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邓聿文“还需要提倡“养儿防老”

2009年09月08日 04:22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养老的方式无非两种:不是社会养老,便是家庭或者儿女养老。中国过去主要是儿女养老,现在正逐步过渡到社会养老。在这个大背景下,国务院日前决定,自2009年起,在全国选择10%的县(市、区),启动“新农保”试点。

  与“老农保”仅靠农民自我储蓄积累的养老方式不同,“新农保”强调了国家对农民老有所养承担的重要责任,明确了政府资金投入的原则要求。“新农保”的建立,是不是就意味着儿女养老的方式该退出历史舞台?

  前不久,有一些评论对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会长李宝库提出的“孝道是中国国粹,应当大力培养”的说法,进行了指责和批评。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也在一篇博文中直言“养儿防老不道德”,认为做父母的应自力更生,安排好自己的后半生,不要把期望和压力都寄托在子女身上,父母只需给孩子爱、自由和幸福就行。纵观批评意见,一个主要理由是,养儿防老是一种典型的私力救济,主要靠道德伦理维系,却又受制于子女的健康、收入等因素,因而在目前的社会是很不可靠的。

  作为一种在传统小农经济下的家庭保障模式,“养儿防老”在传统家庭逐渐解体,社会流动加快,人们的经济基础越来越不依赖土地和农业收入的情况下,其对家庭的保障和维系社会稳定的作用的确越来越弱。但是,断言其不合时宜,要把它抛弃也言之过早。我认为,至少在未来的二三十年,中国社会仍须着力提倡养儿防老,特别是农村地区。

  这并非是要减轻政府在养老上的负担和责任。乃是因为,无论社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以家庭为社会的核心单位结构,至少在可见的将来,还支配着我们。家庭有两个基本的功能:一是经济互助;一是精神互助。尽管陈志武反对父母把子女当成养老避险的工具,但也不得不承认,在没有市场提供的各类保险、借贷、股票、投资基金、养老基金等金融品种的前提下,“养儿防老”是规避未来物质风险和精神风险的具体手段。他建议父母通过金融产品实现自己一辈子经济自立,不要把期望和压力都寄托在子女身上。但问题是,中国的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有多少父母有余钱进行金融产品的配置?即使有些余钱,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也基本上配置给了子女甚至孙儿辈。这是其一。

  其二,从目前农村的养老保障看,不仅覆盖的人群范围窄,水平也还有待提高。新农保的养老保险分五等,最高一等是每月500元,最低一等是每月100元,由政府负责的基础养老则为每月55元。这一水平即使加上医疗保险和社会救助,也远不能解决目前农村人口在社会保障上所面临的一系列实际问题。另一方面,我国农村的老龄人口比例已经超过城镇,因此,要现实地解决农民的养老问题,就必须发挥家庭的作用——“养儿防老”。事实上,根据调查,多数农村地区老年人的日常生活照顾,主要由其家庭成员担负,绝大部分农民仍然游离于正式养老保障制度之外。

  这是从家庭的微观角度说的。从宏观上来看,正如学者高辉清在 《为“养儿防老”一辩》的文章中所言,由社会来养老是以存量的积蓄来为未来埋单,只有在国家变得富裕的时候才有可能成为彻底的解决之道。而养儿防老,则是以未来增量的扩张,来支付当时养老的费用。他认为,尽管中国经济保持迅猛发展的势头,但是在未来20~30年后的老龄化高峰之时,中国尚不太可能已经积累出足够的财富,因此养儿防老至少应该成为重要的一个支点而不能偏废。也就是说,一个社会的人口结构越年轻化,对社会整体的养老压力就越少,这其实是宏观意义上的“养儿防老”。畅销书《大国空巢》的作者易贤富也持此种看法。他以美国养老方式为例,认为美国包括政府养老金(第一支柱)、雇主养老金(第二支柱)和个人储蓄养老金(第三支柱)在内的多支柱养老金体系,其实不过是“养儿防老”的美国版,这套体系得依赖于年轻的人口结构。所以,美国现在是双管齐下,既改革养老金制度,又鼓励生育以防止生育率下滑。

  截至去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1.5989亿,占全国总人口约12%,今后还将以年均800万人的规模递增。另一方面,中国的人均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在世界上仍处于中下行列,再加上社会保障的低水平,因此,在中国还没有富裕起来前,轻言放弃“养儿防老”是不可取的。当然,为了解决沉重的养老压力,我们在加大社保制度建设的同时,还应该想办法优化人口结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