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融危机”周年祭

2009年10月10日 16:42 来源: 《商务周刊》 【字体:

  年之前爆发的华尔街金融危机,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2008年8月至9月,上证指数全线破位,当时市场正在讨论的话题是:A股因何走出了十连阴?因何连续向下破位,一发而不可收?当时的黄金,自1000美元回落;纽交所轻柴油自146美元回落,美元指数在72点附近筑底后开始回升,72点基本上构筑了美元自1987年以来的历史大底。

  事后看来,2008年8月,可以被定义为“第一次金融海啸”的首月战争,至2008年9月中旬,全球股市一败涂地,华尔街五大投行全线崩溃。

  回顾一年来的风风雨雨,我一直对这场突发性质的“金融战”感到困惑。直到日前细读高盛的年报才猛然觉醒,那种感觉就像是“金环蚀”后,晴空“再旦”一般。我想到当年的伯南克、保尔森“舌战”于美国参众两院时的场景,两人的表情,是那么悲悯、那么无奈。

  当时的财长保尔森,嗓音沙哑,他反复地说:“我们别争了。将要表决的金融救助计划,具备两个要点:其一,接受政府救助的公司如还不上政府的救济款项就必须‘以身抵债’;其二,政府救助行动如能赚到钱要大部用于首先偿还国债,还债之前,不会用于为任何专业人士发放高额奖金。”

  如今,“金融战”接近尾声。检点这一年并且认真打扫战场的同时,我们会发现某些值得深思的内容。

  首先,这场大战因何而起?因为全球衍生品吗?据国际清算银行最近的报告显示,2008年7月,全球衍生品的交易总量大大超过了华尔街次级债券的总量,不是一倍两倍,而是近千倍。很显然,战争的主战场,不在衍生品市场。

  其次,当时最重要的杀伤性武器是什么?事实证明,主要是商业信用违约互换(Credit Default Swap,缩写“CDS”)的各种票据与抵押品,CDS将战场的范围扩大到全球,至使全球信贷市场枯竭,商业银行与金融机构谁也不敢把“弱币”提供给他人,只能留在自已的手上,仅仅是因为害怕落入某种弱币(比如美元)的汇兑陷阱——“借出去是100,收回来是50”。由于信贷冻结,因而伤及到实体经济。

  其三,全球固定资产价格为何仍然如此竖挺?事实上,公认的诱发本轮灾难的美国房地产市场,在这场“战争”中,相对而言其所受到的打击反倒是最轻的。钱没了,但是房子还在。通过商业银行的信贷而持有住宅的美国人,并非本轮“危机”的“阵亡”一族,反而是幸存者。

  其四,世界从来都不是“平”的,世界是“摆平”的。现在回想起来,我国的股票市场,自2007年10月16日从6124点开始回落,最低点位跌到2008年10月28日的1664点,有着相当强烈的领跌意味。

  华尔街五大投行,一朝崩溃,是因为华尔街吗?是,但肯定不完全是,我的疑问在于,由于此前A股历时“一整年的暴跌”,场内重仓被套的,都是我们自己的机构吗?有没有其他人藏匿其中,同期被套?

  中国有个老笑话说:有一家人生了一个儿子,全家都很开心,等到小孩会说话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张嘴叫“爷爷”,爷爷一口气没接上来,死了。张嘴叫“奶奶”,奶奶一口气没接上来,也死了。等到小孩张嘴叫“爸爸”,爸爸吓坏了,摸摸自己,居然没事。一会儿却听到隔壁张三家传来一阵哭声,原来隔壁张三死了!

  我想,如果“世界是平的”,那么我们就应反思,A股到底是“谁的主场”,“谁是主人谁是客”——贝尔斯登、雷曼兄弟也好,AIG、通用、花旗、富通也罢,到底是不是“隔壁张三”?如果真是“张三”,那就值得业界认真对待,认真检讨。

  事实上,我们有许多理由感谢这场突如其来的“金融战”,因为更多的人从此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多米诺骨牌倒下,受到殃及的,就是整个金融体系。现代金融学即使不再重写,许多内容也将被新的理论所取代——硝烟散去之后,人们发现,由于金融的领先性,市场的FPI(金融指数)对于经济的拉动远远强于CPI(消费指数);由于信贷扩张,没有杠杆的信贷,现在已经不成其为“信贷”;由于资产泡沫,没有杠杆的资产,已经不成其为“资产”;于是乎撒钱的路数“越来越野”,没有杠杆的钱,已经不成其为“钱”。

  总之,在历时一年的“自残”与“拯救”之后,“经济”不见了,但是“金融”也不见了;“羊毛”不见了,但是“羊皮”也不见了;“敌军”不见了,但是“友军”也不见了——绝望的人做绝望的事,“三鞭换两锏,一命博一命”。

  经过历史回顾,我们发现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旧有的金融秩序和货币储备市场已被毁得一钱不值;坏消息是,重建新的全球货币体系并不创造任何价值。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