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危机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2009年10月10日 07:59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全球失衡终于提上了20国集团(G20)峰会的议程。一段时间以来,这些全球最具权势的领导人纠缠于银行业监管的细枝末节,就像是要把自己变成巴塞尔委员会(Basel committee)的一个政治分支。要有效地解决危机的根本起因,我们仍然任重而道远,但现在人们至少已正式承认,问题不仅仅出在金融监管和监督上面,而是在全球宏观经济政策方面存在着更深层的原因。

  我们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议程?原因在于,严重而持续的失衡致使资本流动规模越来越大,有可能破坏全球经济的稳定。由于经常账户盈余,意味着国民储蓄大于投资,这部分过剩必然要么直接投资于海外,要么以外汇储备的形式积累在国内,随后再绕道进入全球资本市场。如果没有过度失衡,对于我们如今称之为不良资产的产品,需求就不会如此巨大。

  并非所有人都赞同这一观点。经常账户持续盈余的国家对此持怀疑态度,也在意料之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警告,全球失衡是一个“替代”问题,使关注焦点偏离了真正的议题——我猜她指的是对奖金发放的监管。她的联合政府如何能够做到将这场复杂金融危机完全归咎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贪婪,这一点总是令我惊叹不已。一旦坚持这样一个省事的说法,你就不会想去解答有关失衡的棘手问题。

  要解决全球失衡问题,至少需要回答四个问题。首先,全球失衡能自我调节到何种程度?舆论认为,通过改变美国家庭的消费行为,这个问题或许能自行解决。我承认,不应低估美国私人部门去杠杆化的效用。但我也没有那么乐观,认为仅此一举就能解决问题。那些拥有巨额经常账户盈余或赤字的国家,都存在一些必须通过政策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单纯依赖于美国的调整——可能同时伴随着美元贬值——世界各国都有可能受到沉重的打击。美国单方面调整,可能导致欧元汇率灾难性过度上涨,尤其是如果全球有一半的国家追随美国的做法。因此,答案是否定的。问题不会自行彻底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必须制定一个政策议程。

  第二个问题是应如何对待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欧元区一直只有少量赤字。但在欧元区内部却存在严重的全国性失衡现象。我过去认为,全国性经常账户赤字并不要紧,但本轮危机已经证明,政界领袖们不是将欧元区视为一个真正的经济联盟,而不过是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共同货币区。当受到经常账户盈余过高的指责时,德国搬出了欧元区为自己开释,而危机爆发后,却回应以不协作的国家政策。相比之下,法国从未停止过捍卫欧元区政治一体化的理念,然而,他们坚决要求保留法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席位,导致欧元区在该组织共享一个对外代表权的想法流产。这不是一个诚实的立场。只要欧洲各国依然乱作一团,那么最好还是将失衡看作一个国家问题,而非货币区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行动。答案是,必需根据各国的具体情况来制定具体政策。人民币不升值,中国可能就无法减少其过高的经常账户盈余。对于德国而言,最好的总体宏观政策工具当属大幅减税,以刺激国内需求。英国若想恢复平衡,必须大幅削减公共开支;西班牙也必须增税,甚至是在之前宣布调升增值税的基础上再度提高。从长远来看,没有劳动力市场的改革,西班牙就无法实现全面复苏。

  第四个问题是,应如何监督这一过程的执行。我对为经常账户失衡设定严格数量上限的提议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因为这些失衡往往是私人部门造成的。让政府就公共部门做出承诺就够难的了,让整体经济这样做,只能说是个空想。

  我甚至听过这样的建议:一旦超过上限,就采取处罚措施。欧盟《稳定与增长条约》对于财政赤字都做不到这一点,应该引以为戒。无论用意多么好,僵化的规定都不会解决问题。此外,20国集团没有法律权限,将政策强加于那些持反对意见的国家,尤其是对那些非成员国。细致审查、公众监督以及来自其他集团的压力,是我们所能企盼的最好结果。不过,由于20国集团成员国对全球失衡负有最大责任,目前,他们是从最高政治层面解决该问题的合适政府间组织。他们已经在匹兹堡迈出了第一步。(摘自FT中文网)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