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挂彩”彩民的自白

2009年10月19日 11:21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字体:

  一夜暴富总是很吸引眼球,长假后最吸引眼球的一夜暴富是3.6亿的福彩大奖。一个河南彩民中了88注头奖,清空了福彩奖池。普罗大众盼星星盼月亮,终难一见得主真容,由此还引发了隐私权和知情权的争论。在我看来,关注和争论背后透露的只有三个字:不信任。

  我们时常在电视上看到美国的英国的意大利的彩票大奖得主面对镜头喜极而泣,普通百姓有嫉妒有羡慕有祝福却很少有怀疑。获取信任的法宝无它,唯公正公开耳。而且在多数国家,彩票尤其是国家发行的公彩,其透明度之高远非所谓隐私权所能遮掩。当然,这样的信任也远非一朝一夕所能建立,而每一个小小的疏漏都可能让信任瞬间坍塌。

  算起来我也是个老彩民,从体彩推出“36选7”就开始买,虽然每次都是10块8块的,可也坚持了很多年。最初,我从没想过要怀疑什么。但是后来,我好像有些没底了。

  2004年,双色球2004009期摇奖录像中全景和特写两个出球画面出现“不和谐”情况,福彩中心承认,录像确有“人工炮制”的成分,“画中画是开奖后工作人员制作的”。

  2005年,双色球第103期开奖直播又被网友广泛质疑,网友称只播出了蓝色球的产生过程,而且本来的01变成了07,直播的电视台只在下面滚了一行抱歉的字幕,号称技术故障。福彩中心没有道歉也没辟谣。

  2007年11月,甘肃一彩民创下超过一亿的大奖。那期的号码全是偶数,居然有人一次买了20倍,本就让人生疑。遗憾的是号称现场直播的摇奖小画面中的特写镜头和大画面再次不同步——原来又是假直播。

  而在更早的2001年,湖北的一起摇奖作弊案中,案犯用了极其傻瓜的办法就差点得逞,他在摇奖用的乒乓球里塞入沙粒,指望摇出自己想要的号,结果不巧,一个球卡在出口处,工作人员只好强行把它弄下来。即便如此,现场公证员还宣布有效,引发观众不满,报警后遂成刑事案件。

  就在几个月前,深圳一软件工程师通过木马软件制造了假头奖,虽然最终没有得逞,可也说明彩票程序并非牢不可破。

  你看,软件可能被攻克、直播可能不是直播、摇的号可能不是摇出来的、公证员也并非都公正。我们当然相信这都是偶发的个案,可是串在一起就不得不让人心里发慌。

  其实,谁拿了头奖我并不看重,反正只要不是我,是谁都一样。当我看到小区里增加了一套健身器材,当我看到一排“老年活动室”,我就想,这里也有我的一份钱。所以,我更看重这些善款的去处,多少用于福利事业、多少用于管理支出、多少用于中奖返还,都应该有据可查,还应该让我们看到经过审计的会计报表。不过这一切我们所知太少,所以套用体育界名人退出体坛的挂靴、挂拍,我已经在几个月前正式“挂彩”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