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贸易战炙烤石化业

2009年10月10日 17:45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字体:

  我国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者,国际上针对中国贸易的倾销调查或者制裁从没有停止过,“轮胎特保案”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美国总统奥巴马“砸”向中国一个轮胎引起了轩然大波。

  2009年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三年惩罚性关税,加征关税的比例分别为35%、30%和25%。这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来,美国第一次运用“特保条款”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消息一出,上海期货交易所天然橡胶合约开盘即被无数卖单牢牢封死在跌停板上。国内轮胎和橡胶行业以及媒体比股市的反应还大,前者上下奔走呼告求助,后者迅速让“轮胎特保案”占据了世人的眼球。

  肉鸡与轮胎的博弈

  在奥巴马之前,美国曾对我国轮胎发起过7次特保调查,但均被布什政府否决。为何在奥巴马的手中,轮胎特保案得到通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对本刊记者说:“政治规则和经济规则不一样,某些利益集团的力量,往往会导致一国出现经济上受损而政治上通过的事件。”

  由于金融危机,美国失业率不断攀升。在这个时候,美国人环顾世界,发现欧盟和别的国家进口到美国的产品锐减,而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总量虽然减少了,但占据美国从国外进口产品价值的份额却大幅提高。在很多美国生产商面临财务危机、工人面临失业时,我国出口的产品就成为美国民众情绪的“靶子”,包括轮胎在内的“中国制造”成了美国市场的假想敌。而奥巴马本人在选票和支持率上,对工会力量依赖颇深,所以这次特保案是奥巴马和美国政界各种利益群体博弈的产物。

  刘元春认为,批准轮胎特保案并不像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会对美国带来很大损害。刘元春说:“从中国进口少了,自然会有东南亚别的国家替代。”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杜奇华看来,这也是美国一贯持有的贸易平衡政策的体现,此举可以让美国和其他的贸易国家保持友好的外交关系。

  事情不可能就此罢休。9月13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汽车产品启动反补贴立案审查程序,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肉鸡产品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审查程序。一天以后,中国政府又就美国限制中国轮胎进口的特殊保障措施启动了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在一项声明中说,中方当日正式就美相关措施提出世贸组织争端机制框架内的磋商要求。

  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在理论上是一种可供选择的反制措施,但是,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旷日持久,在业内看来,中国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更多是姿态上的反应。刘元春教授说:“启动WTO框架下的磋商机制至少需要半年或者几年的时间。即使最后胜诉,美国一向有不执行国际组织裁决的不良记录,我们也可能白忙一场。”杜奇华教授则说:“我国是以此为法律框架,告诉对方‘你违法了’,但我们并不会以法律手段去制裁对方,而是希望美国改正,希望双方进行友好协商。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等相关程序也可以给对方创造进一步冷静思考、采取理性措施解决问题的机会。”

  启动美国肉鸡和进口汽车产品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激起国人一片叫好之声。专家认为,我国采取的贸易报复行为是比较适中的,而且确实也抓住了美国的痛处。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梅新育认为,“以斗争求团结”是处理经贸争端的基本原则。“我们应当将贸易报复措施纳入我们的贸易武库之中。我们实施贸易报复等反制措施的目的不是发动全面的贸易战以图出一口恶气,而是要遏制贸易伙伴的保护主义倾向,从而为国际贸易创造更平稳、更可预期的环境。”他说。

  轮子终究要向前转

  轮胎出口在中国对美出口大背景下并不起眼。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估计,美国轮胎市场只占据中国每年对美出口总额的0.4%。这次为何会毅然进行反击,小题大做?

  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市场营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高春雨说:“轮胎事件虽小,但它的影响巨大。因为特保和反倾销制裁惩罚力度不同。反倾销制裁只是针对一个国家而言,而根据WTO规则,奥巴马批准了对中国的特保制裁后,相关国家可以直接援引美国的制裁方案。目前阿根廷和印度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动作就是明证。不仅如此,‘轮胎特保案’发生后,如果我国没有做出回击,别的行业也将遭遇轮胎的厄运。”

  那么,“轮胎特保案”会走向哪里,会不会引发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升级?

  在杜奇华教授看来,“轮胎特保案”事件持续时间不会太长,大概在3个月内就会解决,时间长了美国也会受不了。“在这期间,不排除双方贸易战会有所升级,但是我国还有好多筹码,而且选中的筹码肯定都是美国的软肋。”

  杜奇华教授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认为,双方都互相留下了余地。

  就事件表态方面来看,美方表示,向中国输美轮胎加征关税,并非是向世界发出贸易保护主义信号,也并非意在挑衅中国;我国也表示,我国实行的反倾销调查依照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进行,并非报复行为。

  杜奇华认为,美国之所以选择轮胎作为特保的口子,某些方面也透露了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将基本延续克林顿和布什时代。“如果奥巴马真想和中国展开贸易大战,他可以选择服装和鞋帽等口子,那对中国的就业影响更大、更深远,而轮胎相对影响要小得多。现在双方都留下了回旋的余地。当然奥巴马已经做出了一种选择,让他改口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他可以向美国人民解释的理由。”他说。

  这个理由就是中美双方通过协商,在各自底线范围内,互相做出让步,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

  石化行业成靶子

  我国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者,国际上针对中国贸易的倾销调查或者制裁从没有停止过,“轮胎特保案”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据世贸组织统计,2008年外国对华新发起反倾销调查73起、反补贴调查10起,分别占全世界总数的35%和71%。2009年以来,中国遭遇的贸易摩擦压力有增无减。据我国商务部公平贸易局统计,2009年1-4月,共有13个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发起“两反两保”调查38起,案件数量同比上升26.7%。就石化行业来说,除了轮胎外,我国的PVC、塑料制品、玩具今年以来也遭遇了许多国家的倾销调查。来自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石化产品出口遭受的贸易救济调查涵盖了“两反”(反倾销、反补贴)和“两保”(保护措施、特保措施)全部四种形式,其中“两反”4起,“两保”5起。

  与此同时,我国也加大了对国外企业的反倾销调查。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市场营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高春雨表示,作为大宗商品的化学原材料一向都是世界反倾销案的主角。1997年至2009年6月底,我国反倾销立案58起,其中化工产品42起,占整个立案数量的72%。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我国反倾销立案7起(去年全年立案6起),其中涉及的对苯二甲酸、核苷酸类食品添加剂和聚酰胺-6切片等,均为化工及相关产品。反倾销初裁1起,为1,4-丁二醇;终裁1起,为初级形态二甲基环体硅氧烷。这两起案件均为肯定性裁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甲醇产品的反倾销调查。6月24日,商务部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沙特阿拉伯等地的进口甲醇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据介绍,这一调查申请企业达到14家,支持企业为19家,创历史之最。“最近最引人注目的是我国将继续对原产于俄罗斯、日本和韩国的进口丁苯橡胶实施反倾销措施,实施期限为五年。”高春雨说。

  为何我国石化行业遭遇的贸易摩擦如此之多?

  在刘元春教授看来,我国企业要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我国出口产品总体附加值不高,多“以量取胜”,也确有个别企业低价竞销,授人以柄。就以此次遭遇特保的轮胎行业来说,部分产品在美国的价格比国内还低。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国内条块分割,地方保护严重,导致企业在国内的销售成本还高于美国。

  除了企业自身的原因外,我国是一个具有完整产业体系且区域发展水平落差较大、不同层次产业都能同时发展的大国,这就决定了与中国存在产业竞争关系的国家同时遍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因为出口增长迅速,我们有高达2万亿美元以上的外汇储备,势必会触动进口国相关产业及其工会组织的利益。这也是我们遭遇最多的贸易保护壁垒的主要原因。杜奇华说:“过去国际间的贸易摩擦主要集中在美欧或美日之间,随着我国的经济实力越来越强,如今的贸易摩擦转向中美、中欧是很正常的。”

  石化企业怎么办?

  奥巴马针对轮胎特保案的裁定,直接造成我国12%的轮胎产能过剩。过剩的产能还将使上游橡胶、炭黑、焦油以至焦化等产业出现不同程度的产品积压和销售困难等现象。

  如何减轻此案对我相关出口企业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许多人提出转向出口别的国家和地区如欧洲。华南轮胎、佳通轮胎等企业均表示,目前正在积极调整产品结构,并且转移出口市场,考虑开拓欧洲等其他市场。

  对此,杜奇华教授认为:“如果能将产品出口到欧洲,我们的企业不会等到现在才动手。既然轮胎特保案之前我们没能开发出欧洲市场,现在也不可能轻易进入欧洲市场。”而且,现在企业开发欧洲市场的成本将比以前更高,因为发达国家在对待与中国的经贸关系问题上形成了一种同盟。美国批准了轮胎特保案,欧洲很可能会跟进。

  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市场营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高春雨认为:“不仅仅是轮胎问题,在整个石化行业所遭遇的‘两反’、‘两保’等贸易保护主义行为时,中国企业个人层面上可以做的事情极为有限,还得寄希望于国家与行业协会的支持。”

  中国橡胶行业协会向商务部提出了提高出口退税率、支持民族品牌产品、降低原材料进口关税等7点建议。对于提高出口退税率,刘元春教授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许多企业会单纯因为某个产业的出口退税政策很优惠而盲目进入,导致该行业产能过剩。某个产业政策制定者必须对行业有清醒的认识,从全局考虑,不能依靠提高出口退税率片面主导某个产业发展。”

  商务部副部长钟山称,政府将尽力帮助涉案企业渡过难关。他表示,希望相关企业优化出口结构,依靠技术进步,提升产品质量和技术服务,把开发生产高附加值轮胎作为主攻方向,推动出口轮胎向中高档发展,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拳头产品,培育和壮大自主品牌,增强国际竞争力。

  在刘元春教授看来,我国蓬勃发展的国内石化市场完全可以支撑起石化产业的发展。只要国内包括轮胎在内的石化企业提高产品质量,用高端产品占领目前被国际石化巨头夺去的国内市场份额,就有可能获得新机会。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产业部副主任王子敏建议,企业要及时进行产品结构调整。“在某种产品销售形势好的时候,我们的石化企业往往一哄而上,结果两三年内就会造成该产业的产能过剩。今后企业上马某产品线时必须做综合长远的考察,不能只看眼前利益。”王子敏表示,目前石化行业许多产品已经出现了产能过剩的现象或苗头,企业有时候必须得壮士断腕。“不过,这也需要国家进行政策支持。”他说。

  刘元春建议,国内的石化企业要将“两反”、“两保”事件用一种平常心来看待,把它们列入自己的交易成本,纳入日常的战略管理。注意跟进国际贸易保护主义事件,随时调整自己的生产行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