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第一代打工者没法退休养老保险保了谁?

2009年10月14日 06:38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所谓社会保险,对很多外来人口而言,就是一笔注定将要贬值很多的零存整取的银行存款。这种极度不合理的现象,真实展现在我们面前已经很久了。透过易承芳这样的珠三角第一代打工者无法退休的个例,我们窥见的是现行社保制度的漏洞:保险一点都不保险,即使年年缴纳养老保险,也可能根本不能得到一份养老保障,而只能是为他乡社保统筹基金无偿做贡献。

  易承芳的遭遇荒诞之处在于:自从她开始缴纳养老保险的那一天起,她注定就不能在法定退休年龄之前缴满15年,而且没有本地户籍就不能补缴,于是买社保的最终结局老早就已注定,那就是只能退保。既然买社保只能退保,那么易承芳有没有权利选择不买,同时拒绝为当地社保统筹资金做贡献呢?答案是不能,因为买社保是由公司统一办理的,社保部门对公司有强制要求。

  那么,被强制要求参保的农民工的养老保险,到底保了谁呢?根据规定,农民工养老保险是由单位缴费和个人缴费组成的,单位缴工资的20%,个人缴工资的8%,但如果退保就只能退个人缴的8%部分,而单位缴工资20%的部分就留给了地方政府。也就是说,如果农民工退保,受益最大的是农民工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那些地方政府。农民工养老保险不保农民工的险,而是在保一些地方政府的“险”,实在太荒唐。

  实际上,既然人家参保了也只能退保,为何参保之初不对参保人做出明确提示,并拒绝其参保,却照样使之能够顺利通过审核呢?当初要求人家参保,今天却又要求人家只能退保,社保制度的信誉与公信力何在?社保部门难道不应该为易承芳的巨大损失承担责任吗?

  在传统的思维里,要求公司为员工买社保一直被宣传为一种纯粹的职工权利,而大力推广社保覆盖面的工作,更是以保障公民福利的名义带有很多强制性。可是在当前的社保制度下,参加社保对很多人来说其实更是一种无奈的义务,参保就意味着只能退保,退保就意味着必然遭遇财富损失。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保险是不应该允许退保的,退保就是劳民伤财,退保就是财富掠夺。只要让人家参加,就必须对其负责到底,否则就无权强制要求他人参加。

  谁都知道,易承芳所遭遇的无法退休困境绝对不会是孤例,参保却只能退保的第一代打工者,肯定会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目。根据相关报道,由于农民工没法在打工地实现退休,养老保险也难以实现跨地区转移,退保现象严重。2007年深圳共有493.97万人参加基本养老保险,退保的人数为83万人,而成功转保人数只有9672人。每到年终在沿海城市社保中心排队退保的漫长队伍,这是对现行社保制度的讥讽。

  其实,早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已经强调,将“加快省级统筹步伐,制定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办法。”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最近也表示,正在制定《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和《农民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办法》,这两个办法已经在社会上广泛争取了意见,大概四季度就会出台。

  而在我看来,社保转续办法终究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实现社保全国统筹的需求依然迫切。为何社保全国统筹会如此困难?国外不是早就这么做了吗?商业保险不是也能做到吗?我们不是每年都在公布全国性的平均工资标准吗?为何不能依此进行换算,让多缴了的地方划入以后年度免缴,让少缴了的地方补缴以前年度差额,同时对社保统筹资金实行全国统一管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