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为何不向美国提经济要求

2009年09月25日 05:19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近些年来,西方政府和西方经济学家,一直在不断地向中国提出经济要求,例如拉动内需,提高消费水平,人民币升值等等,不一而足。可是反观中国,却除了向美国要求保证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安全之外,基本上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要求,而且坦率地说,就是这一个保证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安全要求,也非常空洞,并没有具体的方案相伴随。中国是不是应该向美国,向日本,向西方国家提出具体的经济要求?这是中国经济学家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如果对美国近年来向中国提出的要求进行一番审视,不难发现,很多的要求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的,可是也不能说全都是有道理的。举个例子来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前不久关于中国的高储蓄导致美国的房价走低的思维,就是颇为滑稽的。至于说美国经济不景气是中国的出口过多所造成的,更是可笑:难道中国的对外出口减少了,美国社会的超前消费问题就会解决?傻瓜都不信。中国对合情合理的部分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对于那些不合理要求,则应该坚持自己的立场,维护自己的权益。不过,坚持自己的合理权益并不是像文化大革命时候唱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那样,对西方社会说,“我就是不干,就是不干”,而是应该巧妙应对,合情合理地提出自己的要求。一味地顺从或者一味地对抗,都是不合时宜的。可见,中国不能不对美国的经济要求提出自己的合情合理的反要求,来维护自己的合理权益。这是其一。

  其二,有人认为,中国目前尚没有向美国提出经济要求的实力。在全球一体化的情况下,各国之间相互提出合情合理的要求,是国际社会经济的基本交往原则。WTO就是世界各国彼此之间互相要求的产物。所以国与国之间彼此向对方提出合理要求,与经济实力根本没有关系。

  中国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债券,就应该要求美国确保国债安全;中国大量进口铁矿石,也应对出口国提出自己的合情合理的要求;中国大量出口焦炭,也给自己带来了一定的问题,也应该对西方国家提出合情合理的要求,并且拿出具有可操作性的合情合理的方案来。至于说到要扩大中国的内需,人民币升值等等,则更是要求美国也相应地采取一些措施来改善其自身经济情况的绝佳机遇。

  在这些方面,中国对西方国家不提出自己的合情合理的经济要求,就是冤大头!而且做了冤大头对方还不领情!比如说伯南克指责中国高储蓄,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试问中国解决了自己的相对资金过剩问题,实现了低储蓄,那么还会大量购买美国债券吗?

  其三,提出合情合理的要求,并不是对抗,而且还会赢得对方的尊重。比如说中国不断公开要求美国保证国债安全,可是到底应该怎样来保证,中国的经济学家迄今为止并没有拿出具体的方案来。坦率地说,美国政府实际上也并不希望中国购买美国的国债产生安全性问题,因为从原则上来说,这并不符合它的根本利益(有些人认为美国在经济上处处都在搞阴谋,其实是并不了解西方经济,也过高地估计了西方经济学家的水准,西方经济中是有索罗斯这种经济大鳄,可是从总体上来看,西方的市场经济基本上还是在一个相对稳妥和正常的基础上发展的,并不总是在投机的基础上进步的)。可是现在美国经济学家和美国政府都拿不出更好的方案来。如果中国的经济学家可以拿出合情合理、具有可操作性的、有利于双方的方案来,除了可以保障自己的资金安全之外,更可以改变中国在西方世界的形象,赢得西方世界的应有的尊重。

  可见,无论从当今世界的经济交往规则和中国实际情况上来看,中国现在都必须向美国和西方其它国家提出自己的合情合理的要求。再从技术层面上来看,中国实际上可以向美国提出要求也是非常广泛和急迫的。例如要求美国采取有效措施来解决金融危机问题、改善自身的经济疲软,以带动西方经济走出低谷。

  迄今为止,中国并没有向西方国家提出多少要求,更没有拿出多少具有可操作性的合情合理的方案来。这是为什么?显然,这与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对于当前国际社会的经济交往规则还很陌生,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过,最重要的还在于中国不少经济学家对西方社会和西方经济的了解,还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他们要么就是继续盲目引用书本上的马克思主义来解释经济问题,要么就是跟在西方经济学家之后人云亦云,不能理解问题实质,更不能找出解决问题的途径,当然无法向西方提出合情合理的经济要求。

  虽然中国有一些高水平的经济学家,可是迄今为止还没有建立起体系,缺乏能洞悉西方社会当今经济问题的关键所在的学者。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一些人就认为这是西方社会经济崩溃的先兆,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论断,所以还是应该走国有经济的道路;还有一些经济学家则鹦鹉学舌,跟着西方一些二、三流的经济学家一起,非常简单化和庸俗化地把原因归结为美国经济的超前消费过度,而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危机的产生根源实际上是西方经济本身的脆弱性造成的,其根源就在于社会保障体系消耗了巨大的资金,使得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活力降低了。其实这些中国的经济学家只要稍稍考虑一下就不会陷入西方庸俗经济学家的窠臼:什么是过度超前消费?标准何在?根源何在?怎么来解决过度超前消费的问题?可令人扼腕的是,这些中国经济学家偏偏却没有这样来想一想! 这是为什么?中国经济学家研究功底不足,对美国和西方经济的研究更是欠缺到了令人极其不安的地步。

  现代社会,抱着经典著作基本原理不放,或以强烈民族主义色彩的模式来对待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与竞争,已经不合时宜。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新型的可以洞悉世界经济本质的经济学家。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经济学家应该为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提供自己的智慧。否则,即使不会成为西方国家的经济仆人,也可能会误国误民的!因为落后就会挨打,经济学的落后也会使国家吃大亏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