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煤炭业“国进民退” 欲断“官煤勾结”黑链条

2009年10月19日 10:58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字体:

  矿难为何多发?山西人似乎明白了。

  “山西煤矿安全事故频发与煤焦领域腐败丛生,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大量小煤矿的存在。”今年9月刚刚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官商腐败矿难多发的法律制度治理》课题的楚刃研究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2007年10月,山西省社科院政法所所长楚刃作为负责人,承担起了这一“敏感”课题的编写。在近两年的调研中,楚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所有被访者在谈到“官商腐败”、“矿难多发”等话题时,都选择了缄默,因而调研一度难以进行。

  在那份沉甸甸的研究报告中,要治理官员腐败、矿难多发,“取缔小煤矿”成为楚刃等研究人员的一致看法。

  在楚刃看来,山西当前着力推行的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煤炭新政”,意义绝非“减少煤矿数量,提高办矿水平”如此简单,更为重要的是山西的对外形象与和谐大局将会因此而向好。

  煤焦领域成腐败“重灾区”

  一年以来,多起煤焦领域贪腐案件在山西被查出。

  今年6月18日,山西省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败斗争开展近一年来的情况,并首次向社会通报了6起煤焦领域违纪违法案件查处情况。

  在此之前,山西省纪委刚刚通报了山西省委原副秘书长冯其福严重违纪案件。通报中显示,冯其福利用曾担任山西省委副秘书长和吕梁地区行署主要领导的职务影响和担任中吕能源公司、中吕焦化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与其堂弟共同侵吞中吕焦化公司所属的沙炭湾煤矿国有资产。

  相比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集中整治阶段(2009年1月-12月)曝出的案件,其实早前查处的山西临汾市原副市长苗元礼一案在全国震动更大。

  山西省纪委副书记张晓亚曾表示,苗元礼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是一起典型的领导干部利用掌管的煤炭生产、安全审批权、管理权、监督权大肆进行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案件。

  2008年12月25日,山西省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苗元礼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苗元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一个方面是党政干部和执法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以多种形式参股分红,和矿主结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另一个方面就是利用手中的职权,为一些违法、非法矿主提供保护,谋取私利。而官员入股、滥批卖证、直接受贿、亲属开矿、纵容、包庇煤矿违法生产经营是主要形式。”楚刃将“官煤勾结”概括为两个方面、五种形式。

  他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还多次提到“管制者俘虏”理论,“在煤矿安全生产等社会性管制方面,监管者与被监管者都处在利益共同体中,可能导致监管者被收买,从而致使社会性管制失灵。”

  正如楚刃所言,2006年,下辖6区4县市的太原市就曾发生安监系统腐败窝案,其中5名局长落马。在这之后,阳泉市盂县安监局原局长韩斌、吕梁市交口县安监局原局长武小莉也被查处。

  而2007年发生的洪洞“12·5”煤矿瓦斯爆炸案,事后查证,以苗元礼为首的临汾三级煤官,均在收受贿赂后,监管放松最终导致惨剧发生。

  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金道铭曾表示:“在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和驱使下,相比其他领域和环节,煤焦领域腐败现象更加易发、高发。”

  重拳治理“官煤勾结”

  针对煤焦领域腐败易发多发的势头,山西高层的反腐想法其实由来已久。

  2008年1月24日,就在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向新闻媒体通报苗元礼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当天上午,山西省委、省政府就召开了全省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在会上正式宣布,2008年将在全省深入、集中开展煤焦领域反腐败斗争。

  此前,山西省纪检监察系统已历时10个月对山西煤焦领域进行了专题调研,并形成了《关于山西省煤焦领域党风廉政建设情况的调研报告》。这一调研报告引起了山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也得到了中央纪委的充分肯定。

  2008年7月14日,《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集中开展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的意见》正式印发,煤焦领域反腐利剑出鞘。

  《中国经济周刊》获悉,从2008年7月到2009年7月一年中,单位主动申报问题999个,涉及资金39亿多元;个人主动申报问题3881个,涉及资金2599万多元;全省共追缴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和价款、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煤炭能源基金等各类资金达100亿元。

  另悉,山西各级煤焦领域反腐败办公室在此期间共排查煤焦领域案件线索985件,初核煤焦及非煤矿山领域违纪线索627件,立案查处案件600件。自查自纠阶段(2008年7月-12月)和集中整治的前半段,严肃查处的省委原副秘书长冯其福侵吞国有资产案、灵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史双生受贿3300万元案、平定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梁岗平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等一系列大要案件,反响强烈,影响巨大。

  “到明年6月底,历时2年时间,我们将形成煤焦领域预防和惩治腐败的完善制度,建立起一套长效机制,以巩固专项斗争取得的成果,为煤焦产业的干净、健康发展提供保障。”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办公室副主任刘蓉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国进民退”或可净化官场

  今年9月23日,山西省政府召开“加快推进煤炭资源整合和企业兼并重组”座谈会。山西省省长王君在会上要求,要以兼并重组双方签订正式协议、主体企业按时到位和证照过户手续办理等工作为重点,9月底前全部完成正式协议签订,10月底基本完成主体企业到位和证照过户换发工作,11月全部通过验收。

  省长的“时间表”预示着山西省新的煤炭产业格局将很快形成,大批小煤矿将彻底走向消亡。

  记者了解到,以山西五大煤业集团(焦煤、同煤、阳煤、潞安、晋煤)以及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公司、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公司等国有大集团为整合主体,到2010年底,山西矿井数量将由原来的2600多座压减为1000座,企业主体从2200家缩减为130家,整合后国有或国有控股煤矿产量将大幅提升。山西省煤炭工业厅有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整合之后国有大集团大公司、央企和省外大集团、地方国有骨干企业矿井数占到全省的82.1%,产能占到全省的84%。

  对于这场外界称作“国进民退”的产业大变革,许多官员与学者给予了肯定与褒扬。在大多数人看来,随着小煤矿的终结,“官煤勾结”的丑恶现象将会逐步好转。

  太原市市长助理王宇魁认为:“大集团有着完备的管理制度与程序,运行非常规范,无需与地方官员发生私下交易,所以‘官煤勾结’自然没有了土壤与温床。”

  “煤矿关闭对于我们而言是大损失,但也扎住了某些地方官员的‘钱袋子’!”山西某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煤老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这位煤老板用“无奈但轻松”来形容自己的境况。无奈是面对山西煤炭新政的“无条件服从”,其煤矿已列入关闭矿井行列;而轻松却是发自内心的感受。他坦言,“原来每年一到春节与中秋节,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到处送礼,每个节下来都得百十来万,不送的话就有人‘关照’你。今年中秋正好可以陪陪家人,落个清静。”

  楚刃研究员分析说:“说到底,‘官煤勾结’就是由于小煤矿证照不全、安全生产不达标或不符合产业政策,煤老板为了逃避监管而拉拢腐蚀地方官员引发的。取缔小煤矿,建立煤炭旗舰企业,实现规模经营,不仅对产业发展至关重要,同时可以有力遏制煤焦领域腐败现象的发生。”

  “整合不仅剪断了‘官煤勾结’的链条、维护了地方的风清气正,对于税收也将带来重大利好。一方面是原来小煤矿存在虚报产量,偷漏税的现象;另一方面是整合之后全县的煤炭产能将显著提升,大集团依法纳税,全县的税收必然会大幅上升。”山西临汾古县李菲县长为记者解析。

  李菲还表示:“大集团接手后,依靠自身成熟的管理、技术水平,安全将更有保障。作为地方官员,问责压力无疑会减轻!”

  “大量煤老板的退出对于净化官场风气至关重要,但资源领域的权力寻租行为在‘审批经济’体制下,仍然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山西省纪检委有关人士仍然不无担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