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假设雷曼没有破产

2009年09月16日 13:59 来源: 观点地产网 【字体:

  假如雷曼兄弟没有破产,是否还会有经济危机呢? ……

  在08年的8月, 哈佛大家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 在新加坡的一场大会上的警告小小地震撼了一下世界股票市场, 他说,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不仅会看到中等规模银行的破产 , 我们还将看到一个超大型企业, 最大的银行或者投资银行(的破产)” 。 一个月之后, 在9月15号的早间, 雷曼兄弟宣告破产倒闭 。

  Harold James, 普林斯顿的经济史学家, 说雷曼的破产跟1931年澳洲的联合信贷银行(Creditanstalt)的崩溃类似。 奥地利和德国曾向外国信贷者大举借债, 这样银行的倒闭就在世界范围内激起了涟漪, 巨大程度地加剧了萧条。 在现如今的经济危机中, 雷曼的破产被广泛地认为是个相似的转折点 -- 没有预料到的失策 导致一场普通的经济不景气变成了大萧条。

  Rogoff先生持不同观点。 他相信--在雷曼破产前他就如是说--美国拥有巨大金融危机的典型先决条件 -- 无情缩小的资产泡沫保障下的,数万亿美元的借债。 银行的减记总额在08年8月就已经超过了五千亿美元。 如果雷曼兄弟没有被允许倒闭掉的话, 其他的一些公司, 可能也会有相似的结果。

  雷曼破产前的一周, 市场对于美国主要大都会的房价, 做出了百分之十五的下跌预期, 在那之前已经发生了百分之二十四的下跌。 这样的下跌--就已经同实际上发生过的很接近了-- 可能会 -- 联着相似的商业地产价值的下跌 -- 可能就会把一些大银行推到悬崖边上。 衍生产品市场把华盛顿互助银行(Washington Mutual)拖欠的可能性预期做出了很大的调整-- 调至85%。 很多雷曼破产后接受了政府紧急救助的大型金融机构, 比如说美国国际(AIG), 瑞银(UBS) 及 欧洲的福尔蒂(Fortis), 估计迟早也需要如此。

  从纯经济观点来说,确实,雷曼的破产导致了巨大的伤痛。 在流通票据 信用衍生产品 银行资金市场中, 酿成了恐慌, 导致了银行流通性的急剧恶化。 资金流和贸易流垮塌了。 信贷撤出的恶性循环, 减弱的增长, 及债务减值随即发生。 在08年7月份, 国际货币基金IMF认为到09年世界经济将有3。9的增长。 现在他们预期这个数字将缩小1。4%。 08年8月,网站Moody’s Economy。com预测说美国二百九十万的首次抵押在09年会被拖欠, 本身就是一个灾难性的数字(06年的拖欠数额低于100万)。 现在,这个网站预计这个账目会达到三百八十万, 其首席经济学家 Mark Zandi说, 是一连串政策失误的结果, 导致了财政恐慌, 挫伤了就业与收入。

  但是从政治的观点来看, 就会 更难以看出 如何去避免这些失策。 财政部和联邦储备局于08年3月出手援助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时候, 是引起了国会及其他地方的"制造了道德危害"的批评。 同时 他们的干涉, 引导了其他公司 包括雷曼, 相信, 当他们走到绝境的时候, 他们也能被解救。 如果说雷曼兄弟也被拯救了的话, 这样的批评将会加剧, 其他公司也会有未来也得到拯救的期望。 Rogoff先生说, 某种程度上政治压力要求一家大型公司的破产。 "如果你观察金融危机, 标准的剧本就是让第四或第五大的银行破产, 然后去拯救其他所有人", Rogoff说道, 他的分析建立在广泛的研究之上, 他与马里兰大学的Carmen Reinhart共同展开的这样研究, 将产出一本即将上市的书

  我们回顾的话, 经济上有效的解决办法应该是, 在拯救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后, 对银行系统马上进行全面的, 公开资助的资金重组, 同时也就创造了更有秩序的对倒闭机构清盘的机制(官员们还是声称他们没有拯救雷曼兄弟的合法授权)。

  财政部和联储局有作出这样的计划, 但是就担心国会可能的拒绝, 有很好的原因--历史表明, 对于银行的紧急援助非常的不受欢迎。 日本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对他们银行拖拖拉拉地资金重组是因为他们早期的资助激起了很大的愤怒。 一些曾挑剔抱怨日本的失败救助的美国经济学家现在变得更有同情心了。 “比起一个人住在十万八千里远, 当这事儿就发生在自己国家时候, 给出一个更为根本上的解决方案, 是更简单得多的”, Larry Summers, 奥巴马的经济顾问, 今年早些时候如是告诉<;金融时报>;。

  如果说rogoff先生是对的 更多破产时不可避免的, 那么雷曼的倒闭 虽然痛苦, 但就可能是必要的。 历史表明说, 系统性的银行危机常常由于大量的公共资金注入得到解决。 雷曼的破产刺激了政策制定者的神经。 只有当他们面临了后雷曼 后美国国际的混乱后, 国会才通过了七千亿美元的 问题资产救济计划(TARP, 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me), (即使如此, 也是在最初的拒绝之后才通过) 。 其他富国的政府也开始 担保银行债务, 提高存款保险, 向他们的银行注资。

  James先生注意到, 1931年 澳大利亚的联合信贷银行(Creditanstalt)崩溃后, 政治上的紧张是阻碍了国际合作。 与之相比, 国际上对雷曼兄弟破产的反应 是有效得多--部分地源于20世纪30年代的教训--财政部对于美国国际集团的救助就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大多受益者 是欧洲国。 rogoff先生也承认说, 如果联储局和财政局不受政治上的阻碍而做出毫无瑕疵的决定的话, 结果可能会使人更高兴。 当是, 他认为, "人为角度上是不可能的", 雷曼兄弟的破产, 也可能加速了这场危机的最终解决。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