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临渊羡诺奖 不如躬身反思

2009年10月10日 05:45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被授予罗马尼亚裔的德国女作家赫塔·米勒,她的获奖是瑞典人再次向极权统治说“不”!穆勒的作品大多都是表现罗马尼亚独裁统治时期,人性遭摧残,以及政治上遭到放逐者所面临的“无根基”感。穆勒最早加入了一个名为“理想的罗马尼亚-德国作家组织”,旨在获得独裁统治下的言论自由。后来,她又拒绝与当时十分牛X的秘密警察合作。也就是说,她没有出卖灵魂。她写了很多作品,但当时出版的书刊,都受到严格审查,绝对不允许出现反对的声音。

  心里想的什么,笔下就发出什么样的真实声音。将笔端对准社会和底层的酸甜苦辣,为底层群众进行不遗余力的文学呼号,拒绝和权力阶层合谋,张扬文化锋芒和个性,成为响亮、刺耳和真实的“文学喇叭”,奏出了时代真实声音,让文学、文化给社会带来温暖,给穷人和底层群众带来希望和发展信心。这也是文化和文学的真正使命,为人类的普世价值传播做出了积极大胆、不辱使命的贡献。

  历数历届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家,奥地利女作家艾尔芙丽德·耶利内克,“是一个无所畏惧的社会批评家”,“对于社会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公共事务的批判精神以及政治敏感度”,莱辛“是一个很有社会责任感、有道德担当的作家。”从大江健三郎、凯尔泰斯、耶利内克到品特,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无不是关心社会政治、敢于直面人生、无所畏惧的社会批评家,是社会责任感的出色代表。

  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国人和媒体总会进行激烈评述:翻译障碍,评委们口味过于“西化”,以及中西文化差异等。这些原因有道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当今中国作家的公共文化责任的担当,不够积极慷慨。

  很多作家将欲望和金钱看得非常重,将出名看得非常重,更关注虚无飘渺的风花雪月,关注三皇五帝的野史风韵,更注重让作品畅销,耐不住应有的文学寂寞,比如有些“后80年代”作家,创作成为了“提款机器”,还有些作家带有严重的抄袭倾向。

  有人曾尖锐批评道:“中国作家群体已经走到了最无耻的地步。缺乏人性关怀、缺乏社会批判精神。他们表面看起来人五人六、人模狗样的,裸露出清淡、出世的高姿态,实则私下都是利欲熏心,争职位、争名誉、争权力并不鲜见。多么明白的事实啊!一个作协,弄出了多少的丑闻,闹出了多少争名夺利的事件啊!国家花着大量的纳税人的钱财,养活着这一帮无比可耻的废物,他们到底给社会创造了多大的价值和精神食粮?”话虽偏激,但作家在功名利禄面前的精神迷失、在公共话题的三缄其口,却是不争的事实。缺乏批评精神,缺乏独立张扬的“士”的秉性的作品如何能走出国门?我们一直被诺贝尔文学奖“遗忘”,这也是重要原因。

  与其羡慕诺贝尔奖,不如多修炼公共文化责任,多追求文化的公共独立性,多倡导职业操守和精神导师的责任,拒绝让文学成为物欲的附庸,让文学的公共责任得到回归,这远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更重要,更有积极意义!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