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平衡房产税源风险不能只增不减

2009年09月24日 06:29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目前房地产价格高至少有一个原因是由于捆绑了地方政府的利益,这不仅是因为土地一级市场垄断的关系,还因为地方的财政收入对房地产市场有很大的依赖。针对地方税收过于倚重房地产业的现象,日前在福州市举行的第十五届全国省会城市地方税收理论研讨会上,不少地方官员建议考虑开征环境保护税、遗产税和赠与税(以改变地方税收收入过于倚重房地产业的现状)。

  这种考虑很现实,要维持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规模,及其承担的越来越多的职能,地方政府就必然要求更多的“钱”。在中央与地方分税制改革后,税收承包与事权下放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存在,这导致地方要干的事情多,但是分配到的钱没有大幅度增加。这也驱使地方政府千方百计搞钱。之前的乱收费现象也说明了地方的这种敛财冲动,这当然也是地方行政机构的自我扩张与强化所造成的。而中央出于精简机构推进行政改革的考虑,抑制了地方的乱收费情况,这就迫使地方政府采用表面上更加符合现有法律框架的办法来“搞钱”。

  开征新税无疑就是其中的一招。表面上看,开征新税似乎很有道理,因为地方财政对房地产的倚重很大,而房地产价格低地方收入就会低,房产价格太高又会引起民怨沸腾,地方政府夹在中间也很为难。而且财政收入来源单一化也有风险,一旦房产价格波动很大就会影响地方收入。和房地产相关的税种包括:房地产营业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城市房地产税、印花税、土地增值税、投资方向调节税、契税和耕地占用税等,这占据不少地方财政收入的大头。

  但事实上,首先值得搞清楚的是,何以目前不少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结构会变得非常依赖于房地产及其相关行业?1998年中国开始住房市场化改革,地方政府手上握有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土地,这种路径依赖加上政府的财政扩张偏好就造就了目前的困境。可以说,酿成今日苦果的正是当初的政策选择。尽管住房市场化改革极大释放了民间资本参与房地产市场建设,同样也造成了政府从中获得巨大利益。

  其次,值得质疑的是,地方政府此番征新税的言论到底是要进一步扩大财政收入来源呢?还是说只是调整税收来源的结构?从上面对单一税源的担忧来看,似乎意味着调整税收来源结构以进行适当的平衡,避免单一税源的风险。如果是这样的话,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开征新税的同时准备减掉什么旧税?毕竟,平衡税收来源结构并不意味着扩大税收来源,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但如果不减旧税,光征新税,那么调整税收来源结构不过是一块遮羞布而已,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公众的税收负担加重,而政府获得了更多的财政收入。简而言之,就是地方政府与民争利。公众对税收的朴素理解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实际上公众之所以对征新税会怀恨在心,是因为公众不知道已经被征的旧税都用到哪里去了。在旧税问题没有弄清楚之前,公众对新税自然抱有万分警惕,这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全社会没有依靠创新获得巨大的新增财富,那么不管何种规则,无非是在政府和公众之间分配不同比例的财富而已。政府征税的理由是说政府能比公众更知道钱花在什么地方对公众有利。而另外一种藏富于民的想法是说,政府可以通过减税,使得财富留在社会,让公众自己去发掘如何用钱对他们更有利。对于理性的公众而言,这并不是一道很难的选择题。困难的是,政府财政扩张的后果已经造成了庞大的机构,减税就意味着必须裁汰冗员,而这就会减少既得利益者的好处。这也正是“只听征新税,不闻减旧负”的原因所在了。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