呢?

  对舆论来说,真相当然是最重要的,毕竟这涉及到自身的切身利益,更何况小产权房还承载了降低中国居高不下房价的想象。

  有关部门的不及时回应当然是因为拖延。在这里,需要提醒舆论注意的是,不要仅仅将拖延看成是行政机关内部的低效率所导致的。实际上,拖延几乎是已经被制度化了。众所周知,行政机关所构造的是一张组织垄断性极高的网络,这张网络极力排斥其他社会力量参与问题的解决,而加上行政机关内部的信息流动并不通畅,拖延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

  我们经常看到,许多事情老百姓知道,偏偏就是该负责任的有关部门“不知道”,其实,问题只在于事情在有关部门心中的分量,或者说是否已经构成了燃眉之急。

  换句话说,《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报道所造成的影响力,未必会对有关部门造成需要“澄清”的紧迫感,他们仍然可以“假装”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但是,当中新社报道以及各大门户网站首页的转载所造成的舆论压力,不仅打破了行政机关内部下级对上级报喜不报忧的默契,同时也把行政机关逼到再也无法推说“不知道”的地步。

  在行政机关看来,有些难题是很难作出决断或者马上摆平的,只有将它交付给时间处理,在漫长拖延、搁置和等待中,舆论总会因为新的新闻兴奋点的出现而慢慢消磨了原有的关注热情,这样原来的舆论压力自然自行消失了。

  另外,对拖延的有意识运用还有一个妙用,它往往可以起到一个“探路”的作用——行政机关通过某种肯定不是“正式”的途径放出风声,然后静待舆论的反应,这样它便可以使自己处于一个进退自如的境地:如果舆论反应并不如想象中强烈,那么就可以考虑采取进一步行动(比如周副书记所说的“一步一步来”);如果舆论反应激烈,在必要的时候,澄清、辟谣等不过都是举手之劳。

  这种“冷处理”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错失时机。它势必造成公权部门权威的败坏以及公信力的流失。也许正因为如此,《广州市党政领导干部问责暂行办法》才会规定,“不配合不接受舆论监督”、“在媒体发表有损政府形象的言论”是要被问责的。

  笔者期待相关部门能够对此事有一个完整的说法。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