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防通胀首现政策目标 调结构方解增长障碍

2009年10月23日 02:1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10月2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三季度GDP增长8.9%,前三季度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7%,全年“保8”已无悬念。但在此前一天的国务院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指出,在未来几个月,“要把正确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好通胀预期的关系作为宏观调控的重点”,即将“保增长、调结构、防通胀”放在同一位置。此前中国政策重点是保增长,兼顾调结构,显见当前货币政策判断趋向中性,尤其是“防通胀”在危机后首次出现在政策目标当中。

  统计显示,9月份CPI虽然环比持续增长,同比仍然下降1.1%。CPI一直为负成为主流观点的依据,即中国目前不存在通胀问题,从而为积极而持续的货币政策背书,并希望达到“保8%”的最终目的。在CPI仍为负的情况下,按照此前的逻辑,防通胀显然“不合时宜”,但为何政策发生了转变呢?

  一直以来,社会舆论对CPI与收入水平的统计数据真实性表示怀疑,因为这两项数据来源于人们的生活,主流人群并没有感受到物价下跌(何况没有包含住宅价格),更没有感受到工资的上涨。实际上,CPI逐月递增、住宅价格泡沫、石油价格上涨以及货币大量投放,都导致了市场明确的通胀预期,从而刺激更多的资金流入股市和楼市。当经济重新高速增长,货币政策必须防止通胀卷土重来。

  4万亿财政刺激与8万亿以上信贷投放导致经济强势反弹,一旦重新回归高增长,便会暴露出固有的致命问题:中国产能普遍过剩以及资产价格暴涨。这是结构性矛盾,刺激政策只会鼓励过剩行业的投资,加剧资产泡沫,从而引起结构性矛盾的恶化。一旦中国刺激政策退出,那么,更多的过剩产能以及更深的资产跌幅可能出现。显然,中国不可能有无限的资源实施“持续经济刺激”,那么,“调结构”更加紧迫。

  从长期看,中国经济增长的障碍是结构问题,必须立即着手,这首先要尽快推进行政改革;从中期看,资产泡沫是最大风险,也必须立即遏制。但是遏制房价上涨的困难在于,房地产是地方财政的主要来源,而行政当局存在根深蒂固的风险恐惧,即房价下跌会带来风险。但是,如果房价涨得更多,卷入的购房者和资金越多,下跌带来的风险也就越大。在泡沫初期的调整显然更加有利,成本更小,如果对正在形成的泡沫置若罔闻,那将是灾难性的。历史证明,往往人类过于自信泡沫不会产生和破裂而促成了悲剧发生。

  当前,中国货币政策或许有收紧的迹象,尤其是新的“防通胀”指引下,那么,大开大合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导中小企业再次面临融资难,从而在最后一个季度造成新的冲击。但是,我们依然认为,当前适当收紧货币政策,尽管可能会造成中国经济第二次软着陆,也是必然的选择。中国不可能继续依靠财政与信贷维持经济增长,我们必须面对产能过剩的现实与调整结构艰难。事实上,当中国经济随全球危机而陷入调整的时候,中国似无必要“大剂量”的刺激经济,因为这将增加调整结构的成本,消耗更多货币与财政资源。我们认为,中国必须理性的接受中速增长的未来,任何在产能过剩、资产泡沫条件下维持高增长的想法,都必将会把整个金融体系与财政水平卷入一个无底洞,从而形成系统性风险,而不仅仅再是结构性矛盾。

  相关专题

  2009年三季度经济数据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