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澳大利亚加息对中国的启示

2009年10月14日 12:48 来源: 新闻晨报 【字体: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在上周二突然决定加息,将其政策利率从3.0%提高25基点至3.25%。加息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澳大利亚央行的举动标志着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紧缩周期的正式启动。今后几个月之内,韩国可能会开始加息,明年年中欧洲央行将会跟随。针对中国的货币政策来说,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启示:

  货币政策应该有足够的前瞻性。要充分认识到,从货币政策的变化到对同比CPI增速产生实质的影响,一般有一年甚至超过一年的时滞,所以不能等到通货膨胀已达到政策目标再开始紧缩。澳大利亚央行的决策表明,资产价格已成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反映函数的重要自变量。澳大利亚的加息,普遍认为抑制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对中国的启示是,不应回避将稳定资产价格作为中央银行调控内容的现实要求。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是CPI增长的重要领先指数,同时房地产的大幅波动会导致银行和股市等金融领域发生重要风险,作为对金融稳定有全局责任的央行来说,有必要将调控房地产贷款增长和价格作为货币政策的重要内容。

  在中国,如果等看到同比GDP增长飙升到12%再开始紧缩,就晚了。看见过热才开始紧缩,会被迫要求加大力度,从而人为地造成大起大落。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在上周二突然决定加息,将其政策利率从3.0%提高25基点至3.25%。加息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澳大利亚央行的举动标志着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紧缩周期的正式启动。今后几个月之内,韩国可能会开始加息,明年年中欧洲央行将会跟随。针对中国的货币政策来说,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启示:

    货币政策应该有足够的前瞻性。要充分认识到,从货币政策的变化到对同比CPI增速产生实质的影响,一般有一年甚至超过一年的时滞,所以不能等到通货膨胀已达到政策目标再开始紧缩。澳大利亚央行的决策表明,资产价格已成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反映函数的重要自变量。澳大利亚的加息,普遍认为抑制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对中国的启示是,不应回避将稳定资产价格作为中央银行调控内容的现实要求。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是CPI增长的重要领先指数,同时房地产的大幅波动会导致银行和股市等金融领域发生重要风险,作为对金融稳定有全局责任的央行来说,有必要将调控房地产贷款增长和价格作为货币政策的重要内容。

    在中国,如果等看到同比GDP增长飙升到12%再开始紧缩,就晚了。看见过热才开始紧缩,会被迫要求加大力度,从而人为地造成大起大落。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在上周二突然决定加息,将其政策利率从3.0%提高25基点至3.25%。加息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澳大利亚央行的举动标志着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紧缩周期的正式启动。今后几个月之内,韩国可能会开始加息,明年年中欧洲央行将会跟随。针对中国的货币政策来说,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启示:

    货币政策应该有足够的前瞻性。要充分认识到,从货币政策的变化到对同比CPI增速产生实质的影响,一般有一年甚至超过一年的时滞,所以不能等到通货膨胀已达到政策目标再开始紧缩。澳大利亚央行的决策表明,资产价格已成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反映函数的重要自变量。澳大利亚的加息,普遍认为抑制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对中国的启示是,不应回避将稳定资产价格作为中央银行调控内容的现实要求。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是CPI增长的重要领先指数,同时房地产的大幅波动会导致银行和股市等金融领域发生重要风险,作为对金融稳定有全局责任的央行来说,有必要将调控房地产贷款增长和价格作为货币政策的重要内容。

    在中国,如果等看到同比GDP增长飙升到12%再开始紧缩,就晚了。看见过热才开始紧缩,会被迫要求加大力度,从而人为地造成大起大落。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在上周二突然决定加息,将其政策利率从3.0%提高25基点至3.25%。加息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澳大利亚央行的举动标志着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紧缩周期的正式启动。今后几个月之内,韩国可能会开始加息,明年年中欧洲央行将会跟随。针对中国的货币政策来说,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启示:

    货币政策应该有足够的前瞻性。要充分认识到,从货币政策的变化到对同比CPI增速产生实质的影响,一般有一年甚至超过一年的时滞,所以不能等到通货膨胀已达到政策目标再开始紧缩。澳大利亚央行的决策表明,资产价格已成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反映函数的重要自变量。澳大利亚的加息,普遍认为抑制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对中国的启示是,不应回避将稳定资产价格作为中央银行调控内容的现实要求。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是CPI增长的重要领先指数,同时房地产的大幅波动会导致银行和股市等金融领域发生重要风险,作为对金融稳定有全局责任的央行来说,有必要将调控房地产贷款增长和价格作为货币政策的重要内容。

    在中国,如果等看到同比GDP增长飙升到12%再开始紧缩,就晚了。看见过热才开始紧缩,会被迫要求加大力度,从而人为地造成大起大落。(作者是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