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周明华:行政机构改革需向法制方向掘进

2009年09月09日 04:22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武汉市编办近日透露,新一轮市政府机构改革加速推进:全市46个部门和单位的“三定”方案框架已敲定,“十一”前正式印发。这次政府机构改革的目标是:把武汉建设成为全国 “行政效率最高、行政透明度最高、行政收费最少”的城市之一。经本轮改革,市政府直属行政机构由56个减为46个。今起3年内,全市消化4000多名党政机关超编人员。

  (9月8日《法制日报》)

  市政府直属的行政机构一下由56个缩减至46个,且一动作就要消化掉4000多名党政机关的超编干部,武汉的这次机构改革的确是在全面提速。这自然让我联想到目前正进行的深圳大部门制的机构改革,深圳大部制改革后的31个部门于9月8日集体揭牌运作,比改革前减少了15个机构,机构精简幅度达三分之一,有些部门的业务处室削减比例最高达60%。这两个城市的改革动作,颇多相似之处,可谓相互照应。

  但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两地的改革步子迈动得稍显犹豫,改革的本身并未上升至法规层面。小政府、大社会的现代公共管理思维告诉我们,降低行政成本、削减公务员、最终目的是为了弱化政府职能,使一个事事插手的主导型政府,向一个让社会组织单元与公民自主行为,仅加以适时适度地疏导约束的辅助型政府转变。

  或许正是这种改革的法律与前瞻性不足,才有武汉长达3年的“改革过渡期”——3年才消化4000多名党政干部。而且这个“消化”富有深意,会不会是一些领导干部“去官不去薪”呢?同样,深圳市也是这么“消化”近百名局级干部的——或在新的领导岗位予以任用,或保留待遇不再任用。由于这条“消化”的尾巴存在,使得这些局长们,即便降了官位,其待遇一样不变。新的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职不下薪”的副局长就有12人之多。

  这些镜头反映出我国行政成本一直高企的现实。一份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我国行政支出占财政总支出中比重11%,到2006年已接近30%,而同年的日本仅2.38%、英国4.19%、韩国5.06%。在官民数目之比中,中国1950年的官民比是1:6000,2006年的官民比却升至1:26。之所以官员冗员,说到底还是干部“能上不能下”的官本位意识的恒久羁绊,是公权法制化监管之缺。

  如果我们有一份公平、透明、刚性的法制蓝本,那就不会出现深圳与武汉这样的行政自定式的“圆场政策”。因为这一政策不可靠,不仅“护官”意味较浓,且治标不治本。当前,我们需要全面反思机构改革、干部冗员的问题,应尽快形成一股裁减官员的法制合力,要通过法规规范官员“能上也能下”。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