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新中国投资建设60年

2009年10月14日 13:35 来源: 《中国投资》 【字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60年来,国民经济综合实力实现了由弱到强、由小到大的历史性巨变,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显著提高。国内生产总值以年均8.1%的速度增长,经济总量增加77倍,位次跃升世界第3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2.4倍,我国由低收入国家跃升至世界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行列。国家财政收入增长985倍,政府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调控能力日益增强。外汇储备增加近14000倍,我国由长期以来的外汇短缺国一跃而为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大国。

  国民经济60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从经济发展动力角度分析,与消费、出口相比较,投资是长期的基本的主要的动力,据统计其作用达到GDP增长的半数以上。其中国家财政对工业与基础设施的投资起着主导性拉动作用。这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工业化进程、产业结构特点等)以及国内外经济环境密切相关。

  回顾60年来投资演变的历程,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具有以下特点。

  投资主体从多元到单一再到多元

  新中国建立初期,建国前夕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第三十条规定:“凡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营企业,人民政府应鼓励其经营的积极性,并扶助其发展”。根据这一规定,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简称中财委)私营企业局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和保护私人投资。当时私人投资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据1955年国家统计局统计,12个城市公私合营工业及私营工业的资产占了全国这方面资产总额的67%,其中上海一市即占了41.5%。在总体上,私人投资所占比重不大。随着三大改造和基本上单一公有制成分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形成,投资主体从多元转向单一。即主要由中央和地方财政投资于全民所有制企业,由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公社和生产队投资于农村、农业(其中农民以劳动力支出建设农田水利设施也以生产队的投入体现)。

  直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投资主体呈多元化趋势。在1981-1985年间,城乡个体的固定资产投资占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0.7%,另外79.3%为全民所有制单位和集体所有制单位投资。在全民所有制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来源中,外资占了6%。至2007年,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国家预算内资金所占比重由1981年的28.1%降到3.9%,利用外资的总量大大增加,比重有所下降,而企业自筹和其他资金的比重达到了77.4% 。

  投资结构从重、轻、农到一、二、三产业统筹

  60年来,我国改变了1949年在工业总产值中重工业比重不到30%的结构扭曲、比例严重失调的局面。产业结构基本实现由以农业为主向工业快速发展,进而一、二、三次产业协同发展转变。工业结构实现了从门类简单到齐全,从以轻工业为主到轻、重工业共同发展,从以劳动密集型工业为主,向劳动、资本和技术密集型共同发展的转变。

  工业的快速发展不仅解决了基本生活必需品的短缺问题,而且使我国逐渐成为一个世界制造业大国。在工业发展的基础上,我国摆脱了旧中国任人宰割、欺凌、蹂躏的境况,拥有了独立的尊严。工业化的发展推动了第三产业的迅速发展。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物质产品需求有了基本保证以后,开始转向对服务业的需求。生活性服务业的需求弹性迅速提高。至2007年,第三产业产值由1978年低于第一产业转变为明显超过第一产业,接近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发展不仅基本满足了人们不断增长的对服务业的需求,还在与第一、第二产业的良性互动中催生了大量新兴产业。工农业产品产量在世界的位次大幅前移,一些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力量。

  由于经济结构实现了由低级到高级、不均衡到相对均衡的巨大调整,经济发展的协调性明显增强。投资结构相应发生了从重、轻、农到一、二、三产业统筹。在1953-1985年间,以投资总额为100,我国农业、轻工业、重工业固定资产投资所占比重分别为8.9、6.2、45.0 。明显向重工业倾斜。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民经济体系的建成与完善,对第三产业的投资逐渐超过第二产业,一、二、三产业的投资增长趋于平衡。(见表2)

  三次产业投资的均衡发展,促使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的投资,实现了由薄弱到明显增强的巨大飞跃。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对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显著增强。大力兴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农业生产条件不断改善。能源生产能力由弱变强,终结了“贫油”“缺电”历史。以铁路为骨干,公路、水运、民用航空和管道组成的综合运输网基本形成。覆盖全国、通达世界、技术先进、业务全面的国家信息通信基础网络初步建成。

  投资宗旨从工业化到以人为本

  通过长期工业化建设投资,60年来,我国在十分贫穷落后的基础上,工业发展速度总体位居世界前列,于20世纪80年代初基本建成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于1991年基本跨过第一个转折点,即由工业化的前期阶段进入中期阶段;目前处于工业化中期向后期转化阶段。在此基础上,投资宗旨发生了从工业化向以人为本的演变。不断增加的第三产业投资,使文化、卫生、体育、环保等社会事业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协调性不断增强。多层次、覆盖城乡的公共卫生体系初步建立,人民健康水平不断提高。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初步形成,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更加丰富。体育事业全面发展,竞技体育取得历史性跨越。生态环境保护取得进展,污染物排放总量逐步得到控制。

  如近10年投入万亿元用于生态建设和环保。其中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天然林保护、三江源头保护和南水北调水源地保护等重大生态建设工程,总投资达7000多亿元,用于各种补助性质的支出3000多亿元;开展了大规模的水污染治理工作,加大了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累计安排2000多亿元资金用于重点流域水污染治理和城市污水处理,不仅减少了大量污染,而且改善了中国尤其是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先后投入200多亿元用于森林生态效益补偿。

  60年来,中国大陆展开了一场场纵横交错的资源调度。水、气、电、路,人流、物流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将全国更加紧密地联接起来。长期干旱的北方,耕地占全国60%以上,人口占45%以上,但人均水资源只有全国的1/4,缺水的困顿处处可见;而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水资源量是华北地区的3倍至4倍,数千年来为洪涝灾害所苦。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结束了天津人喝苦咸水的历史。1989年,引黄济青工程让青岛走出了年年“水荒”的阴影。1994年,引大入秦工程成为甘肃“农业翻身工程”。21世纪上马了世界规模最大的调水工程——南水北调。

  从20世纪60年代提出至40年后西电东送工程上马,架起了东西互赢的电力桥梁。与此同时,西气东输一线工程从新疆塔里木盆地轮南油气田起步,直通南京、上海,横贯中国4000多公里。在此基础上,西起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向西与中亚天然气管道相连,南至香港、东达上海,全长8704公里的二线工程正在兴建。

  投资重点从中西部到东中西部投资领域从国内走向全球

  新中国建立时,100多亿元工业固定资产,绝大多数集中在东北、上海等地。广袤的中西部地区基本没有工业布点。占国土面积71%的西部高地,却是经济上的洼地。60年来的固定资产投资,使中部和西部在投资和经济增长速度上得到迅速发展。

  20世纪50-60年代,受国际冷战环境影响,固定资产投资向中西部倾斜。“一五”计划时期建设的156项等大中型项目,建设起鞍钢、武钢、攀枝花等钢铁基地;60、70年代的大庆石油会战、华北石油会战,摘掉了中国“贫油国”的帽子;西南成渝、宝成、成昆三大铁路干线建设,疏通着经济动脉⋯⋯ 以及西南、西北内陆地区的“三线”重工业建设,自东向西逐步推移,构造了中国工业的基本骨架(见表3)。

  20世纪80-90年代,改革开放使东部投资得到突飞猛进的增长。20世纪90年中后期以来,随着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中部崛起的战略实施,投资向东中西部均衡发展。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南水北调、青藏铁路,一个个重量级的工程发展着西部的经济;退耕还林、退牧还草,改善着西部的生态;东部企业的梯度转移,增添了西部的内在活力;一些西部大城市依托原有的科技基础开发出生物、光伏、电动汽车等高科技产业,也使这些地区在后发条件下实现跨越式发展。

  21世纪以来,中西部呈现良好的投资态势。一直以一次能源作为依赖的陕西、内蒙古、山西等地,正在以科技的力量实现着能源的转化,在新能源开发上站在了前列。成渝、关中―天水、环北部湾经济区,正成为西部地区三大增长极。尽管中国经济现代化之路上仍要以东部作为领头羊,但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四轮驱动”,共同发力,支撑经济发展的态势越来越明显。

  当今中国的区域版图上,自南向北,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环渤海经济圈陆续推延;自东向西,东部率先发展,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再加上振兴东北,构架了区域经济发展的完整骨架。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投资开发的基本条件,将国土空间划分为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4类,确定主体功能定位,明确开发方向,控制开发强度,规范开发秩序,完善开发政策,逐步形成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空间开发格局,为投资的区域布局指明了方向。

  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与中国企业的成长,企业自筹资金在投资中的比重越来越大。中国企业的投资不仅在国内投资中举足轻重,而且正在从国内走向全球。截至2006年底,中国5000余家境内投资主体共设立对外直接投资企业近万家,分布在172个国家(地区),总额达906.3亿美元。当前和未来5-10年,中国经济面临着产业升级和结构转型的艰巨任务。在此过程中,企业对外投资具有国家战略意义。

  投资的稳定性明显增强

  鉴于投资与中国经济增长的密切关联,可通过改革开放前后经济增长率(GDP增长率)的波动态势,来考察中国经济增长与投资稳定性的增强。新中国成立以来,从1953年起开始大规模工业化建设,到现在,经济增长率共经历了10次周期波动。在前9个周期中,上升阶段一般只有一两年。而2000年到2008年上半年的上升阶段持续了8年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率的波动呈现出峰位降低、谷位上升、波幅缩小的新态势。在1996-2005年的近10年间,中国经济增长率较为平稳地保持在7.6%一10.1%之间。中国经济周期波动的上升阶段大大延长,经济在上升通道内持续平稳地高位运行。(见图,表4)这与投资增长的变动趋势是一致的。

  前瞻——如何均衡投资与消费的关系

  如果将我国60年的历程按经济体制分为改革前后两个不同阶段,固定资产投资承担着不同的历史使命。在前30年主要为了建立独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工业化;后30年则是在前30年的基础上,为了实现经济的腾飞与社会的全面发展。在两个不同阶段,随着体制的变化,资金来源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前30年资金主要来自国家财政,后30年银行贷款和企业自筹等多种来源的比重越来越大,而国家预算内资金所占比重明显缩小,2007年仅占3.9%(见表1)。由于贷款和自筹资金投资比重的增加,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高投资直接受到高储蓄的支撑。20世纪90年代,我国总储蓄率(其中居民储蓄占一半以上)稳定在40%左右,2003年高达47%,远远高于20%的世界平均水平,同期我国的投资率也大体如此。在新的形势下,如何均衡投资与消费的关系,使投资均衡稳定、可持续发展,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首先,在快速工业化阶段,投资率主要取决于第二产业的比重。据世界银行研究,发展中国家的投资率在工业化初期平均为15%,中期为20%,末期则为23%。亚洲一些国家在工业化加速期,第二产业比重和投资率一直远远超出世界平均水平。20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先后出现过投资率10年平均为35%以上或40%左右,其中新加坡达到43%以上,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的投资率都曾连续数年高于40%。近年来我国投资率明显提高,主要是由于工业和为之服务的基础设施行业投资快速增长:1999—2003年,重工业增加值占工业的比重由58%上升为64%,在基本建设和更新改造投资总额中,工业投资比重从37.6%递增到44.1%,交通运输与邮电通信业投资比重大体保持在25%以上。在基本实现工业化之前,高投资率可能将一直维持。

  其次,城市化加速期以及第三产业发展的前期和中期,对拉高投资率的作用明显加大。现阶段,我国第三产业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城市和基础设施的扩张。近10年来,全社会投资中第三产业所占比重一直高于第二产业,2003年高出20个百分点以上,2001年甚至高出40个百分点还多(2006、2007见表2)。城市化进程既是工业化和产业结构升级的结果,又对后者产生推动作用。以往我国城市化落后于工业化,现在两者都在加速,必然强劲拉高投资率。随着工业化基本完成,城市化达到较高水平,第三产业发展进入后期,即主要依靠人力资本和知识的贡献来提高增加值,投资需求较低的现代服务业在第三产业中的比重明显上升,投资率将会逐步降低。

  第三,经济体制和经济增长方式的转换,是投资率和消费率合理消长的重要保障。改革开放特别是9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投资和消费的关系总体上相对平稳,明显区别于计划经济时期两者比例的严重失衡。尽管我国公布的消费率已经包含住房折旧,与国际统计口径基本可比。但由于农村住房和未上市公房尚未形成市场价格,难以准确计算现价折旧,因此估算住房折旧时资料并不完整,可能对消费率造成一定低估。在我国城镇居民消费支出中,住房支出所占比重很小,2006年仅为3.1%。而在美国个人消费支出中,住房支出经常占到14%左右。扩大居民住房需求,增加居民住房支出,是提高我国消费率的一个长期的、重要的途径。而在这个过程中,又要大量增加住房建筑投资。在居民住房需求扩大之后,以及在统计上合理提高住房年度折旧率之后,消费率会提高起来的。

  第四,目前我国政府投资率上升明显快于非政府投资率;而居民消费率下降幅度大于政府消费率。2000年居民消费率世界平均为62%,低收入国家平均为69%,下中等收入国家平均为56%,我国仅为48%。调整投资结构、抵制过剩产能、提高居民消费率,仍是我国现阶段宏观调控的任务与方向。

  遵循工业化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客观规律,为了保持投资稳定增长,需灵活运用市场经济机制和国家宏观调控,引导产业发展和投资方向,促使投资和消费按内在发展趋势协调变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