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信贷规模“过山车”对稳定增长很不利

2009年09月09日 04:54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上半年银行信贷高增长具有其一定的特殊性和合理性。鉴于上半年信贷超调增大了信贷投放基数,因此,下半年的回落也应是有节奏的回落。如果回落过于急速,势必会对正常运行的经济肌体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为切实保持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应慎用银行信贷调控“组合拳”,对信贷市场给予更多的“呵护”。

  我国经济目前正处于企稳回升的关键期,银行信贷支持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数据显示,上半年银行信贷在呈现了天量增长以后,7、8月迅速下滑至地量。笔者认为,这种信贷规模的“过山车”,对经济的稳定增长不利,需尽快采取相应措施。

  可以说,上半年银行信贷高增长具有其一定的特殊性和合理性。2008年四季度以来,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再加上经济结构性调整的需要,我国的确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流动性黑洞”现象。这不仅是制约我国市场流动性回升的重要因素,更是影响我国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就是通过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确保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来盘活市场流动性。当然,这种合理增长,就不排除一定时段内信贷投放可能会超速增长。

  进入今年第三季度后,我国货币信贷政策在“连续性与稳定性”以及“适度宽松”不变的基调下,寻求对上半年货币政策的“动态微调”。央行明显加大了央票发行以及正回购的力度,而且连续数周提升央票利率,以此提升资金价格,达到控制信贷规模的效用。此后,“动态微调”写进了央行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同时,银监会也开始加强风险提示,出台了流动资金、固定资产贷款管理办法,通过委托支付原则,银监会意在明晰贷后资金流向管理。8月下旬,银监会下发了资本充足率管理征求意见稿,要求提高商业银行最低资本约束,减少次级债互持,意在提高资本充足率,控制商业银行“杠杆率”。

  在这一系列因素影响下,7月我国新增人民币贷款环比下滑77%,且首次出现单月同比负增长。虽然8月的信贷数据尚未最终公布,但四大银行8月信贷投放量只有约1600亿元,一些股份制银行甚至基本停止放贷。因此,8月信贷投放将在7月的基础上继续回落,很可能不足3500亿元,有再创近期新低的可能。按正常年份的信贷规律,信贷投放基本遵循4:3:2:1的季度投放节奏,但鉴于上半年信贷超调增大了信贷投放基数,因此,下半年的回落也应是有节奏的回落。如果回落过于急速,势必会对正常运行的经济肌体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笔者希望,这个问题能引起决策层的高度重视。

  下一步,笔者建议,首先,控制信贷规模应更趋理性。在目前国内整个银行界都面临“差钱”和资本金硬约束的压力下,央行和银监会应切实保持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而且“言必信,行必果”。当前最主要的,是央行与银监会应慎用银行信贷调控“组合拳”,对信贷市场给予更多的“呵护”。可喜的是,我们看到,银监会已发布文件,决定暂缓执行对商业银行次级债扣减资本的规定,实行老债老办法,新债新办法。应该说,这充分反映了商业银行对资本补充新规“不可马上实施”的愿望,给其以合理缓冲,因为现在需要的是对信贷资产更有效配置,而不只是单纯规模控制。

  其次,适度提高银行杠杆率。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资产价格大幅缩水严重削弱了企业通过担保融资的能力,从而对大量企业的正常经营造成了严重冲击。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金融危机深重的2008年,我国商业银行系统的不良资产率不升反降。2008年12月末,商业银行系统的不良资产率降至2.45%;而今年6月末,我国境内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77%,比年初下降0.65个百分点。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134.3%,比年初上升17.9个百分点,说明我国的银行系统还是比较健康的。在当前银行信贷占投资资金40%的情况下,只有相应提高银行杠杆比率,银行体系才能创造更多信用,来提升整个经济社会杠杆率。今年年初时央行就曾提出:允许有条件的中小银行适当突破贷存比,支持创新担保融资方式和消费信贷保险保障机制,可以使用创新金融工具保持市场合理流动性等,为商业银行适度提高杠杆比率提供了政策性支持。所以,在今年余下的不足4个月时间内,我国商业银行的杠杆率不仅不能降,还可以考虑逐步提升。建议由目前的13倍左右逐步提高至15至18倍。

  再次,积极调整信贷投向结构。上半年信贷规模“井喷”,从贷款空间上看,暴露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前期信贷投放进入相关产业、行业的规模和速度并不一致,产业间获得信贷资金难易和多少的差异度很大,从而导致部分产业资金支持不足与部分产业产能过剩并存的局面。另外,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楼市,不仅刺激了市场的投机气氛,也带来了银行业信贷资金的安全隐患。从贷款项目上看,贷款集中度普遍上扬。部分银行即将触及单一最大客户贷款占资本金额比例不超过10%的监管红线。因此,今年最后一个季度,似应根据各行业复苏的趋势、进程,更加优化信贷资金配置,把宝贵的资金用到真正能够推动实体经济增长方面,进而为实体经济复苏提供强大的保障。当然,尤其需要积极采取措施,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力度。说到底,也只有将信贷资金更多地引导到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和结构优化的行业中,才能从根本上为经济的长期均衡增长奠定坚实基础,同时也能在更大程度上保证信贷资金的安全和收益。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银行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