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经济复苏后可能面临通胀挑战

2009年09月25日 06:10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通货膨胀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过去。但是,经济发展有其周期,今天衰退、明天发展、后天过热,大减价是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一旦经济恢复,中国可能面临严峻的通胀挑战。

  笔者认为,我们仍处在通胀的时代,当前不过是通胀大潮流中的小间歇。高通胀的压力是结构性的,低通胀的现象仅是周期性的。通胀是国际经济重组的长期效应,不可能因一两次经济衰退而逆转。

  全球化过程中的通胀

  要了解通胀的势头,我们不妨回到此次经济衰退之前。2007年11月,中国的通胀率达到6.9%,2008年初政府开始限制一些关键性商品的价格。美国劳工部则几乎同时公布,2007年美国消费品的通胀率从2006年的2.5%增长到4.1%,为17年来最高。这些迹象表明,全球也许已经步入了通胀的时代。而国际金融危机只是暂时的现象,我们不能用经济谷底中的低通胀数据来判断正常发展时期的情况。

  这次通胀的浪潮和过去不同,主要原因不在于某国政府的具体经济政策,而在于全球化进程。也就是说,这种通胀很可能超出某个政府的控制能力。

  笔者把冷战后的全球化过程从通胀的角度分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低通胀阶段,第二阶段是高通胀阶段。在过去20多年,中国和印度两大发展中经济体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为发达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工和产品,使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得以维持高速经济增长和低通胀。一般而言,经济高速发展总会带来通胀。高增长和低通胀即使不算反常,也属罕见。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曾一再解释,中印进入世界自由市场体系之后,10年左右的时间为全球经济输入的劳动力就有好几亿。这是史无前例的。劳动力供给的增加,就如同一切商品供给的增加一样,必然会压低劳动力本身的价格。在过去,美国经济一高速发展,各种公司就竞相雇人,导致劳工紧缺,从而抬高了劳工的工资。到了1990年代,虽然经济发展一日千里,但因为中印两国廉价劳工的存在,使得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劳工丧失了讨价还价的资格,自己的工作不被外包到国外就算不错了,所以其工资无法像过去那样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而上涨。当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工承担了一般日用消费品的生产时,这些产品的价格自然随着劳动力成本的降低而走低。这就是所谓的低通货膨胀阶段,是由全球经济结构性的变化所导致的,无法用美国经济来解释。

  但是,当中印两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大幅度提高了对原材料的需求,从而带动了全球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同时,美国因为石油危机的影响,把大量农地用于种植玉米,以制造乙醇等绿色燃料,侵夺了食品生产的资源。中印两国生活水平的提高,不仅使劳动力的价格逐渐变高,也使世界1/3人口的食品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肉食比重大增,养殖牲畜所需要的饲料开始和人争夺农地。这些因素,自然导致了食品价格的上涨,石油、矿产、农产品等等,几乎无所不涨。而且这一趋势很难在短期内得以逆转。这就是高通胀期。特别是全球粮食价格在2007年大幅度上涨后,泰国、越南、印度等主要大米出口国在2008年宣布限制大米出口,有些国家干脆下了出口禁令。同时,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2007年就提高了35%,人民币持续升值。中国产品开始变贵了。

  其实,中国进口的通胀恐怕更多。以原油而论,中国在2003年还是每日进口550万桶,2007年则日进750万桶。在同一时期全球铜需求量增长中,中国因素占了64%;在铝需求的增长中,中国因素占了70%;锌需求的增长则有82%是中国经济所推动的。这些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幅度,远超出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幅度。

  如果这样的通胀得不到抑制,老百姓即使工资上涨,实际收入也并不会增多,甚至可能造成购买力下降。通过政府的行政命令来抑制通胀,短期可以应急,长期则可能造成短缺经济、地下经济,最终得不偿失。

  给制造业带来加价压力

  通胀不仅仅是民生问题,也是关乎制造业生存的问题。这一点,看看自近代以来的世界经济史就能明白。

  在工业革命以前,人们的收入绝大部分都用在了食品消费上,几乎没有剩余的购买力来消费工业品。所以,工业革命的前提就是农业革命。这种农业革命一来使较少的农业人口可以养活较多的工业人口,使大量劳工脱离土地而集中于城市的大工厂,二来则提高了农业的产量、降低了农产品的价格,使食品在消费中所占的比重变小,人们在吃饱了以后对工业品的购买力大幅度提高,进而为工业革命创造了消费市场。也就是说,食品相对价格的降低,是工业革命的基本前提。每当食品价格提高时,不仅民生面临着压力,制造业也面临着压力。老百姓在菜篮子之外可花的钱少了,制造业要想维持自己的市场规模,就必须通过压低产品的价格来促销。好在在工业革命前半段,技术创新不断,使制造业产品的生产成本不断下降。每到食品价格上涨时,制造业大多能够降价维持市场规模,并通过大幅度削减成本来维持甚至提高利润。这也是工业革命能够保持其动力的原因。

  如今中国还处于工业化时代,尚未进入后工业社会。制造业所面临的挑战,与工业革命前期非常相似,但现实条件则十分不同。

  首先,就国内市场而言,食品消费在老百姓收入中所占的比例相当高。这部分价格的上涨,对民生的影响特别大。钱如果全花在菜篮子上,购买工业品的能力就会大幅度下降,这就向制造业提出了以降价来维持市场规模的要求。其次,在工业革命早期,欧洲主要工业国家不仅在技术上不断创新,而且在美洲不断开拓,获得了大量的原材料,大幅度降低了原材料价格,为工业品的降价创造了良好的条件。而中国面临的国际境况正好相反。

  全球经济的扩张,带动了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给制造业带来的不是降价的条件,而是加价的压力。当食品价格上涨、工业品价格不能适当回落而维持老百姓购买力平衡的时候,整个生活费用就会显著上涨,促使劳动力成本的提高,会进一步给制造业造成涨价的压力,形成一种涨价不断地刺激新一轮涨价的局面。

  (作者系旅美学者,现为美国波士顿Suffolk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通胀是国际经济重组的长期效应,不可能因一两次经济衰退而逆转。我们仍处在通胀的时代,当前不过是通胀大潮流中的小间歇,一旦经济恢复,中国可能面临严峻的通胀挑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